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彦伟
石彦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724
  • 关注人气:1,0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枸杞花开》十年纪:兼怀冯志远老师

(2013-06-03 09:12:07)
标签:

枸杞花开

冯志远

支教

对诵

齐越节

分类: 朗诵

《枸杞花开》十年纪:兼怀冯志远老师

 2008年7月1日,随东北师大支教团赴吉林省人民医院看望冯老师,并现场朗诵《枸杞花开》

 

《枸杞花开》十年纪

——兼怀冯志远老师

 

石彦伟

 

 

2006年的春天,正在东北师范大学读大二的我接到了校团委的一个通知:要为9月份即将举行的60周年校庆出个朗诵节目。能够参与校庆这样的大型活动,对于每一个热爱母校的学生来说,无疑是一桩大事。朗诵什么呢?再不是像《东北师大,我拥抱着你》那种肤浅的抒情诗,而是要讲一个校友的故事。

“讲谁呢?”我问老师。

“冯志远。”

哦,是冯老师,我知道他。“稿子呢?”

“你自己写。”

那时,我虽在写作上有些专长,总为学校写这写那的,但文艺性的创作实在涉猎贫乏。此前七拼八凑过一些所谓的朗诵诗,在小演出中应个景,是勉强可以的,但校庆这样的场合,说实话,当时的我接不住。偏偏老师又说了重重的一句:“好好写,这是中央2月份的批示,要求学习冯老师的事迹,也要体现出咱们东师的精神,这可是第一次把冯老师的故事以艺术的形式搬上舞台啊,看你了!”

我心里一抖,更不知道该如何下笔了。

不是矫情,是冯志远这个题目实在不容易。相比其他同学,我可能对冯老师的故事更熟悉一些。因为3月开学之初,我就被叫到北苑食堂二楼的校团委办公驻地,闭门锁了两天,吃透了一沓材料,写出一篇《关于向校友冯志远学习的倡议书》,署名是校团委和校学生会、研究生会、社团联合会等几大团学组织。可能因为有一些动了情的句子,后看到电影《冯志远》“导演手记”中原封不动地放了不少倡议书中的话。

我不知已在多少场合把冯老师的故事一遍遍地讲着,如若今天再来讲,我想应该突出这样三个角度:一是,冯志远老师是东北师大上世纪50年代的毕业生,1949年入学,1953年毕业。新中国成立之初,高等师范教育远未像现在这样遍地开花,老牌师范学府只有北师大、华东师大、东北师大这三所,而中文系又是东师的重中之重,是延安鲁艺的余脉,公木、杨公骥先生是创始人,萧军、舒群、穆木天、李辉英、吴伯箫、唐圭璋等先生均曾在此任教。冯志远的求学生涯正是汲取了最为丰厚的给养,且他本身博闻多才,属于那种有光芒的学生。他若在大天地里施展,可想而知将会是怎样的前途。

二是,冯志远毕业后,分配到上海的中学教书,新婚不久的1958年,响应国家支援西部教育事业的号召,自愿去了宁夏中宁,一人教语文、历史、地理、俄语四门课,与学生同吃同住。那个奉献光荣的年代,这样无私的支教老师很多,冯志远只是沧海一粟,但谁也没有要求他们一辈子在边远地区支教,随着岁月的变迁,别的支教老师都陆续迁回了,只有冯志远留了下来,一呆竟是整整42年!这其中,最深的纠葛就在于他与家庭的关系,长期与妻儿分居两地,假期偶尔才得相见,使他没能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他一辈子只是做了一个好老师。这是冯志远一生吞咽的剧痛,也是他唯一可能被指摘的理由。

最后一个角度,也是人们众所共知的冯老师积劳成疾,在语文讲台上双目失明,又在黑暗中摸索着,凭着惊人的记忆力继续给学生上了几年课,直到世纪末全身瘫痪了,实在不能上课了,才被妹妹接回了长春老家。回顾他的从教一生,没分过房子,没评过职称,没涨过工资,却培养了超过一万的学生,有的已成为北大教授、上影导演。

