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依依卿云
依依卿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6,051
  • 关注人气:5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林丫头讲诗史】第十一辑 中晚唐诗人(上)

(2017-11-07 17:44:32)
标签:

林丫头诗词

分类: 诗书讲义
    有人问吾,林、如何速习筝?吾曰:对悦己者弄,为知音抚,功半!莫对牛尔!又问,如诗奈何?吾曰:为尔心吟,悦己而遣,古今同法,莫离宗耳!吾又言好诗四则:视之优雅,近彼生华; 读之忘俗,如啜兰芝; 觉之身临,顿然悲喜; 思之有叹,揄扬无词。

        常年侵泡在古诗词中,每每看到好诗句,双眼总还是泛出惊喜的光华,居不可无竹,生活不可无诗。让平凡的岁月中多一些诗情画意,丫头继续带您走进那般美好。

翻看中唐诗史,心情稍稍沉重了些,仿佛远远的听到了韩柳的粗犷声音,那个时期的人是多么守得住寂寞,他们深深知道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坠,百年明日能几何?在元和、长庆间,诗大体分两派,韩柳和元白,韩的诗崛傲奇险,李杜之外,自成一家。柳诗孤清简奇,与翰齐名。两公文章学业,震撼一世。诗名极盛。元白创体元和,浅易,白话入诗,自然任情,和翰派的奇峻孤冷大相径庭。和元白同游的有刘禹锡,另有别致,也是具一时诗名。白诗在当时,竞相传抄,流传极广,较于此,翰派逊色其后。今天我们先讲敏而好学的韩愈(57岁)。


提到韩愈大家都觉得他是散文大家,唐宋八大家之首,文学散文经韩愈后,历千年,乃中国散文的正源正宗,其诗歌方面的成就也是卓然。其诗歌雄浑,壮阔,刚劲中有自然柔美之气力。如果说李白杜甫一扫单纯吟唱风云之丽,那么韩愈有变革推动助力之功。下面我们细细讲韩愈。

大历三年韩愈出生,字,退之。三岁而孤,由兄长抚养,七岁言出成文,稍长,便能通六经百家之学。韩愈在他第四次参加进士考试即公元792年登进士第。之后参加了三次博学宏词科考试都失败了。什么是博学宏词科呢?始于唐玄宗时,在《唐语林》、《唐会要》、《册府元龟》都有记载开元十九年设博学宏词科,是封建王朝临时设置的考试科目,唐后期通过博学宏词科考试选拔了不少著名的人才。宋代此科仅偶尔实行且较冷落,清代也只于开科过两次。我们知道唐代科举及第并不能立即入仕,而是仅获得一定的出身品第,即任职资格,还需经过吏部的铨选考试方可释褐当官,即真正受到任命。玄宗朝已有萧听、李华二人,《登科记考》所录人物中,现在姓名可考的唐代博学宏词登科者仅45人左右。在《因话录》卷3《商部》下中柳璟有说“擢第首冠诸生,当年宏词登科”(《因话录》卷3《商部》下)。后来韩愈三上宰相书不报,故去京师,过潼关,归河南,至东京。所以韩愈在二十九岁前,没出仕。到了贞元十二年(796年)七月,由宣武节度使董晋推荐,试任秘书省校书郎,并出任宣武节度使观察推官。在此三年,指导后进李翱、张籍等青年学文,推行自己散文革新的主张。


