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彦伟
石彦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9,178
  • 关注人气:1,0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志] 我给自己打满分

(2007-05-27 19:58:24)
分类: 朗诵
    因着世事和世人的摧残,我已好久未像今天这般发自心底地激越过了。如果一定要钩沉,上一次或许就只有齐越节了——感赞真主,我是说,我又一次以弱势者的形象,征服了自己的性格缺陷,逾越了应该抵达的极致。说得明白点,是我又一次在赛场或者说考场上超水平发挥了。
    这次央视主持人大赛,是我有始以来参加的规模最大、级别最高的比赛,强手如林,才俊森列,当我走进候场间的时候,我就意料之中地开始自卑,甚至后悔自己决定来沈阳。坐在我旁边的选手,形象气质是那样清丽脱俗,我根本无法与之并论,还有我最仰望的亲师姐和我所欣赏的亲老师,现在,我居然要与他们成为对手。我不能不胆寒,失败的预感很强烈,但就像我昨天午夜所写的那样,我渴望这样的失败感已经很久了,败给强者,是多么幸福的事啊!现在想想,或许就是这样的心态拯救了我,让我泰然自若地应对了接下来的考试。这一次,我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缺憾,一切如行云流水,一切都有如神助。虽然我很清楚地知道,以我这样的丑八怪形象,即使表现得再出众,也很难迈进下一个门槛,也许这次面试就是我的终点。但我真的想说,这次沈阳之行带给我的历练太珍贵、太难忘了,我将永远怀念它!
    怀念辽宁大学干净通透的校园,怀念那个网吧脏沙发的迂腐味,怀念张泽群评委发问时严肃的眼神和听到我答案时的笑意,也怀念考场里被聚光灯打亮的感觉,怀念中街熙熙攘攘的人群,怀念大果冷狗里浓香的芝麻,怀念故宫的每一块石瓦、每一扇窗棂,更怀念北站快餐店里的炒饭和馄饨……
    现在,我已经回到了校园,未来的几天里,我将安静地等待审判的结果。至于上面的这些回忆和感想,老实说,我很不满意,我根本没有写出来当时的那种快意如飞的情愫。当然,这其实并不是我的错。那么不如把一切交给未来,告诉自己,只要前面还有山,就去爬;有水,就去涉。
 