电影《冯志远》中,张嘉译扮演的冯志远让太多人泪流满面。据说母校每一届新生都会观摩这部电影,它告诉学子师范精神的伟大。一个朋友观影后曾对我说:“这是中国最伟大的老师,没有之一。”我乍听以为他情绪激动,把话说大了,静下来想想,数十年来我们对教师模范的宣传实在太少了,恐怕连一个众所周知的名字都说不出。如果硬要举一例出来,或许冯志远恰当不过。

 

 

那次校庆临危授命,大概是我文艺创作生涯的一个起点。我钻进资料的瀚海,搜遍网络上一切视频、报道,可由于缺乏生活体验,总也找不到状态。今天的我责问自己,要写冯老师,为何不去拜访一下冯老师,当面听他讲一讲呢?可当时的确没有动过这样的念头,根本不懂得创作要深入生活的道理,看了新闻,见全是领导在慰问,没有想过自己一个毛孩子也要去打搅一下病床上的老人。就硬着头皮,昏天黑地地写。

基本的构思是,节目中应该有冯老师的话,这自然是由我来完成表演,而与冯老师直接相关的人物就是学生,显然这不是一个自说自话的独诵。这时候,我的同班同学王洋顺理成章地进入了节目组。此前我们是校内外各种比赛的对手,只是在一次演出中,搭档朗诵过纪念巴金先生逝世的一首诗。王洋的介入,为我注入了旺盛的灵感,她是属于那种自己怯于动笔,但提出的建议、思路总能高我一筹,遇到我不好的句子,也能一眼识破,大加批判的那种搭档。浩如烟海的资料,如此负重的一生,如何串联在短短几分钟里?我们忽然想到,冯老师的支教地宁夏中宁是枸杞之乡,他培养的学生成千上万,就像枸杞花一样成片地绽放——多美的意象啊!《枸杞花开》的初稿就这样一气呵成了。

我们兴奋地冲进广播站,一口气录出了样带,并状着胆子试播了一下。那天下着蒙蒙春雨,我们青涩的声音在校园的每个角落里讲述着冯老师的故事。因是雨天,以为不会有几个人听到,没承想竟有同学闯进广播站,泪眼汪汪地问道:“是你们播的吗?这故事是真的么?”我们无法作答,因为此刻,泪水也早已浸湿我们的脸庞。做了两年的播音员,听众因为感动闯进站里的事儿还是第一次遇到。对这个作品,心里有了底气。

随着演出临近,稿件几易其貌,几乎每次都是大手术,但真的一遍比一遍真切许多。导演组对节目的期待越来越高,因为别的节目都是音乐学院编排的歌舞,基本都是获奖作品,水准上乘,只有我们这个唯一的语言类节目,一切都要从点滴编排,演不好,可能给全场拖后腿,演好了,却可能成为点睛之笔。

记得舞蹈系最厉害的两位学生孙庆龙和梁婷,即兴创作伴舞,有点类似《两棵树》那样的意境,但由于我们朗诵的情绪每次都发生变化,忽快忽慢,与舞蹈动作很难契合,导演组决定舍弃双人伴舞,改由东北师大附中舞蹈专业的中学生们跟着音乐群体伴舞。看着孩子们那么艰苦的排练,我们更有了压力。

多次排练下来,总导演王稼之先生终于不乐意了,生气地吼道:“作品没高潮,没有集中的线索,缺乏感人的力量,这样怎么能镇住两万人的体育场!再给我改!”我几乎要哭了,一个大二的学生,要生活没生活,要经验没经验,脑细胞已经榨干了,实在是改不动了。就哀求稼之先生:“要不还是您出马吧。”估计稼之先生那时也实在是无语了,便在休息间歇在音乐厅的座位上,细看起稿子来,看了两分钟,嘴中就念念有词,我赶紧如获至宝地记下来。

