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479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望前卫......

(2006-12-13 10:58:28)

回望前卫...... 

回望前卫......

——对前卫“美术”一般意义上的解读

文/以煜

 

小时候,常听老人这样评价一些捣蛋淘气的孩子:“这孩子,就不学好!”

原因是,这些淘气的孩子都是聪明活跃;有超强逆向思维能力的人。破坏性,是他们共同的心性特征。这样的孩子,或者才华出众——是破坏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的主儿;或者就是行为乖戾,只破坏没有建树的赖蛋。

在我看来,’85新潮之后,中国艺术界热衷一世的前卫们,就同这样的一群捣蛋、淘气的孩子。因了钟情于艺术,又无力潜心艺术语言的积累,不甘于审美秩序和传统功力苦役般的打磨,便借信息之便利,寻一夜成名的捷径。西方前卫艺术中颠覆时序的部分怪异,恰好迎合了他们的需求,于是,还没明白前卫情为何物?传统弊在何端?就开始捣砸了。手段简单如老人们诟病的淘小子“不学好!”现代艺术的美学精神没有学到,却把垃圾艺术当宝贝,不加消化地照搬过来——

20世纪初,巴黎的前卫们曾一度流行的“零创造”——用刀子割破画面作画;在宠物身上涂满颜料在画布上打滚作画;用树脂把瓷器贴到画面上作画;把咖啡渣调到酱油中作画;让女体的三点在画面上喷水作画......等等,这种以破坏审美秩序为目标的“零创造”,不但没有把审美秩序打破,反在恶性刺激中,先麻木了自己。创造等于“零”,等于白弄半天,什么都没有。

零就是无,就是原始的蒙昧和愚顽。没有创造,哪里还有美呢?因此,“零创造”成为骡子艺术,无法繁衍,自生自灭自成必然。中国的前卫们却把这头“骡子”当成不可复制的宝贝牵了回来,效法出“笔墨等于零”的翻版。在此翻版恣意下,“中国前卫”们开始恣意地涂鸦、恣意地行为不说,还脱得更彻底、玩得更荒诞。一时间,倞怵、恶心、荒诞、离奇、违背常规、神经错乱、性器倒错、裸露荒淫等等,都冠以前卫艺术的名目,登堂入室,造谣惑众。似乎——前卫,就得赤裸、就得恶心、就得颠覆、就得令瞳孔放大、腹腔掀涌、就得惊动警察……

淘小子们的“前卫”,让中国美术传统委实难受了一下。这样的美术,何美之有啊?

其实,“前卫”,本是一个很好的词儿,在足球场,它是进攻的高手;在军队,它是开路的先锋;在生活中,它是引领时尚的表率;在艺术实践上,他也应该是达成民族艺术与世界艺术沟通的典范啊!

可是,不学好的“淘小子”,却以前卫为噱头,求名,求利。在传统中国,还没来得及关照他们牵来的“骡子”,是学术的,还是垃圾的时候?他们已经将“前卫”弄得脏兮兮的了,越来越不象话的行为、试验、惊动了媒体,惊动了警察之后,学术界才骤然觉悟,冷眼相观。前卫们的名,便因此,成了恶名。传统老人的责难之声再次泛起——原来,是“淘小子不学好啊!”

不可否认,这些以“前卫”为表率的人,多为思维活跃,精力旺盛的“淘小子”,他们在前卫艺术上倾注的热情和生命,带有某种殉道。结果,非理性因素使然,他们的殉道真的就成了殉道。不会有结果的结果,使他们无法入流、上不得台面,跻身异域,乞儿般形秽不堪。最终,游走他乡,另谋生路。

 

