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7,683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莫斯科年夜的中国包子

(2006-03-17 16:29:37)
莫斯科年夜的中国包子
孙以煜

说好了,新年夜去H家包中国包子,后改成T家 。
我已经习惯地称两个中俄混杂的家庭为T和H家了。这种习惯的改变,已带有了情感上的细微变化。因为,他们都已自然地融入了莫斯科这个特殊的生存环境。
H驾车,正点来到我们居住的沃琳娜街4栋的楼下。安妮娅抱着熟睡的蓝蓝贤淑地等在车里,笑着,幸福挂在脸上。雪依然在下,大朵大朵的雪花,张扬着手臂,舞蹈般地纷纷飘落,给莫斯科的中国新年带来喜意。
T早有准备的样子,见他时,正带着围裙把那一块块的鲜肉,用一把大长刀很滑稽地在切,看见我们进来莞尔一笑,那表情似乎再说,干活的人总算来了,果然,勤快的H一进门,就嘻笑着站到了T的身后,说:老哥亲自动手,今天的包子肯定好吃。说着他已经把T的围裙解下来,很自然地围到了自己的腰间,这对儿在莫斯科打拼的小兄弟,已经有了一种无须言说的默契。
卡佳的母亲热情地迎接着我们,外公、外婆慈祥地站在客厅一旁,笑着看着每一位进来的人,与我第一次来时的表情有了一种更为贴切的长辈的亲昵。
T的同学——焘也来了。还记得头一次见他时的模样——白色羊羔皮大衣;白色的羊羔皮帽;高大俊俏的俄罗斯女友,在喜悦的人群中格外惹眼。除他之外,还有我的室友涛,这位来自沈阳的小伙子,一身的东北爽劲儿,29岁,还没成婚。说到男婚女嫁,带着羞涩。相处时日不多,他的麻利与勤快却让我刮目。想:T公司的小后生怎么都如此利落?
除此外,T还邀请了两位俄罗斯朋友——阿纳多里和她的妻子……
新鲜的中国包子——以鲜肉为主,外加白菜胡萝卜,几大团白面,已带着中国特有的亲呢和喜气,和美地聚到一个搪瓷盆中,期待着这群快乐的中国晚生,把它与新鲜的陷儿组成美味,包进中国与俄罗斯的团聚。一个简单的中国美食,在这里显出隆重和喜庆。我知道,它已参入深浓的人文情结,包含着对祖国、对家乡的怀念。焦渴的面孔,围聚到桌前,激情的手臂,争着把硬币和糖果藏到陷儿里,那种争着要表现家中礼俗的习惯动作,使我的心,蓦地漾出一种无法抑制的酸楚和激动 。大家把对家的思念,转化成快乐,包进俄罗斯家庭的中国包子中;包进中国似的团聚中。
杯盏端起的时候,已是下午5点钟光景,为了这顿俄中混杂的家宴,我早晨没吃饭,这时早已饥肠咕噜,肚子发出“呱呱”的吼声,为避尴尬,用一杯伏特加压饥,动作尽可能地收敛,但还是被涛看了出来,低声道:“大哥,俄了吧?“眼里流露着诡秘,因为他矜持地先在家吃了东西, 肚子有了底。
空空的肚腹,一杯伏特加下去,浑身就烧了起来。阿纳多里中国通的样子,用筷子夹起一个包子,用勺子拔出一个口,舀了一勺醋,从口到进去。然后瞥了一眼妻子伊拉,得意地一口咬了个月牙状。伊拉为丈夫的得意会心地一笑,也学着阿纳杜里的样子吃了起来。大盘的中国包子上,油汪汪的美意,迅即挂到了他们的嘴角上,中国与俄罗斯就这样被中国包子和和美美地包到了一起。
小阿廖萨是今天的活跃人物。一年前还一会儿中国一会儿俄罗斯地躺在婴儿床上挤眉弄眼儿,今天则桌子、椅子爬上爬下。蛋糕、奶油胡了一嘴一脸,却谁也不理会它。摔倒了,已习惯地自己爬起来,没事一样。这使我想起了国内的孩子,摔倒后哭着四处找人的情境。不同方式必有不同结果。吃着中国包子,俄式菜点,思维如同搅拌的陷儿,分不出洋葱、大蒜各是什么味道,但各是各的习惯,各有各的营养。就同莫斯科年夜的中国包子,和着沙拉、黑面包,已然别是一番风味。
聚餐到夜半才结束。这是俄罗斯的中国年夜,虽然没有国内亲情聚拢的热烈,但,莫斯科的中国包子却把对亲情团聚的思念聚拢到了一块儿。
仍然是H开车送的我们,带着中国包子的满足,走进落雪的莫斯科街头,一天没有听到H女儿蓝蓝的哭声,此时正安睡在安妮娅怀中……

孙以煜
sunyiyu0128@vip.sina.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