先生的建议是:要把冯老师的矛盾心理作为情感火力点,矛盾是什么?就是“走”还是“不走”。首先是学生对老师说,“你不愿走”,老师也承认如此,但又说“我何尝不想走”, “每次接到家里的来信,我的手就开始发抖……”这就还原了真实的人性,说明老师和普通人一样,并不是一个不想家、不顾家的铁石心肠。然而,虽然想走,但想到学生们,他实在“不能走”,“我得看着你们这些碎娃娃,开成最美的宁夏红……”

接下来,就是最见功力的一刻,尽管冯老师不能走,但“终于有这么一天,我得走了!”为什么呢?于是有了下面一段感人肺腑的对话——

 

女:为什么老师,你不能走!

男:我的眼睛不行了,我看不见你们了……

女:我在这儿!我们在这儿!

男:我的腿也不行了,我下不了床……

女:我扶你!我们都扶你!我们给你挑水,给你喂饭,给你穿衣,我们养着你!

男:不,我还是得走,我教不了你们了!

女:你能教!你在教我们学做人,做一个问心无愧的好人……

 

老师失明、瘫痪,不得不走,学生极力挽留,老师却极力要走,怕给学生增添负担……情感的层层递进,实现了表演的戏剧化,使作品有了灵魂。这次修改,是《枸杞花开》日后得以流传的基石,是用力最重的一段。因此我执意把王稼之老师的名字放在创作者的首位,尽管他从未这样要求,甚至可能至今也不知道我这样的做法。

 

 

终于迎来演出的时刻!

2006910日,教师节。长春五环体育馆,两万多名东师学子和四海宾朋屏息倾听,我伫立在追光里,扮演着尽管已经熟悉、但其实仍很遥远的冯老师。

“我的眼睛不行了,我教不了你们了……”

“我在这,我们都在这!”

伴舞的女孩们全都从地上爬起来,冲到了我的身边一齐大喊:“我们养着你……”

掌声雷动。

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哭了,青年学生哭了,摄像师的手颤抖了。

昼夜两场演出下来,打开手机一看,全是各种祝贺短信,说节目太感人了,演得太好了……那一刻我毫无曾经听到表扬时的那种洋洋自得,相反和王洋交流了一下,我们的感受是一样的,就是觉得负罪难安。怎么会是我们演得好呢?一切都是因为冯老师的故事实在太震撼了,换任何人来演,都能达到这样的效果。说到底,我们是在沾冯老师的光啊!这样的荣誉,谁敢接受?

 

一个月过去,是第九届齐越节的赛期。我和王洋决定去试试,也不写什么新作品了,就带着那朵清澈如水的枸杞花。那是东北师大第一次参加这样高水平的全国性朗诵大赛,我们又没有受过专业的朗诵训练,听了外校选手的语言面貌,心里特别恐惧。我们怕的不是自己落选,怕的是万一排在倒数第一怎么办,我们不怕自己没面子,就是怕给母校的声誉抹了黑,怕给冯老师丢了人。在珠江绿洲旅馆的地下室里,有一面大镜子,我与王洋就不分昼夜地站在镜子前面苦练,互相严厉地挑毛病,逼着自己提高。我们鼓励对方的最管用的话就是:“为了把冯老师的故事带到更大的舞台上,我们必须往前走!”

说来这样的理想主义,在今天好像有点古怪得令人发笑了。谁参加齐越节,不是为了自己的梦想,可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与王洋的枸杞花,只是为了冯老师而开放的。

命运垂青了善良、干净的孩子。《枸杞花开》十分意外地以京外组第四名的成绩闯进决赛。我们没有感到胜利的狂喜,因为又一个深深的担忧袭来了。当时广院还保留着哄台的传统,复赛中我们就见识了广院嘘声的威力,凡是来自外校的、与广院风格不一致的、露了一点怯的,都要被嘘声哄一哄。我们是决赛第一个出场的,最担心的不是拿不到名次,而是一上来就被嘘声掩盖,那样我简直是无法再朗诵下去了,因为我感到站在大礼堂上的那个我不是我自己——怎样侮辱我都是可以的,但我的冯老师,他经不起这样的侮辱!

