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依依卿云
依依卿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7,652
  • 关注人气:5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荣宁街小见

(2007-02-02 20:50:17)
分类: 伴云来
      这日正是晚上,自知宝玉快从衙门回来了,我躺在榻上,面部正敷了白色的面具儿--正是宝玉前儿从东海岛国带回的百花面膜儿!边看曹公的<<红楼梦>>,听到他进来了,我不觉把书遮在脸上,装的熟睡的样儿,宝玉匆匆进入暖阁,以为我睡着了,便用手轻轻掀开了书,只听大叫一声:"哦!......吓死人了,何苦来?你想让我做恶梦么?"我格格的笑个不停,只怕他真的吓呆了,快速把面膜取下,一边笑道:"吓坏了么?没吓着吧?你不是成日间说自己不怕鬼么?你看我倒是像不像"鬼丈夫"里面的那个人?"我看到宝玉的脸着实变了颜色,他在椅子上长嘘短叹道:"吓坏了?那是不可能滴!还好吧,亏我反应快,且别说我要真是个有心病的,岂不活活吓死?只是不知道你今儿做面膜罢了,要知道,再不会这么害怕的!以后可别了!昂!怪吓人的!"
      半夜究竟听宝玉道:"你说咱们那店铺儿怎么样呢?"我半醒过来道:"你在做梦?果真
吓坏了么?再睡会子吧,明儿觉的困,睡不着,又该叫着要吃的了。”方欲起来,只见到宝玉双手托着头儿,双眼儿瞅着波丝帐帘儿道:"醒了两个时辰了!睡够了!你再睡会罢!"我一边听一边到底又入梦了.再次醒来,已经五更天了,急道:"紫鵑!紫鵑!快去把梦迷弟弟唤醒, 该班的时辰要过了!"穿了衣裳,梦迷弟弟已在外屋了,我道:"要误事了吧?这会子赶过去,恐怕也没有你的饭了,索性在家里吃一点子,好歹也是现成的,过去若能赶上再吃!胃也受用些!:"弟弟道:"不用了,去了就吃饭,我马快,赶去正好,午后你和宝哥先用膳吧,不用等我了!"说着已经出屋去了,听他对紫鵑道:"宝哥给我的那件黑绫袍子,有点长,凡请姐姐送到街上让工匠师傅剪短一点儿,长度八尺就够了!别忘了!回来给你们带些个虫尚的小玩意儿玩!"......
      我用过膳,对紫鵑道:"今儿想出园子到铺子瞧瞧去,宝玉巴巴的夜里也惦记着,
今儿我要女伴男装,只叫小竹儿赔我罢!"收拾妥当,便出来了!
      馆外乍寒,翠竹慵懒无力,一园冬色,尽着缟素!
      我们顺道儿先把迷梦弟弟的袍子让师傅剪缝了,一问才两文钱,又问,到底等多久,那
师傅却道:"二位公子哥儿不要急嘛!马上就成!",心想:"如此快,又如此便宜,果然是给百姓做事儿的!只是没瞅见熨斗儿,难不成他皱皱的就给我们?"只见师傅双手捏住缝好的两边,在有棱儿的旧桌子上来回打磨,袍子缝过的地方变的平展起来!"哦!好了?"我打凉了一下惊奇的道!
