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依依卿云
依依卿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7,652
  • 关注人气:5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宝玉黛玉鹊桥会

(2006-08-01 11:35:20)
分类: 伴云来
   晚上七点,宝玉打电话给我说晚上要加班,不回去用晚膳了,我思磨他可能忘记今儿是什么日子了,就说:“今儿是七夕,你留我一个人在潇湘馆过啊?你倒是多早晚在蟾宫折桂呢!---”宝玉说:“那好吧,我马上回去,今儿我们在外面用膳,听大嫂子李纨前儿说,黔香楼的大龙虾味道不错的很,我带你去尝尝!”。我听了心里非常喜欢,穿了一件斜领的中式旗袍,淡黄底浮小白花的,这件是薛姨妈送给我们姐妹们穿的,说是宫里面最时尚的花样子,用上等的蝉冰丝制成的,今儿是我头一次穿,其他姐妹们的早都穿旧了!照照菱花镜,头发儿太长了,大热的天,不能披着,就挽了一个发髻,戴了一付淡白色的小圆锤的耳环,嗯,临出门在衣服上熏了一点芙蓉香儿,拎了一件老太太前年生日赏我的红色西洋水牛皮制成的横纹儿挎包!毕竟今儿要到鹊桥上玩的嘛,人多的很,不能太邋遢了!
    我在荣宁街垓口子等下班的宝玉,刚等了不一会儿,他来了,见面就急的不得了:“了不得了,咳嗽刚好了些,怎么就在风口里面站着,小心着凉!虽说是去吃龙虾,那性儿是热的,可毕竟才好没几天那!”看他那着急的样儿,我赶忙应承着说:“知道了,你倒是说说我们怎么到黔香楼才是要紧!“让茗烟儿套车去吧,或者坐轿子?”“我们还是走着罢,今儿风凉凉的,吹吹风可以发汗!你看你急的浑身是汗儿!”我们一路慢慢的走着,今晚街道上一对对男女青年可真多,很多女孩儿手里都捧着鲜红的玫瑰!怪不得曹公说女孩儿才是惜花人那!我突然问宝玉:“给你出个上联,你对对?乌鹊携枝前引路====”“你说那鹊桥是乌鸦搭建的还是喜鹊搭建的?”我问!”当然是喜鹊了,是乌鸦的话那不是鸦桥了吗?哈哈”“你记得曹操短歌行里的话吗?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我一直把乌鸦和喜鹊分不大清爽儿,以为是一种鹊儿呢,我打小在老家扬州没见过!”“罢!罢!不值什么,改日我带你去北静王府植物园里见见!那儿全是西海沿子各国敬上来的稀罕鹊儿,你肯定喜欢”我们一路走着,但只见:
   鸳鸯戏水,连理横街。小桥通锦蕊之门,街市连芳华之路。风中海味浓浓,玫瑰漂香;天空月色朗朗,星棋如画。
   我们正看街边的景致,不觉已到了黔香楼。选定挨着窗户的桌子坐了,宝玉问过服务员之后道:“罢了,今天我们人少,就要二斤的盘装的罢,再吃点立波啤酒,你可别唬我们,别上来龙虾尽是小个子的我可就不依了!”“林妹妹,咱们今天再要点糟鹅掌罢,虽说薛姨妈糟的不比这里的差,但你回回不让我去梨香院、总不能尽兴的吃,统共只吃过一回,今儿咱们单独在这里吃,回去要点好的,给紫娟和晴雯他们带回去,你看可妥当?”“就依你罢。”我正吃着,宝玉对我道:“哈哈,你怎么吃起好东西来,那么严肃?”这句话可把我惹笑了,笑道:“宝玉,你往后看,那些女孩儿吃饭都挺严肃的!”宝玉放下筷子,带上眼镜,转过身去,从南望到北,从东瞅到西,足足呆呆看了十来分钟,傻傻的道:“这可怪了,怎么女儿家一吃起东西来,都那么认真呢?平常保持自然的微笑那才好看些!”我问:“这样我才是自然的,常挂笑儿,那不是卖笑的了嘛!”这时从玻璃窗户过去一对儿,女孩手里拿着花,满脸幸福镜头儿,男孩倒是严肃的跟着!宝玉看了道:“罢,罢,你说做男人挺累的,时不时要买点花!需得我今晚上也买上一回,可惜你不要,你越发会省钱过日子了”我捻了几个松子瓤儿,送到宝玉口里,宝玉也早迎上来了!眼镜发光的瞅着我,笑道:“你帮我把这个塑料围裙系上,我手油,剩下这几个也吃了罢,搁在这里倒挺可惜的!今儿刚上身的新褂子,不能叫这龙虾汁给玷污了,今天没人跟来,街上人济车碰的,吃完饭咱们到陇翠庵喝茶去!”我慢慢给他系上,看着他吃龙虾,可真像个乖宝宝!笑道:“宝玉,给你出个选择题,你选选,看和我选的是不是一样儿!若是我俩一样儿,那可就巧了!你如果饿了几天,到家去,看见桌上摆着四碟菜儿,十三香的龙虾、叫花鸡、一碗饺子、一份牛奶面包,你会选什么来吃?”宝玉便不吃了,专心的听了,笑道:“我选那碗饺子,你选的什么?”我因叹道:“可惜了,我选的是十三香的龙虾!”宝玉急的道:“我起先也是选龙虾来着,想着和你一样了,错开着吃,我想你必定选龙虾!哈哈!”我便不肯再说了,只是信以为真!用完膳,我们挑了几样新奇的果子给娟儿他们带上,自向陇翠庵走去!
   过了一会子,我们已经绕过凝曦榭了,今儿高兴,陪宝玉多吃了两盅,渐觉的走乏了,忽然街对面有人叫嚷起来,宝玉忙要赶过去,我一把拉住道:“看怎么回事罢!你去拉架”只见,两名穿球鞋的壮汉跳下马车,拳脚相加的朝一名身体单薄的男子身上踢去,两人轮流打那小厮,看那小厮如此软弱,尽然没有一点还手之力,人家不打了,他又追上去还手,怎么是人家的对手?不一会儿看热闹的人就拥满了街,挡住了我们的视线,宝玉跑过去了,回来道:“大节下,好端端的打人!定是这两公子哥刚踢完球儿,吃了酒儿,那个小厮也吃醉了,走在马路中间,挡了他们的车道儿,他们吓着了,以为寻死的,下来就打!你瞧瞧,吃醉了就逞强!可知一还一报,不爽不错的!那两个泼皮儿手也太狠了点儿!”慢慢的,看热闹的人尽也散了,那两公子哥儿的马车也扬长而去,可怜这小厮尽然还在马路上摇摇晃晃,其他马车行人以为他是疯子,亦或是寻死的,尽都绕道儿前行!
    终觉的没兴儿,一路胡乱的思量,也没有说几句闲话儿。我对宝玉道:“闹的我头晕,天也不早了,你看鹊桥上的人也散尽了,咱们归家去罢,改日再到陇翠庵喝茶!”宝玉道:“这会子姑娘们可能都也散了,今日就不讨妙玉那碗茶了,改日加倍还我们倒也罢了!”
   已是掌灯时候,我们直直的往老太太上房里请晚安去了!
   厚地高天,昨感鹊桥情细细;痴男怨女,今悲红院夜蒙蒙!---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对联-7月27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对联-7月27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