那次决赛,我们没有拿到更好的名次,但对于我们更高的荣誉是,《枸杞花开》没有受到任何一声挑衅。我想,那是因为师德的崇高让一切高傲的心,感到了谦卑吧。

后来,在北京,在重庆,在许多大大小小的舞台上,枸杞花不知开了多少遍,每开一次,场上场下都是泪流成河。渐渐的,也有越来越多的朋友知道了这个作品,纷纷朗诵起来,有的获了奖,有的出了名,有的靠它考上了艺术院校。单是我知道的流传过的高校,就有几十所之多。按理说,自己创作和首诵的作品“红”了,被那么多人喜欢和传播,是件很幸福的事,可是我总还是高兴不起来,因为我敏感地觉得太多的传诵者都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个朗诵的作品,而对于作品背后的那个人,缺乏低微的理解与关怀。

 

 

转眼就要毕业了。

因为《枸杞花开》的滋养,我与王洋在有声语言艺术的道路上一路相伴,去北京拜师求学,珍惜大大小小的一切表演机会,就这样积累了不少的作品。就想着搞一次毕业朗诵会,为大学生活作一次总结。几经斟酌,朗诵会题目还叫《枸杞花开》。因为没有哪部作品,还能比它对我们的影响更重要。朗诵会结束后,我们笑着对彼此说:“这一次,枸杞花终于要凋谢了。一个人的舞台,没有枸杞花。”然而,时任校团委书记的郝运老师却说,枸杞花不能凋谢,要永远开下去!

200871日,是我的毕业日。就要和母校、和长春告别,留给我的众多遗憾中,最深的一条就是,还没有看望过冯志远老师。如果是现在的我,一定会努力创造这样的见面机会,可是当时作为学生,的确没有这样的魄力。郝运老师好像看出我的这个心思,主动叫上我和王洋,随同母校第十届支教团五位即将赴中宁支教的同学,还有从那里支教归来的学生,一起去吉林省医院看望冯老师!至今我还在吟味着郝老师把这次见面安排在毕业日的寓意。

一时局促不安,不知该怎样迎接这突然到来的初见,抑或重逢

我们轻轻地走进了病房。

我看到了他!

冯志远老师躺在雪白的床上,一只眼睛半睁着,可是暗淡无光,左臂紧紧地贴在胸前,粘合在一起,动不了。他不仅是作品中写的那样失明和瘫痪,还增添了股骨头坏死、脑血栓等一堆顽疾。我和王洋送给他一只收音机,他用衰老抖动的手摩挲不停,口里微弱地道着感谢。

应大家的要求,我们当着冯老师的面,朗诵起那首被传诵太多的《枸杞花开》。枸杞花原来真的没有凋谢。今天,她又一次红了。

“她红的时候,像一串烧红的玛瑙,叫人心里头发烫……

我们不敢用夸张的表情,尽管他看不到;不敢用洪亮的声音,尽管他听不清。在那一刻,面对冯老师张着的嘴和孩子般的表情,我们稍微一动感情就会泣不成声,那样对老师的病情不好。我只看见王洋豆大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在地板上,而我则强忍住鼻头的酸楚。

那是我最粗糙的一次朗诵经历,却是千锤百炼的枸杞花第一次真正地开放。冯老师一直微笑着,艰难地蹦出”“感动”“真不错这样的词汇来。大家都掉了眼泪。

我是冲出病房以后号啕大哭的,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这种大悲。那感觉仿佛是这位共和国最伟大的人民教师就要离开我们一样。至今清楚记得当时跟老师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带着枸杞花走了许多地方,让许多人热泪盈眶。但《枸杞花开》不属于我们,它只属于您一个人。不是我们朗诵得好,而是您的故事感动了人们。”

