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阳光京剧小子
阳光京剧小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385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2010-10-11 09:06:44)
标签:

转载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第一段说到我心眼里了

高校京剧演唱研讨会已经举办了8届了,对于我们这批老油条来说,每年假借这个机会去会一会老朋友,是“首当其冲”的任务。至于每年得奖与否或者得什么名次,都不是重要的事情。8届了,已经十多年的光景了,大浪淘沙过去以后,剩下的这批就是铁杆的伙计了,钢钢的。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辰玮弟弟和郁院长的《打鱼杀家》我没看到,因为2号那天去了朝天门和磁器口。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而我住在城中。无论如何,总是要横穿重庆的,还得过江过河。所以,我实在不能忍受重庆的交通。在山东的时候,我一向没有意识到交通拥堵的危害,到了西安以后觉得西安的交通好差,等这次从重庆回来才意识到,原来西安的交通不是最烂的。

貌似离了题,现在在说辰玮弟弟的戏。和赵团长是去年在烟台七届高京会上认识的,一个瘦高而特机灵的当代大男孩的典型,尤其是眼镜后面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散着灵光。四月份的时候赵团长约我去保定演出,可是那个时候要准备大论文答辩,保定之行没有成行,自然和各路角儿的“群英会”也没有参与成功。后来从录象里看到了他们合作的录象,已经颇具一定的水准和高度。已经不是在模仿,而是有了自己的想法和思维,努力让古老的生命里注入新鲜的血液,以期待生命的延续得以长久。河北大学的京剧氛围,是我这几年来所接触到的高校活动中最为欣欣向荣的,这些都和赵团长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吗啡妹妹是这届高京会上最为抢眼的角儿,六天七个戏,天天都有戏码。但是我没有看全他的戏,除却眼巴巴地等着《琼林宴》,站是在侧幕条伺候着他上场以外,其他的戏诸如《三让座》里的碧玉、《彩楼配》里的薛平贵,都是附带的娄了两眼的。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琼林宴》里《问樵》这折,唱儿不多,但是念白和身上的东西特别复杂。敢于挑战这样一个纯内心活动的戏,已经足有勇气了。范中愚的书卷气,在吗啡妹妹出场的两步中展现的一览无余。两句[散板]过后,焦急憔悴而有风尘仆仆的书生就这样风光地站在绚丽的灯光下了。

我在侧幕条,眼睛始终盯着台上的角儿们。他和郁院长的配合相当默契,尤其有老冯的毽子在指挥着。但只观满台的流光异彩,水袖翻舞;而脚底下特别有根,丝毫不慌乱,台步颇有元寿先生的风骨。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林林的《彩楼配》是我从磁器口掐着点儿赶回来看的。头一天晚上在酒店里见到林林的时候,他被感冒折磨的很狼狈,他很憔悴,满脸的倦容。当时已经是深夜12点多了,我劝他第二天去打点滴,毕竟我们要看到台上风光的梅派大青衣。很多年以前,他从临汾风尘仆仆地赶到西安来参加我们的纪杨活动的时候,一曲《天女散花》征服了多少西安的老阿姨们,直到现在还有人在向我打听那个山西来的梅派。

林林的《彩楼配》不是很在状态,可能调门要的有点高,唱的有点费力。但是,这些丝毫不影响他在台上的风光,因为我分明看到台下的沈福存老先生在林林帘后[导板]以后,亲自带头鼓掌并嘱咐调音师把声音向上催一催;等林林出场以后的几句大慢板,几乎句句都有彩声,而沈先生也会时不时地吩咐调音师把声音再向下拉一下。果然,《彩楼配》下来以后,沈老爷子亲自到后来来看望林林,并充分肯定了他的演出。在晚饭的当口里,把这个戏从人物到唱腔,从出场到上楼,逐一每个细节都给林林说了一遍。这是何等的幸福!而这种幸福是靠林林的实力博来的。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重庆京剧团的国家一级琴刘川先生和老冯)

老冯先我一天去的重庆,迟我一天回的西安。在重庆的几天里,他几乎天天都有戏,上午忙于跟各路角儿们对腔合戏,对节骨眼;下午和晚上就在乐队里严丝合缝地傍着各位。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好在我的《洪羊洞》在去重庆之前还算是演过一次,但是去了以后,他丝毫没有懈怠,终于在剧场里等待了一个下午连带一个晚上以后,在开幕式前又重新过了一遍。让我在心底里很有底气,如同去年在烟台一样,《清官册》也是老冯给我打的。如果没有他,琴师和我绝对合不到一起。毕竟,从一更到五更,每更之间都有不一样的处理,一些细节的地方很是容易被忽略。

和老冯已经合作了很久了,那个时候他还在宝鸡读高中,一晃很多年了,已经形成了默契。在高京会上,各路角儿们和老冯也合作的很愉快。但凡经过老冯打的戏,几乎都会得金奖,每年都是这样。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老冯在打牙套小生的《罗成叫关》)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老冯在打吗啡妹妹的《问樵》)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老卡是博上认识的,从未谋面。但是,从很多渠道知道,他是余姚票界的翘楚,风云人物。在去重庆前,他提出来要傍我《洪羊洞》,我决绝地拒绝了他,因为我和老冯的合作已经形成了默契;他说要拉琴傍我这个戏,让我很是惶恐。琴师和鼓师都是私房的,那得是多大的谱啊!