不久晋卒,他从丧出。后汴军乱,他依宁武节度使张建封,做了府推官,就是从六品或正七品的品秩。指导李翱、张籍等青年学文的同时,利用一切机会,极力宣传自己对散文革新的主张。韩愈科考中屡败屡战,贞元十六年(800年)春,韩愈回到徐州,到了夏季离开徐州,回到洛阳。同年冬,韩愈前往长安,第四次参吏部考试。贞元十七年(801年),韩愈通过了铨选。什么是铨选呢,在唐朝,五品以上官员由皇帝任命,六品以下官员除员外郎、御史及供奉官外,文官由吏部,武官由兵部,按规定审查合格后授官,称为铨选。韩愈通过铨选后于次年春,被任命为国子监四门博士。在韩愈的《科斗书后记》中有记:“后来京师,为四门博士。” 韩愈除了科考屡败屡战外,为官也是屡遭贬谪。在贞元十九年(803年),韩愈晋升为监察御史。时值关中大旱。韩愈在愤怒之下上《论天旱人饥状》疏,反遭李实等谗害,于同年十二月被贬为连州阳山县令;805年,改江陵法曹参军;806年,权知国子博士,分司东都;817年,行军司马。期间屡屡破贼,既平,入为刑部侍郎;819年,因上表谏言阻止佛指一节入大内之事,惹帝大怒,将抵以死,裴度等解救,被贬为潮州刺史;821年,转兵部侍郎。期间平乱,又转为刑部侍郎;823年,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十月又以事改为兵部侍郎,不久又为吏部侍郎。第二年夏天,养病城南庄,十二月二日卒于靖安里第,年五十七,赠礼部尚书。

李杜诗风有人传。白居易等人延续了杜甫的诗的内容,而杜甫诗的形式上恰恰韩愈等人继承并且出新。可从三方面分析,第一,句法的出新,比如五言的,大多诗句是上二下三式,而他常有上一下四句,比如《符读书城南》中的“二十渐乖张,清沟映污渠。三十骨骼成,乃一龙一猪。”

还有七言句,比如《送区弘南归》中的“我念前人譬葑菲,落以斧引以纆徽。”“人生此难馀可祈,子去矣时若发机。”都是上三下四的。

第二,是他章法的出新,比如《双鸟》,其中“不停两鸟鸣,百物皆生愁。不停两鸟鸣,自此无春秋。”脱胎古乐府中。

双鸟海外来,飞飞到中州。一鸟落城市,一鸟集岩幽。不得相伴鸣,尔来三千秋。两鸟各闭口,万象衔口头。春风卷地起,百鸟皆飘浮。两鸟忽相逢,百日鸣不休。有耳聒皆聋,有口反自羞。百舌旧饶声,从此恒低头。得病不呻唤,泯默至死休。雷公告天公,百物须膏油。自从两鸟鸣,聒乱雷声收。鬼神怕嘲咏,造化皆停留。草木有微情,挑抉示九州。虫鼠诚微物,不堪苦诛求。不停两鸟鸣,百物皆生愁。不停两鸟鸣,自此无春秋。不停两鸟鸣,日月难旋輈。不停两鸟鸣,大法失九畴。周公不为公,孔丘不为丘。天公怪两鸟,各捉一处囚。百虫与百鸟,然后鸣啾啾。两鸟既别处,闭声省愆尤。朝食千头龙,暮食千头牛。朝饮河生尘,暮饮海绝流。还当三千秋,更起鸣相酬。

又比如《南山》诗,比较长就不引录了,其中连续用了五十个以上的“或”字,有兴趣的大家可以找来读一下。这种连用最早在《诗经》的《北山》里曾有,后来六朝的佛教诗的译句中也有连用三十多个的。在杜甫的《西征》中也有几句用或字的。到了韩愈连用五十多个以上,可谓别开生面。

第三,用韵的出新。欧阳修曾在《六一诗话》中说:退之笔力,无施不可,而尝以诗为文章末事,……然其资谈笑,助谐谑,叙人情,状物态,一寓于诗,而曲尽其妙。……余尝与圣俞(梅尧臣)论此,以谓譬如善驭良马者,通衢广陌,纵横驰逐,惟意所之。至于水曲蚁封,疾徐中节,而不少蹉跌,乃天下之至工也。书中并引梅圣俞的话:"前史言退之为人木强,若宽韵可自足而辄傍出,窄韵难独用而反不出,岂非其拗强而然与?”