王洋压抑着泪水,接着我的话说:“我们没有上过您的课,可我们特别想当着您的面叫您一声老师,我们都是您的学生。”

冯老师听完这句话,面部明显地抽搐起来。我们怕极了,马上嘻嘻哈哈打个岔过去,便匆匆辞别了。一路上,满脑子都在想着冯老师听朗诵时的表情,心潮难平。

 

记得郝运老师说过,十年以前,他曾接到一个老人打来的电话,声音喑哑而滞重:“我想知道现在母校的孩子们还有没有人在支教?可以让我见见他们吗?”提出这个恳求的老人正是冯志远老师,当时很多人还并不知道他的事迹。如今,母校的研究生支教团已经在全国赫赫有名,学生自发的公益支教活动也很频繁,冯老师如果知道这些,应该感到欣慰了吧。

然而,今天的支教,和冯老师的支教,是一回事吗?

 

 

毕业以后的日子,我因工作需要,去西北的机会多起来,心里惦念着,一定要去中宁看一看冯老师支教过的学校,看一看带给我无限荣誉和精神鼓舞的枸杞花。

20116月,这愿望实现了。我在去西海固的路上,专门在中宁下了车。倒着中巴,找到镇上的鸣沙中学。这是冯老师最初来到中宁时躬耕过的学校。学生正在放假,校园里空无一人,还是和门卫说清,进去走了一圈。风物应已改,这空阔的土地上还会保留着我想要追寻的记忆吗?

问中巴司机,问小卖铺的老板,问土路门口闲坐的老奶奶:“你们知道有一个叫冯志远的老师吗?”他们的答案令我惊讶,他们无一例外地都知道冯志远,而且一个老人说,她年轻时候还见过冯志远,走路腿抬得高高的,生怕绊倒的样子(冯老师早年的确患有夜盲症)。老人叹息说:“那是一个好人啊。”

黄昏时分,镇子远处隐约响起了邦克声,我才注意到,中宁这地方虽然以汉族为主体,但也散居着不少的回族。如此,当年冯老师的万千学生中,也一定有回族的身影。这是冯老师对宁夏的恩,对回汉人民的恩啊。

作为一个回族的后代,我是来报恩的吗?

我又央求司机师傅把我带到有枸杞的地方。司机笑了,说这里到处不都是枸杞吗?我一望窗外,原来原野里成群连片的绿色植被,就是我苦苦寻找的枸杞啊。六月里,正值花期,可是我怎么没有看到火红的一片呢?凑近些,走到密林深处,发现那些花蕊都是紫色的,而不是我所写的红色。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当初创作时,因为缺乏生活阅历,见网上把枸杞说成是“火枸杞”,“火红的一片”,就想当然地把枸杞花描述成了红色,殊不知,火红的是枸杞果,而不是花。真正的花应是紫色或粉红色的!

这个迟到的秘密把我击溃了。一个低级的玩笑竟开了这么多年。我更加感到几分羞愧,终于明白真正的艺术创作应该如何地向土地学习了。

 

2013529日,好人冯志远在长春逝世。

与王洋通话,两人陷入久久的沉默。谈论人的离去,本来是应该悲伤的,但冯老师的离去,好像让我们悲伤了好长时间。因为我们成长的道路、收获的荣誉,甚至我们精神品格的熔铸与养成,都与冯老师的默默教育有关。这是一份属于我们二人对冯老师的独有感情。除去为校友会寄去一则平生第一次所写的唁电之外,就在和王洋思量着,去追悼会,送一送冯老师。我们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合,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商量,还是按常规送一副花圈,写一幅挽联吧。

 