就现代艺术而言,抽象与具像之间的挑战,本是与现代文明进程密切关联的。19世纪下半叶,西方绘画主流逐渐从具像写实走向表现、象征和抽象,继而,在20世纪初,由康定斯基、马列为奇、蒙德里安等擎起了抽象绘画大旗,形成体系,并与具像绘画分庭抗礼。这个现象,直接反映了资本化进程带来的审美经验与审美愉悦的改变和提升,反映出信息时代,符号化的审美倾向,开始让绘画远离文学走向音乐的驱动趋势。也就是说,为形赋彩的点线面绘画元素,已不再对应任何客观世界的具体物象,而是纯粹审美元素的随心所组合。在这种审美倾向驱动下,20世纪二战后期的50年代,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画派崛起,把抽象艺术推向顶峰,影响和波及了世界各地的抽象艺术。这个现象再次显示了发达国家的文明进程与现代艺术的趋同。抽象艺术与文明的同步着陆,是艺术家苦心孤诣,潜心前卫的结果。这种前卫,是建立在熟读传统基础上的一种视觉洄游,它是严谨的、它是有积淀与来路的,并非回到人类儿童期,以“零笔墨:”零技巧”“零创造”一挥而就的行为所为。

从这个意义上说,现代艺术,首先应该是学术的。即便是对古文化的回游,也是返老还童的,返璞归真的回游,是一种大智若愚的无技巧状态;是有了技巧之后的无技巧状态。如毕加索的立体派绘画,其画面中的多点透视结果,是在传统的单点透视基础上派生的;如马蒂斯的野兽派绘画,将色彩从随形赋彩的具像传统中分离出来,导入心灵体验与感受。前者解放了造型;后者解放了色彩。这样的前卫,对视觉艺术提升;对绘画艺术本体,都是一种革命。而不学无术的涂鸦和行为,你就是把自己搞成野人;猿人,他也艺术不起来啊!

近读现代艺术文本,从学术的角度有一个发现——

抽象艺术开山人物康定斯基在熟读了毕加索、马蒂斯之后,一日,从自己倒置的油画作品中突然发现了解构具像的奥秘,在点线面色彩的互动中,发现了视觉的节奏和声音。从而,开了抽象艺术的先河;

台湾抽象艺术先驱陈正雄,在跟随大师的传统功力打磨之后,追随康定斯基、蒙特里安、马列维奇二十余载,最后,在台湾排湾族古烟斗的花饰中找到了抽象基因,从此一头扎到少数民族服饰与古文物的采集与收藏,少数民族原始艺术,成为他的抽象语言载体,成为他“活力抽象”的基因组成;

中国抽象水墨领军人物魏立刚,在扎实地完成了中国书法的研习之后,把自己封闭在北京东郊的“铁灯笼画馆”,回游到中国古文字的生成故事中,对汉字的象形过程;甲骨、金文的篆刻、铸造进行分析解读,创造了能够达成与世界现代艺术沟通的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抽象水墨——“魏氏魔块”。

上述三位抽象艺术大师都是抽象艺术的前卫,却有一个非常一致的共同点——都是拥有自然科学背景的人——

康定斯基在大学读的是经济系,毕业后在大学任教,后辞职,成为专职画家;

陈正雄大学读的也是经济系,毕业后在台湾美援机构做高级银行职员,后辞职成为专职画家;

魏立刚就读于南开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在学校任教,辞职后成为专职画家

……

上述三位被世界学术认可的抽象艺术前卫,共同的自然科学背景,提示出一个偶然却也必然的艺术现象,那就是,他们都有严谨的抽象思维能力与深厚的传统艺术功底。因此,他们的前卫,首先是学术的。他们对人类儿童期绘画艺术的回游,是在学术目光下的关照与结构,是人类学意义上的新审美秩序的建造,拥有了更高层面的学术内涵。

因此,“前卫”一般意义上的理解,是社会赋予艺术家的一种使命——即:为人类提供新的视觉感知,新的审美体验。不容否认,他首先是曲高和寡,高尚而孤独的。却并非捷径的原始涂鸦,与感官刺激,从零开始的单纯与放纵。一个新的审美秩序,需要科学的态度,不能异想天开。因此,玩弄前卫的“伪大师”们,要“淘”就“淘”的学术一点,有点来由。或“淘”的本色一些,有点情味。别愣头愣脑地,要么就脱,要么就裸地哗众取宠。那样的名即便有了,也是嗤之以鼻的恶名,臭名。何必呢?浪费了生命不说,还破坏了视觉环境。

上述观点,只作为局外看花,对“前卫”作了一点顾名思义的、一般意义上的解读。班门弄斧,“淘小子”们,别拿我开涮啊!嗬嗬!

                         2006.12.8于莫斯科

 

 

                                        (本文题图为康定斯基作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