上节课我们说杜甫的诗观有“语不惊人死不休”,而韩愈颇受杜甫这一影响的。确实写出了很多惊世骇俗的句子,比如:《忽忽》

忽忽乎余未知生之为乐也,愿脱去而无因。

安得长翮大翼如云生我身,乘风振奋出六合。

绝浮尘,死生哀乐两相弃,是非得失付闲人。


还有完全似散文的的格式诗,比如《嗟哉董生行》,节选如下:

淮水出桐柏,山东驰遥遥千里不能休;淝水出其侧,不能千里百里入淮流。寿州属县有安丰,唐贞元时县人董生召南隐居行义于其中。刺史不能荐,天子不闻名声。爵禄不及门,门外惟有吏,日来征租更索钱。嗟哉董生朝出耕夜归读古人书,尽日不得息。或山而樵,或水而渔。入厨具甘旨......

沈括评的比较狠,评其说:退之诗,押韵之文耳,里健美富赡,然终不是诗。

另一方面,韩愈作品中也有很多反应民间疾苦,刺社会恶习的作品,这方面也是继承发扬了杜甫的风格。比如《题木居士二首》

火透波穿不计春,根如头面干如身。

偶然题作木居士,便有无穷求福人。

为神讵比沟中断,遇赏还同爨下余。

朽蠹不胜刀锯力,匠人虽巧欲何如。

总之,韩愈诗傲峭有硬骨,其诗锋芒独树一帜,自成宗派。他常常以散文的手法写诗,就是所谓的“以文入诗”。他常常喜欢自创辞句,运用前人没采用过的题材,在辞汇和素材中新颖独出,气势逼人。他的诗尽显阳刚之气,在力量角逐中充满非常豪迈的气势,善于捕捉瞬间的场景来形象的描绘客观事物,比如《雉带箭》,这是一首七言古体诗。

原头火烧静兀兀,野雉畏鹰出复没。

将军欲以巧伏人,盘马弯弓惜不发。

地形渐窄观者多,雉惊弓满劲箭加。

冲人决起百余尺,红翎白镞随倾斜。

将军仰笑军吏贺,五色离披马前堕。

韩愈有政治家的生涯,他身为下层士族的后裔,通过努力最后做到了礼部侍郎兼京兆尹、御史大夫的位置。我们上节课讲了,自安禄山反了后,频频发生军阀叛乱,暴露了六朝以来贵族世家的无能,对于下层的韩愈在仕途上一直是锐意进取的,他的文集中有好几篇自荐的信。对仕途的渴望一直是主动的。

他指斥佛教,在五十二岁的时候,元和十四年宪宗想举行把佛舍利迎入宫中的仪式,当时韩愈是刑部侍郎,他上书《论佛骨表》的奏文,此文列举历朝佞佛的皇帝"运祚不长""事佛求福,乃更得祸"。此奏非但没能阻挡宪宗迎佛骨,而被罢官,发配中国南端,潮州,还险些丧命。自此佛教在知识阶层难得有信仰者,恐怕始于韩愈了。

自李杜后,韩愈在中国文学史上再起高峰,韩愈的文学成就,主要在文,但其诗的特点,足为一代大家。他天生豪迈性格,敢作敢为、睥睨万物的气概,在诗中尽情挥洒,人如其诗,雄宏调激,宛如江河破堤,一泻千里。司空图评其说:愚尝览韩吏部歌诗累百首,其驱驾气势,若掀雷抉电,奔腾于大地之间,物状奇变,不得不鼓舞而徇其呼吸也。

对政治的热情和对文学的热情同行并重的,韩愈算是身先力行的典范了。韩愈当时极力提倡散文的复古运动,其门下弟子众多,其朋友中风格相似的比如:“郊寒岛瘦”“卢奇马怪”张籍、姚合等等。孟郊贾岛诗多苦味。卢奇马怪,尚奇艳。张籍、姚合又是另一风格,其律格,又被称为晚唐之宗。下面讲孟郊。