一声恩师尽湿两面几度悲声诵枸杞,

两身荣誉只归一人毕生赤心传师魂。

 

当时的王洋已留校任教,我也常在艺术课堂上带课,我们都从学生成长为老师了。这“传师魂”已不是一句空话。花圈是王洋代表我们俩去追悼会现场敬献的。她告诉我说,所有的花圈写的都是“沉痛悼念冯志远同志”,忙碌的人们无心写下再多心言。

 

就在今天,母校迎来七十校庆,距离《枸杞花开》首演的日子已过去整整十个年头。

十年,应该可以作一个纪念了吧。

可是冯志远老师已经一个人带着黑暗远行而去,无法见证这纪念的时刻,也不会再听我们朗诵一遍《枸杞花开》了。在思念的长夜里,我的眼前又闪现出那片中宁的枸杞林,成片的枸杞花固执地用火红火红的颜色,在辽阔的原野里摇曳抽搐,像是冯老师用他最后的光明点亮的万盏烛火。

 

原载《银川晚报》201363

2016910日校庆日,再改于北京

 

 

附一:《唁电》

 

 《枸杞花开》十年纪:兼怀冯志远老师

 

东北师范大学校友会:

  惊悉校友冯志远老师仙逝,谨致深哀!冯老师是我最为敬重和怀念的恩师。他支教宁夏四十二年、双目失明、全身瘫痪的事迹,感动了吉林,感动了宁夏,感动了整个中国。七年前,我在母校学习期间,曾撰写《关于向校友冯志远学习的倡议书》,创作并首演了诗朗诵《枸杞花开》。一直以来,作品的众多表演者和观众深受冯老师精神的教育和洗礼,他无上高贵的灵魂与伟岸的人格,对许多素昧谋面的青年产生了极深远的影响。忆及曾去寻访过的中宁支教故地,以及曾为冯老师亲面朗诵的往事,目眢心忳,长泪湿襟。我深信,先生精魂必将熔铸为人类师范文明的重要代表,而先生用毕生心血灌溉的枸杞花,必将在一切遗爱者心中永开不败。

 

中国作家协会《民族文学》编辑、校友 石彦伟

二〇一三年五月三十日

 

附二:《关于向校友冯志远学习的倡议书》(撰稿石彦伟)

 《枸杞花开》十年纪:兼怀冯志远老师

全校同学们:

    有这样一种精魂,可以逾越时空,撞击年轻的心灵;有这样一种感动,可以透过喧嚣,触动年轻的心弦。冯志远,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名字,可当它从容而遒劲地传进人们的耳鼓,黑土地沸腾了,黄土地沸腾了,所有被爱温暖过的心灵都为之沸腾了!于是,一段光荣而泥泞的历史,愈加清晰地浮现在我们眼前——

    1953年,刚刚走出东师校园的他,怀揣着满腔热忱,走上了教书育人的三尺讲台。五年后,他放弃了大上海的安逸与舒适,毅然选择了支教宁夏,一去就是整整四十二个春秋!在这四十二年中,他远离都市的繁华,疏离家人的眷顾,数十年如一日地扎根农村教育,把爱与智慧毫无保留地倾洒在西部那片古老而贫瘠的土地。由于长年操劳,他不幸双目失明,却仍凭借记忆触摸着他所忠于的事业;再后来,他半身瘫痪,却仍牵挂着他躬耕一生的园地……孩子们长大了,学生们成材了,他却只给自己留下了黑暗的世界和被病痛折磨的身躯。就是他,用生命的呼唤,用平凡而伟大的行动,让西部为之动容,神州为之震撼!

