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479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搁 浅 (日记:021208)

(2006-11-16 23:42:21)
搁 <wbr>浅 <wbr>(日记:021208)

搁  浅
 
  雪,使高速大巴,搁浅到了娘子关的峰头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却乐坏了这里的山民,棉装裹着,成堆结伙地簇拥着高速路上的“车龙”,顽强地兜售熟鸡蛋和方便面。这是一年中少有的生财时机,一个鸡蛋1元钱,两元五角的碗面,卖五元。当然,免费提供热水。因此,这个自发的兜售行列,便组成了这样的画面——村妇前面拎着鸡蛋、方便面的货篮,汉子肩挑热水与食品的货担。村妇收了钱,熟练地将碗面锡箔纸“嚓”地一撕,汉子就准确地将壶嘴伸过去“哗”地一倒——醇浓的雪中售货图。熟练的程度,让你感到,这条高速路常有这种情况发生。
搁浅使人惶惑,但山民,却让惶惑舒缓。
雪没有停的意思,路就没有通的可能。三个小时的高速路,却要在这里搁浅一通宵。困惑,茫然。飞莫斯科的国际航班,只有两天的时间了,可我……
商旅,让我体味到了,凡事没有可能或不可能一说。搁浅途中,进退两难。
这是北京的高速大巴。司机老成持重,见怪不怪,乘客焦躁,他却不温不火,一面把发动机开到启动空调的挡上,—面和缓地告诉乘客:“大家要做好过夜的准备,封关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没事不要下车,以免路通了把你拉下。”这可倒好,又想着过夜,又要随时准备走,每人只有一个座位的空间……连日的奔泊,臀部同两块死肉,血凝固了一般。两面倒替,才能唤起一点知觉。
雪,越下越大,没有停的意思。敏感神经又开始作祟:是天意的劝阻吗?还是此行有什么不测?从没有过的大雪,为何偏在此时下个不停?
生命中与雪有关的记忆,鬼使神差般在脑中蛊惑——童年的小镇,冬天,雪,是它脱不掉的衣衫。离开二十多年了,小镇的风雪中,中年的三姑,不忍出身的压力与无休止的困顿,向姐姐安好两个孩子的事后,一夜间故去;我插队四年的小县,枯干的黄土高原,从未有过的大雪,突然地连着好几天,雪中我与孪生弟弟相约,雪停后,回城去帮他完成一个展览的整体设计,没想,雪中,期待的弟弟煊,一夜之间,骤然长逝……
记忆中的雪,凄清、抑郁而感伤,奇怪的是,雪也让我感到亲切。每每置身雪中,我都如入梦幻,心格外地宁静。因为,雪与我的生命密切关联。
  如今,雪,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又铺天盖地的下来了,雪在给我送行吗?
  满车的人陪我搁浅到了娘子关;满车的乘客都慌了手脚。
出道商海,经历了太多的不测,心反倒游戏般松弛了。后天的国际航班,今天被大雪封到了娘子关,还不知到什么时候。是生存以特殊的方式给我暗示吗---商旅中,搁浅,随时都可能发生。大不顺,往往意味着大机遇,游戏的心态让我突然地轻松起来。开始观察起车上的情境。
司机的通告,使车上有了反响,没一会工夫,便有哭腔的电话从几个方位响起。泼辣的少妇,打给期待中的夫君,命令似的让他开车从国道儿上来,否则,一晚上熬不死也得冻死。怨天尤人的声音,换来是下刀子也要上来的承诺;娇嗔的女孩,电话中呼唤着男友,嘴上说不用来了,大不了熬个一两晚上,声音却传达出一分钟也呆不下去的焦急。接着便是,车搁浅的方位的问讯。女人的声音使车中有了生气,活络的乘客,听到有车要上来接,便主动地套开了近乎,打着搭车的主意。我心里急,但却纹丝不动,这些事,我一向很笨。心里却渴望着:搭上他们的车多好,哪怕花点钱呢!大巴的司机,叼空在往前移动,他怕—旦路通了,被不好发动的货车挡住,三挪两挪,竟然挪到了娘子关的出口上。乘客立即骚动起来,嚷着让司机上国道,或先出了高速再说。司机拗不过乘客,只好先从出口下了高速,在一个村落的谷场上驻扎了下来。然后,不论人们怎么说,他都不走了。司机是对的,娘子关路途凶险是出了名的。
  有村落,就必有下山的路。车上尖声女子的电话又响起来了,通告男友或丈夫,车到了什么地方,这时,身后,一位男士鼓动性的声音响起:“与其在这里等一夜,还不如徒步走出去”。蜷着与走着,还不如走,我扭动着麻木的臀部,第一个响应。于是,又有五六个志愿者,各自提了行李下得车来,英武地与大巴告别,然后,边问寻离此处最近的火车站,边向村外簇拥着走去。地上的雪厚厚的,漫天飞舞的雪花,借机钻进脖颈,贴到脸上,撒着欢地与我亲近。想敲开老乡的门,找个向导,未果。所有的村民都是一句话:这天气,给多少钱也不敢,娘子关山路十八弯,“一妇当关万夫莫开”是有名的鬼见愁。连山民们都不敢走的夜路,我们能行吗?几番周折下来。已是凌晨三、四点钟,迟疑中有人开始动摇,索性回到车上算了,暖暖身体,睡上一会,明天再说。这个倡议得到无声的赞同,大家都因英雄过了,回去难堪,可此时,却一个人转身,所有人都转了回去。死要面子活受罪,况且,窝在路上,谁看谁呀!现代人,现实而又活络。因此,连村子还没出,就又都连滚带爬地回到了车上,有人暗中“嗤”笑,又很快没了声音。
蜷着也好,窝着也好,竟也稀里糊涂地睡着了。是开车门和提东西的声音把我惊醒,睁开眼一看,昨天的那几位同道,已联系好了村里的车,正要悄悄地离开,我一看这情景,二话没说,拎起提箱就跟了出去。雪,没有停歇的意思,一种下意识的反应,再搁浅下去,可能还得再等一天。那样我就一点余地都没有了。连日来的市场调研,长时间的奔波久坐,便秘、痔疮相继而至,十分狼狈,好在身体还算强健。小的不舒服,咬咬牙就过去了,可这搁浅,如果再这样下去……
离开大巴,显然是一个最明智的举动。天亮了,山民的心也活了,听说每人给五十元,五个人加起来两百多,胆大的后生心动了。这是他平时跑十趟的收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因此当下就开出车来。沿山路向最近的车站小心地驶去,到了车站,才发现,路非常好走,并且只用了二十分钟。
搁浅,生活中常有的际遇,让人难堪,却也满含蕴籍。我在心里窃喜着。到达小站,正好赶上班车到一个大站,倒了一次车,便一路走顺。而雪,果然又下了两天。在我见完了朋友,话完了别,离开T城时,那大巴据说还没出来,因为,雪还在下,一直都没停……
 
(本文根据2002年11月8日赴莫斯科前的日记整理,四年弹指一挥间,回国两月,近日又将返回莫斯科,有感。遂翻读整理。图片摄于莫斯科居所楼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