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gfzgz
jgfzg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227
  • 关注人气:1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宋唯一其人其剑    刘立国

(2013-10-16 22:05:13)
标签:

体育

分类: 剑行八卦掌与武当剑术

宋唯一其人其剑                 刘立国

 

    读《精武》200710月刊张方、郑启龙二位先生所写《内家拳术在辽宁》,文章中曾提到宋唯一,但所言颇简。关于宋唯一,虽然在一些武术刊物上也时而有人说及,但均未她有较详尽地叙述。现将我所知道的有关宋唯一的生平事迹介绍给武林同道及各位朋友,如有不周之处,还望指正。
  宋唯一,武当剑传人,《武当剑谱》作者,生于1860年。死于1925年冬,辽宁省北宁市(原北镇县)正安堡人,名德厚,号启臣,别号飞丹九儿,满族镶红旗。

  正安堡宋姓乃一大家族,宋氏家谱传序为“养国有志、廷兆太龄、德文世启、孝友传家”十六个字。宋唯一是德宁辈,是正安堡家族中第十一代。

  宋唯一的父亲宋锡龄,有三个儿子,长子宋德厚,字唯一;二子宋德朴,哑人,但能书善画,擅写讼词:三子早夭。

  宋唯一十五岁时,祖母去世,父亲结庐墓有,守孝三年。一天,有一个道人来访宋锡龄,宋锡龄很热情地接待他。这时正赶上宋唯一去看望父亲,父亲便'止宋唯一给道人行礼。道人问:“这是谁?”宋锡龄道:“此不肖子也。性好武,不喜读书,屡戒不悛。”道人曰:“有文事当有武备,似武亦未可少者。吾有空中妙舞剑法,原系武当内家九派三乘也,吾习下乘丹派剑法,已传八人,再传汝已成九数也。”

  这个道人姓张,河北曲阳人,道号野鹤。宋唯一遂拜张野鹤为师。因跟张习下乘丹派剑法,又是第九个弟子,所以号飞丹九儿。

  甲午战争爆发前,钦差定禄米东省练兵,宋唯一被聘为“盛”字军武技教习。庚子年前任“育”字军管带。庚子年清政府曾一度利用义和团反对“洋人”,全国各地到处设坛练拳。这时端王(载漪),荣中堂(荣禄)了解到宋唯一武功精深,都来聘请他。但不久,清政府由于腐败无能,败于八国联军入侵,逃向西安,应聘之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宋唯一在北镇县辘轳把胡同西城墙下有一所伟宅,是尖顶草房,20世纪70年代后期才扒掉。宋唯一中年后长期居住北镇。清朝被推翻后,一直闲居在家,晚年患痰喘症,天冷时不能出室外,需要经常有人捶背。

  民国十一年(1922),奉军第一师驻防北镇营长丁齐锐携眷寻找住房,住在了宋的外院,认识了宋唯一,而后由丁齐锐推荐宋又认识了帅长李景林。据说当时宋唯一正患病,但淡到武术时精神倍增。先观看李景林表演了剑术,接着宋表演了武当剑,院内放置一荷花缸,宋唯一当时已62岁,尚能在后来,李景林任直隶军务督办,宋唯一又随其去天津。1925年奉系军人郭松龄倒戈反奉失败,李景林被怀疑参与倒戈,被通电下野。宋唯一返回北镇,当年冬病故,终年66岁。

  宋唯一死后葬于正安堡宋氏坟地,“文革”期间被夷为平地。

  20世纪80年代,吾师邱万春(唐维禄再传弟子)在“辽宁省武术挖掘整理”工作调查时,曾到北镇正安堡走访过知情者,其中有远房兄弟宋德福(时年74岁,住正安堡),宋氏妻侄佟凤阁(时年74岁,住北镇),族孙宋启和(时年66岁,住正安堡),邻人陈文元(当时73),这些人尚能记忆宋唯一教武术,在天津任教官,武当剑谱写作情况及灵柩运回正安堡的大概情况。