    冯志远是东师人的杰出代表。“2005年度感动吉林十大人物”、“2005年度感动宁夏十大人物”的获选,是全体东师人的骄傲。他的精神是对我校“勤奋创新、为人师表”校训和“尊重的教育”理念的深刻诠释,是辛勤耕耘、默默奉献的教师精神的完整表达,更是对在教育战线上兢兢业业、鞠躬尽瘁的全体教师的有力激励。

    虽然他生活在黑暗的世界里,却把无限的光明带给了祖国西部的孩子们;虽然他燃烧了自己的人生岁月,牺牲了家庭的幸福欢乐,但他却换来了桃李满天下的无悔无憾。同学们,当冯志远同志的事迹一次次润湿我们的眼眸,沉睡的责任开始在心灵深处浮起;当榜样的旗帜已然在春风中猎猎抖响,一种力量正踏着英雄的节拍,蓄积,升腾!

    在此,我们向全校同学发出倡议——

    让我们学习冯志远,学习他恪尽职守,爱岗敬业,以崇高的事业心和强烈的责任感忠诚于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

    让我们学习冯志远,学习他甘于寂寞,淡泊名利,坚持实现自身价值与服务祖国人民的统一,用支教的执着信念在贫瘠的土地上播撒爱心;

    让我们学习冯志远,学习他为人师表,爱生如子,不仅做学生学业的良师,更成为他们灵魂的向导、道德的楷模; 

    让我们学习冯志远,学习他坚韧不屈,笑对人生,面对病痛的折磨依然保持勇者的坚强和智者的达观。

    同学们,榜样的声音在呼唤,年轻的你是否还要等待?睁开眼睛,替一位盲者催开更多的笑脸;放开脚步,去继续先行者奉献的旅程——走向西部,走向基层,走向祖国最需要的地方,让我们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历史征程中谱写壮丽的青春乐章!

                     共青团东北师范大学委员会

东北师范大学学生会

东北师范大学研究生会

东北师范大学学生社团联合会

            2006年3月6日

 

附三:朗诵作品《枸杞花开》

 

作者:王稼之、石彦伟

首诵:石彦伟、王洋  

 

女:她红的时候,像一串烧红的玛瑙,叫人心里头发烫。那一刻——
男:那一刻,我就深深地爱上了她。

女:我的家,在宁夏川一个叫做中宁的地方。
    这里满眼是无尽的戈壁,裸露的荒凉。
    可就是在这样一片贫瘠的土地上,
    却到处生长着一种倔强的生命——枸杞花!
男:她红的时候,像一串烧红的玛瑙,叫人心里头发烫。
    四十二年前,从我来到这片黄土地那天开始,我就深深地爱上了她。
女:爱上了她,你就爱上了这讲台,和这黄土地上的学生。整整四十二个年头,你不愿离开,
男:不愿离开。
女:不愿走,
男:不愿走。
女:火枸杞开了一春又一春,伴你从黑发到白头。
男:孩子,我又何尝不想走!每次接到家里的来信,我的手就开始发抖。
女:你在发抖?
男:我不敢看,妻子和儿子的话,叫我心里撕心裂肺地疼。
女:可是老师,你没走啊。
男:是啊,我不能走,我得看着你们这些碎娃娃,开成最美的宁夏红。
女:老师,这些年,你吃了多少苦我们都知道。     看看你住的宿舍:床上铺的是麻袋,身上盖的是烧得只剩下半截的褥子,还有洒了一地的菜汤。
男:别说这些了孩子,看着你们一个个都出息了,我比啥都高兴。
女:我们没给你丢脸!你还记得那个上课最爱发言的妞妞吗?她现在已经成了北京大学教授!
男:还有那个最调皮的数来宝……
女:你每天都去给他辅导,他现在已经成了上海电影制片厂的著名导演!
男:哎呀,孩子们,我想你们哪!我多想再给你们上两堂课,听听你们的笑声,看看你们的模样。     可是终于有这么一天,我得走了!
女:为什么老师,你不能走!
男:我的眼睛不行了,我看不见你们了……
女:我在这儿,我们在这儿!
男:我的腿也不行了,我下不了床……
女:我扶你,我们都扶你!我们给你挑水,给你喂饭,给你穿衣,我们养着你!

