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9,058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江鸟”外传(随笔人物)

(2007-05-21 10:21:09)
标签:

随笔

人物

 

“江鸟”外传
文/以煜

 

网络将侠女风格的武鸿,变成了“江鸟”。乍听起来,有些别扭,毕竟习惯了武鸿的豪气,突然间“江鸟”般斯文起来......
不过,久了,又觉得,呵,还是江鸟好。即是她名字“鸿”的拆解,又有了画意,符合她目前的笔墨情结。
武鸿也好,江鸟也好,其留在诸兄心目中的侠女风范确是无法改变的。我五年前策划“三晋四女子绘画商业展”时,曾写过一篇《武鸿写意》的文字。还记得对她的如是描述——

用“豪气”来概括才女武鸿我以为是最准确的。这“豪气”除却来自她能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开怀时能像男士一样朗声大笑,响亮地道出一个令人捧腹的“荤”故事之外,更多的还来自于她能将彩墨山水,散文诗歌,瞬间艺术这些个细致活儿像喝酒一样,叮当三响之后,泼洒于杯斛之间。并且,那彩墨装裱了就能参加书画大展;那文章写出了就能发表在报纸副刊;那摄影送出去就能捧回个奖儿来。
艺术是崇尚个性的活儿,武鸿是有个性的,这种个性表现在她的坦荡豪气,笃诚率真上。因此,她成了T 城文朋画友中一个端得响的主儿;一个被美术、文学、摄影几个领域都提得起的人物。这得力于她童年就开始了的艺术启蒙,那个滋润过无数名绘画高手的《芥子园画谱》,留下过武鸿的梦想。她说,因为有过父亲指点下《芥子园》画谱的临习经历,才使她在中国水墨的潜心研习中如影随形,笔耕不辍。

我能够如此活性地描绘出武鸿的上述情景,除却知道她的绘画曾得到过名师祝焘、汪伊虹、吴德文、史希光、史秉友、赵宁安的指点之外,还因为十八年前我们曾是一个报刊社的同事。清楚地记得,那年我从山大毕业回报社初见江鸟时的情景——
两条乌黑发辫,一身黑色西装,身高一米柒零......端睨间有同事示意,这是新来的美编。还没容介绍,两下却已先红了脸堂(那个年月的人真纯)。后来在工作中渐渐地熟了,才发现,这位高挑洒脱的女子,竟是位侠义心肠的女中豪杰。比如,她能戴上拳击手套,与男士厮拼,不到把对手击得难于招架不肯做罢;还能与男士斗上几把围棋,在繁杂的黑白世界中,她能将张扬的个性收敛起来,去细心地经营盘面中的一个角地,一块中腹,最后收关时,会为对手在一个“截”上捣鬼而怒发冲冠,争得面红耳赤。然而,印象最深的还是她的放浪不羁。这个印象来自于她的一次出游。本是带着单位发行任务出去的,可一走竟几个月音讯皆无,就连春节都悄没声音地过在了外面。结果,家中电话追问行踪,单位四处打探下落。莫非......
正在疑惑,江鸟的信来了:“逢边境事端,我在广西难民营走访战俘”。信到没几日,江鸟就回来了,脸晒得黑黑的,进门便说,“咳,这回收获不小!”说着拿出厚厚的采访笔记和速写。却只字不提几个月的踪迹,憨态让人忍俊不禁。可没过多久,这些个笔记、绘画便属着武鸿的名字出现在了省城各媒体上,令人徒生敬畏。

然而,时光荏苒,一晃若干年,中间一大块儿时间,武鸿离开了报社,回到她曾经工作过的风水宝地——晋祠,专门起她的艺事、文事,我则一头扎进了商道儿。虽然文学、艺术仍同纽带,将一个城市的文朋画友常扯到一起,但心志各异。交往荒疏了许多。五年前,我的商业与文墨又发生了联系,武鸿才又撞入我的视线。
二十年过去,武鸿从一位窈窕淑女,眨间成一尊女林豪杰,依然大口地喝酒,大声地言笑。不同的是,她的绘画却一夜之间如入无人之境。女画家汪伊虹评价说:“武鸿的画,每一幅都是独立的,模仿不来。”这是对她的肯定,也是对他的疑惑。武鸿在传统的规矩中徜徉多年,可她的画却全然没了规矩,如同学的唐诗宋词,作的却全是自己的文章。随心所欲的笔墨情境,在大胆用色、用墨中展露无遗,颇具现代精神。就是这种无拘无束的袒露,让江鸟跻身在三晋女画家阵容中挥刀立马。
五年前策划“三晋四女子绘画商业展”期间,曾与汪伊虹、兰子、贾正江以及还单纯为武鸿的江鸟小聚,杯斛之间,武鸿大胆放言,我的画按汪伊虹老师点拨,计划转入人物!武鸿没有进过科班,也就没有条条框框的约束。稚情水墨,多在山水花鸟间,人物很少滞留。蓦然地声言,要转向人物,是悟到了什么,还是想到了什么?
我想到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现代转型,在厚重的传统氛围中,现代水墨始终处在边缘地带。需要一批依凭知觉、灵性、特立独行的艺术家,进行这样的实验和行走。武鸿是在做这样的实验和行走吗?不得而知。没见到她更多的人物绘画,也没有听到她如是感言,但凭借对武鸿的感觉,却似乎已看到了她的人物风格,如同她的山水——符号化的笔墨色彩,怕只是她灵性的一种展现吧?!
一晃,又五年过去,在莫斯科的落寞中,上网浏览,突然”江鸟国画轩“的博客进入眼帘。有一种知觉——是武鸿,点击进入,果然。
一个顽强的女子水墨氛围,在中国水墨的徜徉中不离不弃,成为生活方式,令人艳羡。翻读她的画作,在山水花鸟中,果然有了人物,不过,那人物都一棵树、一朵花般地元素化。从悄声地阅读,到抑制不住留下感叹。与武鸿沟通了联系。但这次沟通,思维有些混乱。脑中
一会儿武鸿,一会儿江鸟地搅拌着,就同她的山水、花鸟和人物,由着性子。但有一点容置疑,那就是,江鸟使武鸿进入了一个新的状态,这个状态让他——自我着,也快乐着......

“江鸟”外传(随笔人物)
武鸿的人物小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