  宋惟一生前曾自制剑一口,至今传世。该剑刻有铭文125个字,较详细地记载了制剑经过和命名。铭文如下:

  正面铭文

  剑身:闾山宋氏(篆书
)
  剑托:宝刀三口,九龙化成,冲霄剑气,不平则呜。大清光绪十八年岁次壬辰三月二十二日辰时,飞丹九儿制,

  背面铭文

  剑身:三宝九龙(篆书
)
  剑托:余旧藏青铜红毛摺花三宝刀,出命匠人挽佥、银、铅、汞熔铸为剑,适值辰年辰月辰日辰时,而时恰中于青龙之宫,炉即设于青龙之地,匠人则龙姓者一,龙属者二,铸即成爰,以三宝九龙名,且为之赞。

  该剑超过一般长度,青白光亮,制剑时间至令已有百余年(115),仍无锈痕,只是原来的鲨鱼皮剑鞘已破损。此剑现珍藏于我的一个朋友处,吾友视若珍宝,不轻易示人。

  附录:《武当剑术序》

  壬戌冬驻军北镇,因偕内子僦寓民舍,居停主人唯一氏,夙富韬略,久历戌行,侠士也。忙里偷闲,车相过从,抵掌言欢,一日若旧,絮果兰因,良非幸致。一日主人以所著《武当剑术》见示,余奇而好之。如获枕中鸿宝,如遏关西逸人,欣幸欲狂。盖余素抱闻鸡壮志,苦无衣钵真传,甚致一人敌而亦不克学,引为遗憾也,久矣。今观主人巨制,图解详明,兼及阴阳哲学,旁引曲喻纤细靡遗,允为后学南针,武备要需也。呜呼!值此肖小弄柄,豺狼当道,妖雾漫天,群魔出现,蝇营狗苟,丧心病狂,日以争权攫利卖国殃民为务者。安得分身抽暇师事主人,娴习剑术,提三尺龙泉,十年横磨出而戡乱奸,削平海内。一泄积愤而快于心乎!是则区区深愿,而朝夕盼祷者也。特书数语,聊抒鄙意,兼识仰止之枕云尔,是为序。

  民国第一癸亥岁叙于无虑防次宋郡剑仆丁齐锐。

  《自序》(引自武当剑谱
)
  鄙人年方十五,先大母捐馆,先大人结庐墓右,寝苫枕块,拜雨哭风,三年独处,无敢过问。一夕有野鹤道人至庐相访,先父见其道貌非凡,殷然礼待,适鄙人省父至庐,父命拜之。道人日:“此为谁?”父曰:“此不肖子也,性好武,不爱读书,屡戒不悛。”道人日:“有文事当有武务,似武亦未可少者。吾有空中妙舞剑法,原系武当内家九派三乘也,吾习下乘剑法,已传八人,再传汝已成九数也。”鄙人欣然拜授,道人当面指点一一讲明,莫不条分缕析,了如指掌,因示之曰:“是术神出鬼没。奥妙绝伦,是后内勇工夫,实有补天之手段,子善学之,异日当有大用。”鄙人至十六岁立志练剑,日夜练习,寒暑无间,一年之久能使六尺之剑形体飘飘空中作舞,后因有事废学引为憾事。前清光绪初年定钦差来东省练兵,聘鄙人为盛字武技教习,嗣值甲午之役戌军失利,三省练兵未终。厥后育学军成,鄙人充当管带。在本营教练一排,尚未毕业,其时端王及荣中堂闻知纷纷来聘,不图清帝西巡,竞作罢论。嗣后鄙人又复染病桑榆,暮景日返垂危,念斯剑术未传,湮没国粹,以故奋历精神,卧病著书,不分昼夜,数日而成。惟望万世同胞倘遇此书,各当保存以待时焉。

  中华民国十一年夏历梅月哉生明宋德厚唯一氏书成序于北镇一无虑山琪洞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