男:不,我还是得走,我教不了你们了!
女:你能教!你在教我们学做人,做一个问心无愧的好人。     老师你看,学生们都回来看你了!他们手里都捧着你最喜欢的枸杞花。
男:枸杞花!
女:在你的身后,跳动着一团火焰!
男:一团火焰!
女:你知道么?这就是枸杞花的海洋。
男:枸杞花,多美的花儿啊,我听到,听到了它们绽放的声响。
女:枸杞花开的岁月,我们永远也忘不了,是你用一生的爱,点亮了孩子的心!
男:孩子的心!

 

 《枸杞花开》十年纪:兼怀冯志远老师
2006年9月东北师大60周年校庆《枸杞花开》首演
《枸杞花开》十年纪:兼怀冯志远老师
2006年10月在中国传媒大学第九届齐越朗诵艺术节 《枸杞花开》第一次走上全国舞台
《枸杞花开》十年纪:兼怀冯志远老师
2006年12月团中央教育部第二届中国大学生校园文化节 《枸杞花开》作为唯一语言类节目入选闭幕汇演

《枸杞花开》十年纪:兼怀冯志远老师
2008年我们的毕业朗诵会几经推敲,最后取名为《枸杞花开》
《枸杞花开》十年纪:兼怀冯志远老师
2013年6月2日,冯志远老师追悼会上,由搭档王洋代表我们俩赴现场敬献花圈
 

 

点击视频观看 

1、 《枸杞花开》校庆首演

2、 《枸杞花开》齐越节版本

 

附四:电影《冯志远》

http://www.56.com/u12/v_NTc0NDQyODk.html  (点击观看)

 

《枸杞花开》十年纪:兼怀冯志远老师
海报
《枸杞花开》十年纪:兼怀冯志远老师
剧照

 

附五:与冯老师有关的歌词(2006年创作)

 

    《闪光的师魂》

    作词石彦伟

    东北师范大学“歌颂校友冯志远”歌词征集一等奖

 

那一捧黄沙土  堆积成沧桑的皱纹

那一条清水河  流淌着牵挂的眼神

那一条羊肠道  埋藏着跌撞的脚印

那一块旧黑板  擦不去无悔的青春

 

啊  喊一声冯老师  我知道你是咋样的人

独饮着苦涩的黑夜  你的笑容依旧那么真

杞乡父老念不够  黄土地忘不了

是你用最后的光明  点亮了孩子的心

 

啊  喊一声冯老师  我敬佩你是这样的人

火枸杞花开五十载  你的眷恋依旧那么深

东师儿女为你歌  黑土地为你唱

是你把一生的大爱  写进闪光的师魂

 

 

梦回西关》

作词石彦伟

 

我又一次梦见  那黄土地的西关

那里有我沸腾的青春  和湿润的思念

一串串红玛瑙  在春风中沉醉

沉醉的烛光中  是五十载流年

 

啊  西关  西关  梦中的西关

你可听到我对你深情的呼唤

 

 

我多想再回到  那黄土地的西关

站一站挚爱的讲台  摸一摸孩子的脸

我追寻走过的路  从不曾遗憾

虽然再也起不来  再也看不见

 

啊  西关  西关  梦中的西关

你才是我今生挚爱的家园

 

 

冯老师,我想念你》

作词石彦伟

 

还是一样的茅草房,还是一样的窗

走上这熟悉的教书台,想念着你的模样

我多想牵紧你爬满老茧的手

我多想扑进你父亲般的胸膛

啊,冯老师,我深深地想念你

想起你,我的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淌

 

 

又是一年红果艳,又是一季桃李香

烛光中你抬起了头,却看不见家的模样

我多想摘颗星送给你当眼睛

我多想伸出手擦去你的忧伤

啊,冯老师,我深深地想念你

这片干涸的黄土地是你永远的故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