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gfzgz
jgfzgz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829
  • 关注人气:1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忆宋唯一的一段回忆 郭叔蕃

(2013-10-16 22:01:43)
标签:

体育

武术

分类: 剑行八卦掌与武当剑术

——忆宋唯一的一段回忆     郭叔蕃


宋唯一,辽宁北镇城内鼓楼大街人。 在奉系军阀张作霖雄据东北时,1919年奉军第一师长李景林,(河北枣强人,字芳辰)驻防锦州市北之义县;其第一旅一团长张宪(河北冀县人,字骧五),为其眷属寻觅住所,在义县城内文献胡同,寻得宋姓前院,颇为宽敞。张宪每晚回寓,即在院内练几趟八卦拳。一日夜晚,张正在练拳时,内院主人开门笑迎曰:张团长请到内院坐。张氏见一目光炯炯、年逾七旬之主人相让,随即到内院上房。就坐后,主人曰:吾名宋唯一,八卦掌名师董海川之师弟。吾师璧月侠,董之业师璧灯侠;吾与董海川系伯叔师兄弟。

      张氏起而恭手曰:侠义高足,幸未交臂失之;先生侠艺门徒,当有绝艺,希示一二式,以开眼界。宋曰:斗室晤对,薄献小技,以娱佳宾。当即在身旁取出一小木匣,内贮三寸许之小宝剑数十只。宋氏即依次取剑,以三指捺住小剑,以手腕弹力,向堂门上楣抖手发出,迅如闪电,钉在门楣上;连发十余剑,每剑相距一寸余,整齐为一列。张氏曰:内功绝艺,叹观止矣。拜服!拜服!继而又问曰:先生学艺之经过,能简告数言否?宋曰:吾家虽非大富家,尚薄有田产,可称中产人家;自幼读书,兼爱拳棒。但僻处小邑,无名师传授,未能深造,引以为憾!少年时期,文学已颇有成就;在武学方面,拟出外访求名师。当即备办资斧,辞别双亲,入山海关;历经冀、豫、鄂各省,至川、鄂接壤处,地名巫邑吕山,在半山茂林修竹深处,有一座三清道观,遇一道长,道号璧月侠,吾即拜而请教?道长曰:观尔气宇不凡,体格健壮,当授汝以武当内家拳、八卦掌、武当剑术。吾即跪拜师尊,并宣誓谨遵师门戒律。从此,即在观内朝夕学艺,兼习内功。深山学艺,在陡坡峻岭之上,健步而行,习以为常,因而纵跳功夫,亦颇有根底。经十余年的苦练,对剑术一门,尤有心得。一日师曰:汝技已臻上乘功夫,但离家日久,双亲必有倚门之望,可即回家。遵师嘱:先到均州武当山金顶观朝真武大帝,而后再到京师,一访师兄董海川。    董海川系在安徽九华山学艺,业师为璧灯侠,学的是坎卦八卦掌,我学的是离卦八卦掌。因为离别老师时才知道此事,因而董没有见过离卦八卦掌。我和董师兄在北京见面的时间是光绪二年丙子(1876年),在院内走掌数周。海川曰:汝技系吾同门,尊师何人?吾对曰:璧月侠。海川曰:吾之师伯也。那时董才看到了离卦八卦掌,因而董对门徒说:如果有人练八卦掌,他的两掌平伸如柳叶式,不能说不对,应认为是本派。但董没说是离卦。又说:不要看我这师弟比你们有的年龄轻得多,他的武功比你们高得多。”    我在京小住数日,即回东北,一家团聚;每日练功之外,即著书。后来又把轻功进一步提高,冬天在大雪上行走,七步之内见脚印,七步以外就不见脚印,名为踏雪无痕。与登萍渡水为同一种轻功。墙上挂画是早期学的。我使用的兵器名为凤尾杵,长九尺,中间木把作棍用,两头是剑。在家期间,很少与外人来往,也无人知我学艺而归。因为养着一只小猴,每天清晨牵着小猴到城边来游戏;放开小猴,猴即跳上城头,吾亦奔驰而上,由此受到众人注目。有人密报县衙,疑我为白莲教徒,县官密令逮捕,吾闻风出走,应募从军。在军营中由于我有文化基础,又有武术在身,数年后升为营长。在一次战役中,当场格杀匪首数人。数月后为恩师侦知,到营训斥,在吾跪拜时,师以指点吾左腿腕部,并训曰:汝杀为害人民之匪类,情有可原,略示薄惩,以严吾门戒律。恩师去后,吾左腿行动,略有颠跛,从此吾即辞职归里,以享余年。此时已届清朝末年,以退伍军人回籍,白莲教之事再无人提及了……宋氏畅谈后,即以所著《学艺心得》手写本,赠予张宪(抗战时遗失)。张氏拜谢而出;即以电话报告师长李景林说:发现剑侠门徒,即吾之房主人宋唯一。翌晨,李即派参谋迎请宋到师部,盛筵款待,陪座者有张宪、蒋馨山等。嗣后宋即每日到师部教授八卦掌及武当对剑。蒋馨山在《太极要义》一书的序文中,曾说到董海川与宋唯一之八卦掌,转掌走圈步法都是相同,其不同处,董氏八卦换势由上而下,宋氏八卦换势由下而上;是按坎为水,水就下,离为火,火燃上。因此,董氏八卦即坎卦,宋氏八卦即离卦,此取象于物质自然之本性,并非别有奥秘也。

     
一九二四年冯玉祥发动军事政变,囚禁曹馄,拥护段祺瑞执政,吴佩孚由海路退往汉口,奉军李景林被任命为直隶省军务督办。宋唯一随军到天津,准备挑选四十八名青少年,训练成四十八大剑侠。由于奉军将领郭松龄倒戈,反奉进攻山海关,遭到了大失败,牵涉到李景林,李即通电下野。宋唯一立即返回原籍,到家后,即以家族名义电告天津,仰称唯一病故。

    
(本文系郭叔蕃老人生前于1983年,91岁高龄时所撰写,刊载于《武门精粹》杂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