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巫溪李吟
巫溪李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866
  • 关注人气:5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臧字怎么写》刊发2016年8月24日《重庆日报农村版》

(2016-08-24 16:20:19)
分类: 小小说

臧字怎么写

李吟

    臧总名叫臧安明,这姓不常见。

    臧总说臧是慈善和美好,物以稀为贵嘛。臧姓虽然“贵”,但许多人不会写,尤其是对一位农民来说,感觉更陌生。所以,我同学的父亲被这臧字难住了。

    当时,臧总正给人通电话,那人要给臧总打发票,问臧字怎么写?臧总有些恼火,说你一个大学生写不来臧字?你是吃饭的还是吃草的?臧总说话总是很冲,让人难堪。

    我同学的父亲赵胡子摸摸络腮胡:“大学生也不会写臧总的姓?”

    臧总一拍手机:“你能写?你能写出来,我就把你儿子取出来。”

    我和赵胡子算是拉拉扯扯的亲戚,连忙打圆场,叫赵胡子出去一下。可臧总哪肯罢休,喝令赵胡子写臧字。

    赵胡子一攥拳:“我写正确了,你就让我儿子继续来工作?”

    赵胡子的儿子是我们公司的技术员,几天前,他开着臧总的奥迪去办事,撞倒一位少妇后逃逸了。逃得脱吗?他终被警察逮住。赵胡子听说儿子出了事,从乡下扛来一袋山货祈求臧总帮忙。可是,臧总还没表态,他居然为臧字和臧总较真了。他伸手抓过桌上的纸笔,写上一个字。

    臧总瞟了一眼,暴跳如雷,喝了一声“滚”。

    赵胡子浑身一震,问臧字不是这样的?他肯定写的是下葬的葬。

    臧总忽然张开双腿:“你不滚?你给我钻三下裆,我绝对想办法把你儿子取出来。”

    赵胡子一砸拳:“你得给我写个保证,我再钻你的裆。”

    臧总是大宁河商贸公司的老总,资产过亿,居然玩起这粗俗带有侮辱性的把戏。他提笔便写,将纸条扔在我手里。

    我是办公室主任,就干保管这事儿。

    这时,臧总已把几间办公室的人都喊来了。

    臧总岔开双腿,标准的人字形。

    赵胡子哆嗦几下,俯下身,轻轻钻过臧总的裤裆。

    众人振掌大笑。

    臧总喊一声:“再来。”

    赵胡子俯下身,再来一下,还来一下。

    臧总太幸福了:“钻四下,你儿子的赔偿金我付一半。”

    赵胡子呆了片刻,然后蹲下,朝臧总裆里钻去。赵胡子猛起身,将臧总背了个底朝天。

    臧总轰然倒下,后脑勺出血了。

    我和众人立即把臧总送进医院,抢救吧。

    我害怕臧总的家人冲动,请同事把赵胡子送走了。

    一小时过去了,臧总醒过来,问赵胡子那混蛋呢?

    我说赵胡子那混蛋逃了。

    我话音刚落,赵胡子居然进来了。他叫了一声臧总好,说他愿意付臧总的医药费。

    臧总没点头,也没摇头,伸出一个指头来。

    赵胡子问:“一万?”

    臧总咳嗽一声:“十万。”

    赵胡子居然没吓倒:“我给你十万,你让我儿子继续来上班?”

    臧总一咬牙:“快拿来。”

    赵胡子把我拉出观察室,一脸无奈:“我文化浅,没学过臧总的臧。我儿子看上他的女儿了,他女儿也喜欢我儿子。我所以,所以……”他没说出个所以然,一甩手走了。

    一个小时后,赵胡子扛着一根尼龙袋进了观察室。他猛将袋子打开,全是人民币:一百元,五十元,二十元,十元;还有五元、两元和一元的。赵胡子指着人民币:“十万。我们两清了,拜拜。”他居然说了一声拜拜。

    臧总手在病床上敲几下,没说话。

    我把钱袋子扎好,走进臧总的床前:“臧总,赵胡子昨天写的是不是这个字?”我在他手心里写上一个“葬”字。

    臧总唉哟一声:“他写的是月旁一个土坑的坑,不要土旁。”

    月旁一个亢,是脏字。对了,不是月字旁,是肉旁,臧总不知道。

    我走几步,吐出一声:“他好像没写错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