    [考场情境追述]
    一、自我介绍 
    评委老师上午好。安色俩目尔来依库目。方才这一句是我们回族人的问安礼,意思是愿真主的安宁在你们身上。昨晚到的沈阳,问遍了大学周围的所有旅店,全部满员,没办法,只好找了家网吧,蜷缩了半宿。今早起来一看,这衬衫的平展度显然是大打折扣,还希望评委老师谅解。我叫石彦伟,东北师范大学编导专业大三学生,朋友们都叫我石头,在他们的眼中,我是一个文学、朗诵与歌唱的痴情者。我渴望让艺术的灵性在我身上像故乡的冰灯一样熠熠闪光。没事的时候,总爱胡思乱想,就在昨天的列车上,我还一直在想我的祖先,一个元朝的修史官,二十四史中的三部史书,都是在他的主持之下编纂完成的。我想,有的历史虽然载入汗青,却未必让人牢记;有的历史无需着笔,却可以永驻我心。祖先写下的,或许属于前者;而我今天将要缔造的,或许属于后者。谢谢。
    二、即兴评述
    我抽到的新闻说的是在广州的一辆公交车上,乘客丢了手机,女司机把门关上,禁止乘客上降,惹得众多乘客啧有烦言。拿到这则材料,心情很沉重。手机丢了,本应该大家群策群力、齐心协力、帮助司机把贼抓住,可是乘客们的表现却是如此麻木,甚至是排斥。这不禁让我想起鲁迅先生笔下的看客,当看到正义的底线被邪恶强行突破的时候,他们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像材料中的乘客们,只为了眼前一点蝇头小利,不愿牺牲一点点上班的时间,而放弃了对正义与道德的捍卫。他们的理由是:这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为什么要剥夺我的时间。不错,手机是别人的,好,与你无关。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明天还有人丢了钱,丢了孩子,甚至杀了人,威胁到你的生存时,这难道还与你无关、你还要袖手旁观吗?依我看,丢的不只是手机,更是公众道德约束力和民众对于正义的捍卫意识的沦丧。说到这,我又不禁想起一部电影短片《车44》,讲的是歹徒在一辆长途客车上洗劫了乘客的钱财,又去强暴女司机,而所有乘客面对光天化日下这一罪恶行径居然麻木不仁、无动于衷,后来,女司机在极度的疲惫、耻辱与绝望中把车开向了深谷,车上所有人无一生还。我想,这是社会的悲剧,更是人性的悲剧。和谐社会靠什么建立?靠的是树正风,扬正气,靠的是我们每一个人在文明的废墟中,去找回失落的良知。谢谢。
    三、回答考官提问
    张泽群:你刚才说你在网吧过的夜,一宿没睡么?
    我:没有,前半宿包了,后半宿睡了。
    张泽群:网吧里你周围都是些什么人呢?
    我:一般都是大学生。因为我也是在校生么,也经常会有包宿的经历,不过我包宿不是玩游戏,而是查找一些资料和为学校撰写一些稿件。
    张泽群:看来你对包宿生活还比较熟悉。
    我:应该是这样的。
    张泽群:你提到了你的祖先,从元朝到现在,你们的家谱是一直完整地记录、延续下来吗?
    我:对,像我名字中的“彦”字就来自家谱。
    张泽群:你对家谱现象怎么看?
    我:我很欣赏家谱这种现象。它的存在体现着一种的文化的传承、一种血脉的延续、甚至是一种道德力量的传递。家谱是祖母的歌谣,家谱里有许许多多的故事,值得我们解读和珍视。
    张泽群:如果家族里有的人做了一些不光彩的事,也会被收入家谱吗?大家会排斥他吗?
    我:老实说,我还没有完整地看过我们的家谱。不过让我感觉悲哀的一点是,现在的很多族人大多对家谱文化漠不关心,自己活的滋润就好,愿意去续写的人越来越少了。
    张泽群:你说的这位修史官是你最敬重的祖先?
    我:是的,非常敬重,他的名字叫脱脱,是一个信仰伊斯兰教的蒙古人,因为元末明初,躲避战祸,祖先逃到了古运河边的一座小镇上,决定改变民族和姓氏,当时他恰好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于是就指石为姓了。
    石强(用手扶了扶名牌):你注意到没有,我的名字?
    我:哟,老师,刚刚看到,没想到咱还是一家!
    石强:你知道石姓最早来源于何时吗?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战国吧,当时有一位叫做石蜡的。
    石强(点点头):石姓在少数民族里很多。
    我:是的,像我们回族,就有北京牛街的石昆宾大阿訇、还有我的家乡哈尔滨的市长石忠信,都是我们回族人。
    张泽群:你对清真习惯很恪守吗?
    我:一直非常恪守。因为我觉得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坚守着一个别致的习惯,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石强:你摘了眼镜我看看呗!
    我:好!(从此眼前一片模糊,大脑也进入空白期,好在后面没再问什么问题)
    石强:告诉你吧,我是就是蒙古族,蒙古族里石姓也很多……
    我:好的老师,我回去以后一定去查资料,多积累一点这方面的知识!
    张泽群:可以了。
    我:谢谢老师!
 

    [情境回溯:2004年参加广院文编初试的面试记录。]

    一、自我介绍

    尊敬的评委老师,下午好,你们辛苦了!我是来自哈尔滨市第十三中学的学生,我叫石彦伟。我非常喜欢广播电视编导这个专业,可以说,来考北广是我多年来求学生涯的一个最大的梦想。我的业余爱好比较广泛,比方说声乐、朗诵、绘画、作曲、文学等等,参加过一些比赛,也获了奖,尤其是文学方面,喜欢搞创作,在各大报刊也发表了二十多篇作品。我想,如果我真的能够从事编导专业的话,这些艺术特长会对我的工作有所帮助。在学校,我一直是学生干部,目前担任文科班的班长,是学校的文艺、宣传骨干。曾多次被评为省市级的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总之一句话,年轻没有失败,梦想期待放飞,我会努力让自己做到最好。

二、回答考官提问

    问:你刚才说喜欢文学,那一定也喜欢阅读吧?

