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以煜
以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479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感觉莫斯科

(2006-02-14 17:50:58)

感觉莫斯科

 

感觉莫斯科

 

    H说,在中国,可以和百分之五十的人交朋友;在莫斯科则可以和百分之八十。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H无意识的阐述,却对我的恐慌起到了非常好的安抚作用。

    人到中年才踏上异国商旅,语言、思维、习惯,让我无力接纳俄罗斯这头“北极熊”般的怪物,不安定因素和语言障碍,使我每每独自行走在积雪的莫斯科街头,心里都有一种揣揣的不安与惶恐。但是,既已来了,就没有不去面对他的可能。因此,感谢H,他的话在我的体内发生了作用。连日来,仍然是独自在积雪的莫斯科街头行走,在与俄罗斯土著摩肩接踵的时候,我竟能以执著的目光面对无法捉摸却不再令我恐慌的眼神;开始对因语言障碍而感到陌生的人群产生好感。这些个古怪的面孔,开始中国般地有了表情......

    神秘感的消失,让我的工作环境也一夜间舒缓可亲了。

    那位六十岁的“老瓦”每次见面都对我神秘地重复着一个问候:“喀克杰拉”(感觉怎么样?)见我一脸愚像,不知所措,他便诡秘地一笑,替我回答“哈拉少”(好)。

    老瓦是老资格的原苏联军人,却长着一张和蔼可亲的脸庞。每日西服革履,走路忽忽生风,脸上带着微笑,宽厚而又慈祥,让我感到亲切。只有那双犀利的眼睛,还保留着他原有的职业特质——刀子一样,能把人的心理刮透。

    老瓦每天上班见我,都要重复着这样一句问候,直到我有一天突然地明白过来,并接过他的话回答“哈拉少,斯巴西吧!”时,他才满意地一耸肩,一歪头。他的亲昵让我感到局促而又温暖。

    刚来那天,我给每位俄罗斯同人都带了一快中国丝巾,这一天,我接到了公司俄罗斯女士以手捂胸的十数个谢意,

    在小餐厅里午餐,遇见的俄罗斯人都会道一声:“祝你好胃口!”

    工作场合,不小心打了个喷嚏,所有的俄罗斯同人都会不约而同地问候一声:“布杰,兹达洛维”(祝你健康!)”

    走在街上,我的皮底鞋一踩到结冰的路面就打滑。经过一个坡时,不小心整个身体仰倒在路上,竟是一位棉装束裹的俄罗斯老婆婆,把我扶了起来,边替我拍打着身上的积雪,边关切地说着什么。我知道,他在怨天,他再让我小心点。

    ......

    这些来自莫斯科冬日的关爱,蓦然间生出感动,另我无法自已。这个时候,海波的话让我有了感觉。使我的飘浮感踩到了结实的陆地,我开始由衷地向往起这个中俄混杂的环境`,我开始期待我的商旅能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狗在莫斯科
后一篇:“兔子”手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狗在莫斯科
    后一篇 >“兔子”手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