天算不如人算,计划赶不上变化快。去了重庆以后,本来在1号上午的彩排挪到了30号的下午,而那个时候老卡还在杭州没有起飞。于是,这次演出他终于没能用他的胡琴伴我上台,而自然的转换了角色变成了跟包,在台下成为最热情的观众。老卡年长我几岁,温文尔雅,如同临家大哥。重庆之行,很是受他照顾,颇感欣慰。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薛山,嫡亲的妹妹,同宗同源。从南京的《醉酒》到烟台《西施》一直到重庆《卖水》,一直被很多人认为是能唱戏的亲兄妹。按照计划,她的《卖水》在那场的最后一个,我应该会从歌乐山下来的。但是,重庆的交通实在让人头疼,足足用了五个小时,换了n辆车夹带步行,才算是把歌乐山走了个遍。而这个过程中她的戏调到了第四个,我终于还是没有看到现场。不过从照片来看,她回西安学戏的那个阶段还是很瓷实的,王老师教的很到位。但是,从她的狼狈的扇子来看以及没有戴领花,可见她的这个戏上台还是挺匆忙与慌乱的。也怨我没有去给她当跟包,不过,这些都没有影响她拿一等奖。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很早的时候我就说,李腾是当代的鲁肃。是一个永远把别人的事情放到最前面,而把自己的荣誉放到最后面的人;是一个永远只想到让自己吃苦而让别人享受在前的活雷锋。徐木木很是同意我的观点。

李腾的《教子》也是徐木木傍着他上台的,我在侧幕条看的很清楚。上台前稍微有点慌乱,因为一直在等前面《问樵》里樵夫的蓝带子。台上闹场起来以后,徐木木带着他的孩子台口就坐,他稍微整理了一下,迈着苍老而坚定的步子出去了。白老斗衣配绿腰包,确实有些不仑不类,但是他在台上发挥的很好。希望明年在兰州的时候,还能继续见到这个当代的活鲁肃。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辉辉是南充的一个哥们,浙江人在四川。他的程派唱的也很地道,也是在博上认识的。我扮戏那天他特意到后台来看我,很是感激。他的清唱和这一群角儿们在同一场,我在后台跟包的时候,听了一耳朵他的《春秋亭》,嗓子不错,亮而宽。只是重庆行有些匆忙,大家都在忙各自的事情。只是在剧场在后台那么匆匆一别,不过,我相信以后应该还有合作的机会的。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坤生小樊,高新一中保送到上海去的,每年回西安的时候,总是有机会在票房里见到的。我能很分明地感觉到她从一个高中生到一个大学生转变,也能清晰地感觉到她在京剧艺术上的进步和成熟。烟台的《文昭关》到重庆的《观阵》,是一个由文戏向武戏的转变。一个弱小的女子,在台上能压的住,台上此起彼伏地叫好声是最好的佐证,虽然有的好声是叫到腰子上的。她的“朝天蹬”搬的很棒,虽然没有台毯影响了她的发挥,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对艺术不懈追求的精神是十分可贵的。


[转载]重庆行7-高京会上的老板们

上海键老师的《宇宙锋》,在台上很有老艺术家的范儿。他是当天第一个进化妆间的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化的很细法。候场的时候不敢打扰他去合影而下场后又比较慌乱,总是没有找到一张他在台上剧照,只有后台扮戏的照片。去年烟台,也是临着化妆,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可以在化妆的时候边化边喊嗓子,妆画好了,嗓子也刚好溜开,正好上台。他在台上的风光不亚于玖爷,举手投足间处处透着深厚的艺术功底。高挑挑的身材,俊美美的扮相,华丽丽的嗓音以及谦逊的态度,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遗憾:5号上午的戏没有看成,就匆忙地赶10点中的火车去了,自然没有看到尚远老板的《状元谱》。只是在某天的后台和尚远老板匆忙一见,就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尚老板在南京的《三娘教子》烟台的《赵氏孤儿》,都是以后高京会上演出的范本。我也同样有理由相信,今年的《打侄上坟》也很有看头,我也很喜欢这个戏,希望有机会挑战一下自己。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