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月
文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59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莲(一)

(2007-04-28 13:01:14)
标签:

莲花

小说

分类: 自乐小说

(一)                                        寻莲(一)

 

鲜红的太阳缓缓移到山的那头,暮色中,有个模糊的身影朝着落日猛追,好似要把光阴倒流.光的速度超越一切,抚过他的脚踝,游过他的指尖,一寸一寸地远离他.渐渐地,黑夜代替了白天,只在天边留下一条极长极细的红光,越来越淡,直至一片漆黑笼罩四野.月儿适时亮了起来,似一弯秀眉点缀天边,草丛里依稀飘起几点萤火虫发出的绿光.

 

那个身影此时站在一片繁盛的树林之前,仰头望去,像对着一堵乌黑的墙,墙的后面是阴森森的黑暗.远远地传来狼的嗥叫声,凄凉中隐约带着一丝血腥味.他喘着粗气,脸上挂着汗珠.

 

他在追赶着什么?是太阳吗?那么他是否失望了呢?不,不是,他的神情看起来很兴奋,一点儿也不失落.他的眼睛像钢锥一样坚定,紧盯着黑暗.他在找什么?

 

忽然,不远处出现了一道霞光,仿佛从地底串上来,渐渐扩散,由红变绿,由绿变黄,变紫,变蓝,变白,且越来越亮,直至刺得人眼睛生疼,把月的光华全比了下去.而那人却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发光处,眼底极度的渴望展露无疑.脚底像踏上了风火轮,全然忘了浑身的疲惫,剑也似地向那光源冲去.

 

那是一朵绿叶托起的巴掌大小的雪白的莲花,娇嫩的花瓣上游离着细细的的淡红的丝线,如婴儿的皮肤般光洁透亮.而那五彩光便是从花蕊处开散而来,直至笼罩住整朵花身,照亮四野.

 

那男人在花旁边一丈处停了下来,他的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他慢慢蹲下身子,跪在地上,眼神变得无比温柔,像看着一个美丽的姑娘.

 

而那朵莲花,此刻像累着了似的,贪婪地吸着夜里湿润的空气,光芒没那么强烈了,忽明忽暗,像是在呼吸.夜静得能听到露水滴落的声音.

 

"莲儿,你在这里吗?"那男人终于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莲花轻轻颤抖了一下,瞬间便暗淡了下去.

 

一声幽幽的叹息在他的耳边响起,他扭过头,映入眼中的是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她是莲花的化身,也叫莲儿.一身的白衣素裙,在月色里显得飘渺和不真实,像一抹不想离开人世间的幽灵,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她的眼睛深得如一汪清水,此刻却快要溢出来.

 

"莲儿,我想你想得好苦啊!"男人的面容充满了柔情,也有许多不解和气愤."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你如此心狠,你忘了当初你说过的话了吗?"他伸出双手想触摸她,可她却荡了开去.

 

莲儿忘着他,摇着头,"你不要再追我了,我何尝不心痛.可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啊.你是人,而我只是一朵将要枯死的莲花."

 

"莲儿,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这个时侯我更是不能离开你啊."男人朝着她慢慢地走近,她没有再躲开.他轻轻抱住了她."莲儿,莲儿,我的好莲儿.跟我回去吧."

 

莲儿望着面前暗淡的莲花真身,心里泛起一阵悲苦.她选择的路是正确的么?她不能前功尽弃啊.莲儿猛地一把推开了他,"你走吧.跟我在一起,你只有麻烦."

 

男人被推后了几步,仍想向前.可莲儿却突然不见了,他转过身,见那朵莲花也消失地无影无踪.

 

男人顿时发疯似地对着漆黑的四周,绝望地叫着莲儿,莲儿.可回应他的却只有呼呼的风声.

 

(二)

 

青翠的凤尾竹沿着碧绿的小溪弯延而去,溪水清澈见底,偶尔会有一群小鱼穿梭其中。

 

韩风疲惫地躺在一块凸出水面丈许高的石块上,仰望着碧蓝的天空,眼里深切的痛苦显露无疑。自从那晚莲儿在他面前消失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她。他已经找了两个多月了,没日没夜的奔波,让他看起来苍老了许多。每当他疲惫的时候,就会想起过往与莲儿在一起的日子,就会有信心和毅力继续找下去。可此刻的他看起来完全绝望了。神医说的最后期限已过去半个月了。莲儿为他受的那一掌,已夺去了她的生命了吗?

 

“莲儿,你在哪里啊?”虚弱的声音带着哭腔,只能他自己才能听得到。“难道就这样失去你了吗?难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好人有好报,有情人终成眷属吗?”

 

他吃力地从石块上爬起来,双脚踩在溪水中,摇摇晃晃地往岸边走去。冰凉的水浸透他的双脚,他却感觉不到一丝寒意。现在该去哪里?师门是回不去了,为了莲儿他已经与师傅决裂。他真的一无所有了,包括他的心。

 

(三)

“小姐,快回去吧。迟了太太该骂小菊了。”小丫头吃力地边追着一个穿白衫的女子,那女子清脆的笑声忧如山涧里的泉水,滴落在凤尾竹身上,仿佛有阵阵回声。阴凉的竹林里,点点阳光洒在路上,四周淡淡的竹香缓缓流动。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溪依偎着竹林,犹如少女的秀发贴着脸颊,温柔而绵长。

 

白香儿提着裙摆走在前面,并没有回去的意思,把丫头小菊急得满头是汗。一个劲地哀求她。

 

“小菊,你别叫了。天还没黑,急什么啊。好不容易出来了,我可不想这么早回去。”她瞪了小菊一眼,吓得小菊不敢再吱声,只好紧紧跟着她。

 

突然竹林后边的小溪里发出了“咚”的一声,像是石块滚入水中的声音。紧接着一连串的水声,像是有人在溪里行走。

 

“小姐,好像有人。”小菊吓得缩到白香儿身后。

“大白天的,怕什么?我有在,看谁敢放肆。”白香儿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挡在身前,慢慢地往声响处搜寻。小菊在她身后紧扯着她的衣裳不放。她在心里嘀咕,“舅母派个不懂武功的小丫头跟着我,也不怕我逃跑?哦,对了,她不知道我会武功。”白香儿无耐地叹了一口气,“其实舅母的担心是多余的,我白香儿答应的事情是决不会反悔的。”

 

“小姐,你看!”

 

白香儿回过神来朝小菊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面色苍白,衣裳褴偻的男子步伐凌乱地朝她们走来,他身上并没有携带武器,可从他身上却让白香儿感觉到无尽的悲哀。一丝寒意在她心里盘旋,她顿时紧张了起来,虽然她身怀师傅的绝世武功,可并没有实战经验。又不知对方有何目的,握着剑的手心竟微微沁出汗来。

 

“站住!”白香儿鼓起勇力,用力喝道,“你是何人?”

 

韩风缓缓地抬起头来,迷茫的双眼望着白香儿。突然,他像睡醒了似得瞪大了双眼,嘴角抽动着,叫出了一个名字:“莲儿!”接着便直奔白香儿而来,脸上的死气沉沉一扫而光,“莲儿,我终于找到你了!”

 

白香儿一惊,后退了几步。左手挡着小菊,右手更加紧握住剑柄。小菊早已吓得不能动弹。

 

“站住!我不是莲儿!”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因为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因为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