孟郊,字东野。与韩愈并称“韩孟”,浙江人,在孟六七岁时,就端序有法。隐居嵩山,称处士,性情孤耿。其诗劐目剜心,苦味涩韵,“喜为穷苦之句”。时韩愈,李翱,李观等所称颂。两举进士不第。韩愈尝作《孟生诗》安慰之,节选如下:


孟生江海士,古貌又古心。

尝读古人书,谓言古犹今。

作诗三百首,窅默咸池音。

骑驴到京国,欲和熏风琴。

后来及第。元和三年,母丧,又失三子,韩愈作《失子将何尤》安慰之。后来为大理平事,途中暴疾卒,年六十四岁。张籍等私谥为贞曜先生。孟郊与韩愈联句非常多,都收在韩愈诗集里,比如《城南联句》、《斗鸡联句》、《纳凉联句》等等。还有四人联句,韩孟二张(籍和彻),比如《会和联句》。

孟郊的诗的主旋律是中下层文士对穷愁困苦的怨怼情绪,这是他屡试不第、仕途艰辛、中年丧子等生活遭遇决定的;他的诗也是继承了杜甫的风格,其中针砭时弊的很多,比如《寒地百姓吟》以“高堂捶钟饮,到晓闻烹炮”“霜吹破四壁,苦痛不可逃”两相对照刻画世道疾苦。在他的《织妇辞》描写了织妇“如何织绔素,自着蓝缕衣”的反常现象。比如《寒地百姓吟》中“寒者愿为蛾,烧死彼华膏”之句,他的作品中还有一些表达平凡的人伦之爱,如《结爱》写夫妻之爱,《杏殇》写父子之爱,《游子吟》写母子之爱等等。欧阳修评孟郊:韩孟于文词,两雄力相当。苏轼在《祭柳子玉文》中说:郊寒岛瘦。元好问评其为:诗囚。韩愈和孟郊的感情非常深厚,在韩愈给孟郊的赠诗中可见,比如其中一首说:昔年曾读李白杜甫诗,长恨二人不相从。 吾与东野生并世,如何复蹑二子踪?我愿化为云,东野化为龙。”严沧浪评孟郊:“孟郊之诗,憔悴枯槁,其气局促不伸。”录孟郊的《灞上轻薄行》如下:

长安无缓步,况值天景暮。

相逢灞浐间,亲戚不相顾。

自叹方拙身,忽随轻薄伦。

常恐失所避,化为车辙尘。

此中生白发,疾走亦未歇。

下面我们再讲贾岛

贾岛(65岁)和孟郊并称“郊寒岛瘦”,字阆仙,人称诗奴,北京附近的人。当过僧,名无本,直到遇到韩愈,才为时人所称道。贾岛诗多变格入僻,好为苦吟。其诗语言清淡朴素,以铸字炼句取胜,刻意求工。郊寒岛瘦出自苏轼的《祭柳子玉文》:“元轻白俗,郊寒岛瘦。”贾岛曾也进士落第,见他的《下第》、《落第东归逢僧伯阳》两首诗。曾做过长江主薄荷普州司仓参军。在会昌初迁司户,未受命,卒,时六十五岁。他的诗观受孟郊些许影响,孟郊曾说“至亲唯有诗”,“倚诗为活计”,贾岛同。最著名的莫过于大家耳熟能详的典故“推敲”,就是由于他的诗句“僧敲(推)月下门”而来的。有《长江集》10卷,录诗390余首。另有小集3卷、《诗格》1卷传世。他的诗喜欢描写荒凉枯寂之境,颇多寒苦之辞。以五言律诗见长。


《题李凝幽居》

闲居少邻并, 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 僧推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 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 幽期不负言。