    答:还可以。

    问:读什么样的作品比较多?

    答:我倾向于纯文学的东西,比较喜欢现代作家的作品,如老舍、巴金、冰心;当代文学中最喜欢余秋雨和张承志的书。

    问:张承志的书读过哪些?

    答:比如《心灵史》、《黑骏马》、《北方的河》;还有一些散文。

    问:据我了解,余秋雨和张承志在文风上有一些相似,但还是有一定区别,你能就此谈一谈吗?

    答:我觉得,他们的共同点是作品有深度,有品头,虽然有时我也读不太懂,但我还是喜欢读。至于不同点,余秋雨更注重古典与现代文明的追寻和拷问,更多地关注文化韵律、宗教世俗方面的探讨与比较;而张承志比较倾情于本土、民族文化,尤其关注人性的东西和心灵深处的世界,比如《心灵史》中就描述了我国西北地区伊斯兰教哲合忍耶的心灵发展历程,读来真是震撼人心。

    问:喜欢看什么样的电视节目?

    答:文化类和艺术类的节目,比如《艺术人生》、《音画时尚》和《走遍中国》。

    问:《走遍中国》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

    答:我认为它属于纯文化的节目,很有品位,能够从中获得许多文明的熏陶。它注重每个城市的内在的文化底蕴,相反很少搀杂商业性的利益。

    问:但你别忘了,电视媒体与商业利益是不能脱节的……

    答:我非常同意您的观点。但商业性质的广告永远只能作为电视节目的辅料、调味品,而不能成为主流。

    问:现在好像也不是主流吧……

    答:不过似乎有这个倾向,有些电视节目插播的广告实在太多了。

    问:像《走遍中国》这类的文化类节目,远不如娱乐节目的收视率高,看的人很少,你是怎么看的?

    答:这是事实,但我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欣赏口味,电视作为一种最直接的传媒手段,担负着传承中华民族先进文化的大任,所以文化节目具有很重要的作用,不能因为所谓的收视率,而减少文化类节目的含量。我相信,随着我国科教兴国战略的实施,人们的文化素质在不断提高,文化类的节目肯定会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问:不知你听没听说,杨澜曾经雄心勃勃做过两年的阳光访谈,打的就是文化的招牌,可是最终还是失败了,改成了娱乐节目,对此你又作何解释呢?

    答:这只能说我们的文化节目还有它不成熟的地方,也许它和受众的审美观念和思维方式还不大相符,我想只要文化节目调整好方向,一旦它和受众的审美相吻合了,那么文化类节目的前景应该还是很广阔的。

    问:我听你说还喜欢声乐是吗?能给我们唱一下吗?

    答:好吧,我就给老师唱一段日本民歌《拉网小调》。声音比较大,我靠后站一站吧。(评委笑)

    问:我对你这个作曲很感兴趣,你是怎么个作曲法呢?

    答:我只能说是粗通作曲,自学为主,创作了一些校园民谣、少数民族歌曲和戏歌。

    问:你认为作曲最重要的是什么?

    答:灵性,也就是灵感。

    问:你的灵感来自何处?

    答:来自我自幼以来对音乐的敏感和感悟以及两年的声乐学习。我最喜欢的是美声类和民族类的歌曲,觉得其中有很多艺术性与民族性的积淀,能带给我许多感染和熏陶。我还曾经集作词、作曲、演奏和演唱四者于一身,创作了一首《冰城颂》参加“放歌哈尔滨”征歌活动。

    问:可以给我们唱两句吗?

    答:非常荣幸。那我就唱一段高潮吧!

    问:你有朗诵特长,那为什么不考虑报考主持人呢?

    答:因为我相对来讲更喜欢编导,它要求报考者要具备更加全面的综合素质,我想这更适合于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