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依依卿云
依依卿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7,652
  • 关注人气:5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给二舅母的寿礼

(2006-09-10 20:48:02)
分类: 伴云来
    秋天忙忙的走来,叫人凭添多少欢喜,还没来得及准备迎接它呢,不想就来了!风儿悄悄的,冷冷的,月儿看上去又大又圆的,感觉是刚沐浴出来的一样,尽是新的。记得《盘铭》上说:“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又有:“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星辰的冥思可是每天追求清新的?我实实不知了!婵娟是君子吗?我也不知!想有谁会费点儿时日用心静静欣赏这初秋星月交辉的美景呢?故人自是都旧了,甚新者又几何?想必这每一天原该都是很重要的罢!
     今儿五更微阑,宝玉就起来到北静王府去取药引子了。吃过中饭,我叫潇湘馆的老嬷嬷把凤姐姐送来的野山珍鸡早早用小火炜在炉子上,等宝玉回来的时候刚好烂了。正准备和紫鵑,雪雁歇会子觉,宝玉打电话过来道:“林妹妹,又睡下了?刚吃完饭,小心停了食!有件要紧的事儿,九月初六是太太的生日,原该我早点提醒的,谁曾想这几天到处置办新院子,竟然给忘了,到底北静王对我提起说给我们太太预备下了寿礼,我才又想起来了。九月二十五日林姑父生日的礼我前儿已经得了,哈哈,可是从安南国得来得宝贝,你且慢慢猜,只是如今先是太太生日,要送什么东西,我们早早想好打发铭烟买来,如今凡事能想到头里去的,即便日子到了也是现成的,岂不比匆匆置办的更妥当些,你说我们送太太什么好?”我道:“往年间,二舅母生日,我们有送古画儿的,送衣服的,玩物儿的,可今年送什么好?”宝玉道:“我就想呢,太太如今上了年纪,衣裳每年过生日是有定例的,凤姐姐想必早打发人做去了,一应字画古玩儿,太太也不甚喜欢,真正这次送点特别新奇的东西才好!这次单你想好就打发铭烟赶早儿去买来,我过会子就回去,这次我也受用些,就依你的主意,做个我们家的贤惠又孝顺媳妇可好?”我悻悻的道:“你真真是我命里的天魔星,知道的也罢了,不知道的以为潇湘馆里一应大小事儿全由你承办去了呢,尽也脏派我,你倒是说说看我怎么就不贤惠了?你如今也以为我是个白吃闲饭的了,我这就换衣裳和紫鵑到荣宁街看去,有好的就买来,我在园子怪闷的,也想出去散散!索性不回上面了,我们偷着出去,赶早儿就回来,你也早点儿回来,昂!”宝玉那头急着道:“好妹妹,这是哪里说起,想你还咳嗽呢,罢了,如今儿盛世清平,多带几个小子出去也就是了,我早些回去迎你们去,只是别累坏了,你最是好的了!定要坐轿子去!胭脂膏子等我回去再制......”
   话后我暗自思想:“不几日也是我父亲的寿辰,可宝玉却偏记着这茬儿,究竟自己母亲的生日得别人提醒一下才记得,我又何尝记得二舅母的生日,尽是我不如他细心,知我者为我心忧,你既懂我的心,处处为我想在前头,我何尝不懂你的心,即是个知己又在一起了,越发的要比别人互相体谅互敬些,才见的比别人好!宝玉固然是好的了,孔子言孝弟也者,其为人之本与!这明明德外无书,别说我是同意宝玉的,只是不尽如人意罢了!有多少人若真有情,又何必要沥酒设誓,保不严日后又怎么样呢?”
       想定后,换好衣裳,我和紫鵑撑了把白罗伞儿,奶娘和雪雁到底不放心也随来了。大中午园子里的人都歇午觉,并没碰到几个人,行至角门,给该班的嬷嬷几两银子也就让去了。到荣宁街,专捡卖新奇物儿的铺子逛,不多时就讨到了两件宝贝:一本《悲华经》,正是里面的“寻声救苦,有求皆应”的这章正好前儿听太太念叨说现有的让环儿抄经的时候不小心碰倒灯给烧了几页,时下还没得新的,宝玉成日间说要去买呢!另一件是黑檀嵌银的筷子,虽说黑檀木的筷子舅母家不是个稀罕物儿,这银面的图案可巧是福禄寿喜四个字样儿,偏奇的是还嵌着一个嘴含绿宝玉的赤子图儿,另一只上面尽嵌着一位仙姑正用香罗拭面的图儿,上面有一行篆体小字:寿日佳会,神仙来贺;自性圆净,顿悟成佛!我心里想:“买筷子送寿礼,取快乐的意思,配上如此难见的新奇图案,太太宝玉自是喜欢的!定是神仙也想不到的了,这嵌画筷子的人不知怎么想来?”刚出店门,方欲寻思给父亲再买点子什么,突然凤姐跟前的旺儿寻到我们,见了就打千连珠炮的说:“给林姑娘请安,可找到你了,再寻不见,二奶奶可要剥我们的皮了!你们出来,二奶奶知道了急得跟什么似的,让我们赶快接你家去,说车挤马碰的,万一哪儿不提防撞客着了,凭谁也担待不起,更没敢回老太太,还说时下太太,林老爷的寿礼都早打点好了,要林姑娘赶快回去呢,石呆子新送来几千件各样古玩儿,二奶奶说让家里去挑,说在熟人地方买的倒比这不熟悉的店儿买的更知底细,也叫人放心些!”旺儿刚说完,随后几个骑马地小子也看见了我们,我思磨着出来的功辰也大了,这会子咳嗽的厉害,偷着出来不回一声儿原本不该,心里也不安稳,故此就回去了!行路中隔着轿帘依稀听到一个疯和尚在唱:"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哪里讨烟蓑......”究竟好像在哪儿听过,只一时想不起来了!
 

给二舅母的寿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