贾岛写诗,以刻苦认真著称。如他在《送无可上人》诗“独行潭底影,数息树边身”句下就自注:“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这是何等的作诗认真态度,值得我们现代人学习。贾岛的烦恼也是出世入世间游走徘徊的烦恼。是个半俗半僧半仙的诗人,起先他文场失意后,便去当了和尚,在无根无蒂、空虚寂灭之中领悟生命的意义。本以为就此看空,谁知尘缘未了,与韩愈相识,并执弟子之礼。在韩师的劝说下,还俗应举,中了进士。贾岛为僧难免思俗,入俗难弃禅心。他的作品俗中有禅意,禅中有烟火。

录其《暮过山村》一诗师友们细品:

数里闻寒水,山家少四邻。

怪禽啼旷野,落日恐行人。

初月未终夕,边烽不过秦。

萧条桑柘处,烟火渐相亲。

最后我们讲一下卢奇马怪。

“卢奇马怪”是说卢仝(tong)与马异。在卢仝的《与马异结交诗》中:“昨日仝不仝,异自异,是谓大仝而小异。”卢仝号玉川子,居东都,其尝为《月蚀诗》讥元和逆党。元和逆党就是弑宪宗立穆宗及杀吐突承璀之诸宦官,世号为“元和逆党’。卢仝少有才名,未满20岁便隐居嵩山少室山,不愿仕进。家中贫困,却有藏书癖好,家里图书堆积满室。卢仝的诗作时有飘逸绝伦之境,比如《楼上女儿曲》、《有所思》。其别的诗中可见其清耿的人格,比如《月蚀诗》,韩愈时为河南令,称其工。卢仝另一个爱好就是好茶成癖,他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诗,传唱千年而不衰,其中的"七碗茶诗"之吟,"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与陆羽茶经齐名。卢仝后因宰相王涯之第,随罹甘露之祸,贾岛有诗《哭卢仝》:

贤人无官死,不亲者亦悲。

空令古鬼哭,更得新邻比。

平生四十年,惟着白布衣。

天子未辟召,地府谁来追。

长安有交友,托孤遽弃移。

冢侧志石短,文字行参差。

无钱买松栽,自生蒿草枝。

在日赠我文,泪流把读时。

从兹加敬重,深藏恐失遗。

卢仝活了多少岁没有一致说法,大致享年四十到五十之间。此生给我们留了一百多首诗作,很多作品充满了传奇色彩,比如《感古》之四,《将归山》、《苦雪》、《与马异结交诗》等等。

马异,生卒年不详,是卢仝、皇甫湜的好友。他的诗现只存四首,诗中看其性高疏,风格近韩孟。录其《送皇甫湜赴举》:


马蹄声特特,去入天子国。

借问去是谁,秀才皇甫湜。

吞吐一腹文,八音兼五色。

主文有崔李,郁郁为朝德。

青铜镜必明,朱丝绳必直。

称意太平年,愿子长相忆。

除此之外,还有李翱,皇甫湜等,都是韩愈的高足,但诗歌方面成就不显,就不细论。另有刘叉,刘言史等,风格也近韩孟,有兴趣的师友可搜看他们作品,此略去。下节课我们讲中晚唐最后一部分内容,白居易及其他诗人。

人生时短,丫头讲的诗人中,多将他们的年岁标注了。他们中活的长的很少。在有限的生命中,他们经营着自己的时间,写出了那么多辉煌的篇章,如果生的意义不可定义,那么他们千百年来留下的可歌可泣的诗作,鼓舞了多少人的灵魂,影响了多少人的生活,让人在世俗劳行中充满了诗意的生活,这就是生命最不朽的意义了吧,而且必将生生不息的一代代影响下去。丫头说:一山一水皆有情。芸芸之间,归一缘字。无穷般若,生气是你智慧不够高远;嗔恨是你胸次不够宽广;逃避是你境界不够深幽!泥中白莲,绝地清悠,三千风色,如是空空,不执是莲的境界,诗歌是对人的馈赠。让我们一起热爱诗歌吧。

今天到此,谢谢师友们聆听,下期丫头与您继续相约诗史,不见不散。

参考书目同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