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165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涂“鸦”

(2007-04-26 10:19:33)
标签:

艺术

感悟随笔

涂“鸦”
文/以煜
 

有了“涂兰”的语言“概念”,我开始“涂鸦”。
涂“鸦”多被习惯地认为——儿童即兴的胡来之笔。我却认为,它是有来由的。“涂鸦”中的“鸦”,我
概念地理解为“鸟”。中国写意中的鸟,多数都很抽象,有鸟的精神特质,却叫不出鸟的具体名字。我喜欢这种没有具体名称的鸟的意象,它给人无限遐想。

为了寻找这种抽象的语言知觉,在若干中国画“入门”读本中,找来一个叫李波的“鸟”的指南性范本,他的“鸟”是有名字的,但有语感,由线入手,继尔“涂”。线性规律,学画如习字,感觉好找。作为“鸦”的字词训练,和形象积累,到能将抽象的大鸟象写字一样,随意到纸上时,不就可以“涂鸦”了吗?!
按此设想,我仍以“涂兰”法“涂鸦”,当能够在废报纸上熟练地将大鸟象写字一样写出时,便
又开始无以抑制地跑到宣纸上,急着写花鸟的“儿歌”了。然,宣纸和报纸截然不同,在报纸上可以随心所欲的鸟儿们,一经来到宣纸上,就完全地改变了摸样,有点一塌糊涂的味道。我不相信已经成竹在胸的鸟儿们不听我的调遣,连续几日,一有闲暇,就端来笔墨,在宣纸上不停地涂抹,由此发现,中国画的独特性——除却笔墨语言之外,还有纸性、墨性的熟悉,如一匹野马,能够驾御,才能趋之若骛。
就这样,直到在宣纸上我能够把“鸦”涂到得心应手的程度;直到脑中有了关于“鸦”在宣纸上如字一样的
知觉概念,手就下意识地开始结构;开始操作“画的儿歌”。想着,到我的“鸦”涂到“语”翼丰满的时候,就能够收获水墨的诗歌和散文,心里便隐约着无形的快感......

 

涂鸦如许——

  

涂“鸦”

  

“画的儿歌”2007.4.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