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月
文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627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女人

(2007-06-29 17:08:43)
标签:

女人

香烟

分类: 随笔杂文
 

烟雾缭绕中,她的脸越发地蒙胧起来。

 

虽然发胖,但她的个子却很小,臃肿的身体正好把那把塑料椅子塞满。

坐在她对面,我把脚盘起来,木制的沙发对于我来说很宽松。

 

看着她熟练地用食指弹着烟灰,还真有点不习惯,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一个女人吸烟。

以前总觉得女人洁白纤细的指尖轻轻夹着细长的女士香烟,柔软的双唇轻吐着洁白的烟圈,是那么的优雅和性感。

 

可是她却没有给我这种感觉,有的只是呛人的烟味。

 

打开了所有的窗户让空气对流,客厅顿时清爽了起来。

 

我泡着家里带来的绿茶,靠在沙发上,看着茶叶一片一片地荡开,杯中的水也慢慢地绿了起来。甘甜的味道驱散了初夏的热气,带着家乡的气息流入丹田。

 

对于我们所在的城市,她和我一样都是外地人。这一点相似到是让我们之间的陌生感消失了不少。她家比我家更远,不过她在家也是喝绿茶的。问她为什么会嫁到这里,她总说是缘分。我没有深问她和她丈夫的恋爱史,毕竟我们还不是很熟悉。而且我与她的年龄相差甚远,说起来她还是长辈。

 

在很多人面前,我总能充当一个好听众。我想也许是因为我的诚恳吧,呵!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一段故事,特别是年长的人。不一定轰轰烈烈,却也有其动人之处。

我喜欢听,喜欢别人在我面前自然地诉说她自己的故事,从不追根问底,不据理力争,让她自己细细道来。偶尔顺着她的话语,说上几句,或是引开另一个话题。不懂别人和我聊天是否快乐,我却能在她的诉说中获得一些感悟。

 


 

她慢慢吸着烟,烟雾把我和她隔开了,而她的声音却依旧清晰。我转动着茶杯,不经意间,我触到了她的世界。

 

她妈妈很早就逝世了,没有母亲的孩子,生活的路总是那么不平坦。十四岁她开始抽烟,十七岁初中毕业就帮着当工头的爸爸管理工地的伙食和钱财。听她的语气,那时的她很风光。后来她爸走了,家里不同往日,而她强硬的性格使她在家无法呆下去,不知是什么原因,总之按她说来是逃一般的离开了家乡来到这里。

 

十几年过去了,现在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大女儿是丈夫的前妻所生的,她嫁过来的时候她才三岁。而因为是二婚,男方没有请客,这是她最大的遗憾。

嫁给异乡人的女人总是让人心疼的,况且还得当好后妈。语言,风俗习惯,环境的不同,她只能选择去适应,与丈夫的家人和亲威,以及邻里之间的相处都是她要努力去经营的。而人言是她最害怕的。不过,起初的一切不快,她都以她的方式解决了。无论圆不圆满,她的家庭并不能因为别人的言语而改变。

 

岁月改变了她的外表,是否也磨软了她的心呢?我想是的。在女人心里最重要的还是家庭。她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和丈夫一起挣钱,把村里的房子装修好,培养两个孩子读书。她说不能让她的孩子跟她一样,呆在村里一辈子。

 

生活在人的世界里,不被评论是不可能的。她应该不用再去理会那些无聊的人所说的话。人的嘴是永远堵不上的。既然有了奋斗的目标,就应该安心地过日子。

 

我劝她戒烟,她无奈地笑了。

 

也许一个女人在烦恼的时候,抽一支烟,让烦心的事情随着青烟散去,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雨又要开始下了,夏季的阵雨,不问时候说来就来。刚刚还是晴空万里,此刻却风雨交加。

 

我站起来去阳台收衣服。

 

她又缩回到椅子里去了,淡淡的青烟围绕着她。

她是在回忆自己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童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童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