      付了钱正往前去,偏生看见一个公子哥光天化日之下在马路边的墙跟前解决内急,我
和小竹儿立马扭过头去,他老脸皮子厚的,全然不顾路上人来车往,从我们身后过去,还很大声的清了一下嗓子,吧唧吐了一口痰,吹着口哨赖不西西扬长去了!并不敢多想!还好今儿零下三度,海风儿正从头顶儿吹来,胸口多少舒服一点!小竹儿对我道:"姑娘,别走乏了,我们坐公交马轿儿吧!"一上轿车儿,找了两个现成的座位儿,便看见一个婆子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儿也上来了,小孩儿吸着快流到嘴巴的鼻涕儿,一手牵着她母亲,一手拿着一个啃了一半的肉饼儿,边走边吸边吃,用眼睛盯我半天,敢是觉的我的衣服好奇怪吧!方在我们后面寻了个坐儿,马轿儿总算行动了,我看了一眼帘外的风景儿,自思:好一片金台珠市太平景,怎一个灯红酒绿盛世天,到处笙歌管乐,红男绿女,锦绣辉煌.心下正在孤疑,偏偏一对坐在斜对面的老夫妇引起了我的注意,老妇人正在吃糖儿,并将糖纸顺手放在了老伴儿的手上,那老伴儿习惯的接了,也从袋子里拿了一块糖儿拨开吃起来,我正要想点什么,再回头看他们,只见她老伴儿用手去使劲抠粘在牙缝里面的糖,自捣腾了一会子,弄出之后吐在手心儿,拉开轿帘儿,连糖纸一股脑儿扔出窗外.又指着外面给老妇人嘟噜着什么!继续一块接着一块吃糖儿!我抿嘴笑了一下!不一会儿,老伴儿把袋子拿到半空,认真查看了,里面已所剩无几了,我又要想点子什么,又见老伴儿正在用那只手抠拔露在鼻子外面的几根鼻毛儿,老妇人也开始用手抠粘在牙上的糖了,恶心的我差点晕倒!此刻,轿子里的移动电视正在播放'卢浮宫壁画欣赏',耳朵里传来的是肖邦的钢琴曲儿!
       过了几站,上来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摇晃着抚着扶手儿,挨近的公子小姐们都装着没看见,有的装着打盹儿,有的干脆将头扭到一边去,索性就当没看见!观察了一会儿,究竟没一个人主动让座儿,隔了好几排的我们把他叫过来,让了地方!古人云:衣食足而知礼仪!可在这锦衣玉带丛中,政清人和时节,尽也丢开了!并不敢支吾,总算到站了,那个小男孩赶在了我们前面,刚才装肉饼的油腻腻的塑料袋儿没意思的缠在他的大拇指上,一蹦一跳的下马轿了,我自思站台跟前就有垃圾桶儿,他想必会把它扔在那儿的吧,怎得过了站台,还发现袋子留在他的指头上,没走两步,只见袋子已经落在了人群的地上,终不免被风儿吹着滚来滚去,极不养眼!心里当下不自在起来!随后又看见一个书生模样的公子跪在人行道旁,面前铺开了一张纸儿,歪歪扭扭的写着:"因为家道艰难,不得已退学,外来寻活计,近闻老母病危,急回,慌忙间钱包被扒,望好心人周济些银两,好歹回家尽孝!"旁边摆着他退学的契据和误工文书,刚想知会他有这时间怎不到各大酒家赚钱,过年间不是到处需要伙计么?转身欲走,便看见在书生的对过,一家小吃楼门口张贴着大红榜,正书"急聘男员工数名!"仅此几步之遥,反倒不去赚钱,在这里跪祈求生!唉!心内没个成算!许是从心骗钱也未可知!继续走去,眼前一个四肢严重变形萎缩的男童,坐在铁制手划车上,面着地儿,拿个铁皮罐子呻吟着要钱,没敢细看,散了几个钱,急走!
      远远的几个公子哥手里各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儿,一字摆开嬉皮笑脸的从正面走来,瞅见我们打着口哨尖叫:"美女!......"我吓坏了,小竹儿悄声道:"姑娘,你看在叫她们哩!咱们可是身着男装!"我
一看旁边来了几个浓妆艳抹,衣冠奢华单薄,行为轻佻的女子,后边两个身着Police服装的官家正在回头呲牙窃笑,我拉了雪雁急步快走!来到红楼梦缘,周边店铺的老板们正聚在屋檐底下打牌赢钱逗趣儿,不时传来一阵阵唏嘘哗啦声儿!
      和小竹儿无声的进了自己的店铺,像与世隔绝了一样!如此这般......
    冷漠与污渍
   好在被天使的泪
      洗刷!
   透析着季节之血!
     轮回如昨!
     如是当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