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emmy-不喜欢北极熊
Lemmy-不喜欢北极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456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The New York Ripper——80年代的猎奇哲学

(2009-12-15 00:00:00)
标签:

lucio

fulci

giallo

意大利恐怖

分类: 电影

The <wbr>New <wbr>York <wbr>Ripper——80年代的猎奇哲学

The New York Ripper(1982)

Directed By Lucio Fulci

 

很多人把这部影片称为Fulci最好的作品。是不是“最好”见仁见智,可有一点是肯定的:这是他拍得非常讨巧,同时也保持大师水准的作品。耳熟能详的主题、绵延不断的春宫戏、时代气息的配乐、90分钟的简约片长……以意大利电影的审美,该说怎么看都很“百搭”,既不疏远死硬影迷,也带来更年轻的新观众。同时,80年代后Giallo风格日渐式微,影片却难能可贵地保留了成熟的叙事结构、暴力美学的分镜头和对经典故事的重新演绎,不失为一部Giallo教科书。而这本教科书,也是启蒙日后Slasher电影的整个80年代的猎奇哲学。

 

“开膛手杰克”这个题材在恐怖、幻想类电影/文学领域,乃至平凡的老幼妇孺中都有着近乎“世界标准”的知名度。能成为这样的标准,不单看是否够酷,而更取决于要在当代社会中足够“标新”——谈到这就要提Bela Lugosi扮演的“德拉古拉”。要不是百废待举的一战后西方社会害怕冷酷、嗜血、充满隐喻性的“德拉古拉”会给饱经创伤的世界再次带来瘟疫,再次让世界变成一具咆哮的尸体,或许Bram Stoker创作的“德拉古拉”这个形象(乃至Mary Shelley的“弗兰肯斯坦因”)不会如此在世界范围内流行如此——甚至到第一波艾滋病疫情开始爆发的年代,都还有借用德拉古拉形象所作的“连我都害怕艾滋病”的公益广告出现。而回到“开膛手杰克”,他那“世界标准”就来得更加实打实:他是一个现代的传说,一个社会的阴魂。至今没有人断定了他的真面目,他却在坟墓中笑看了几代人。他的神秘使得所有关于他的故事都充满一股猎奇性。

 

由于时代设定的关系,Fulci的开膛手杰克影片褪去了嬉皮士的迷幻味道,多少显得现实而质朴。甚至连故事发生地“纽约”都有向那位雾都伦敦的杀人魔王致敬的味道——英国式的城市名New York。整个故事以牵着金毛寻回犬的老人在大桥下和爱犬玩掷骨头游戏意外发现受害者的断肢开始,循序渐进地展现了开膛手的残忍,而摒弃了大部分Giallo在影片前期就大炫复杂布局的习惯。使人佩服的是,时年50有余的Fulci在拍完僵尸三部曲后还能有闲情逸致回到70年代,去拍摄倾向与谋杀犯内心世界的Giallo。而影片,无论是对于Giallo分镜头的精彩表演,还是对于开膛手身份的现代演绎,都是值得任何类型的恐怖电影迷一看的。难得一个“知名人物”的题材,怎能不去欣赏一下大导演的个人诠释?

The <wbr>New <wbr>York <wbr>Ripper——80年代的猎奇哲学

 

开场的那段谋杀很见描写功力:青春四射的少女骑行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自行车龙头无意间擦到了中年男子的龟壳车。中年男子口里不干净,两人结下梁子。而年轻气盛的少女在过了摆渡后,偷偷钻进中年男子的车内,用口红写上“S-H-I-T”,却意外地被尾随而至的凶犯搭讪。开始,凶犯那公鸭一般的嗓音并没有暴露,导演巧妙地将镜头跳切地吐着废烟的摆渡轮烟囱上,过滤掉了凶犯和少女的第一段对话。而随着救命轮船的离去,公鸭嗓的凶犯也随之暴露出了凶残的本性。害怕的少女开始逃向车外,哪知中年男子的小车规矩地靠在了机动车道的最右边(循规蹈矩或是独来独往的表现),轻信了陌生人的少女由于坐到了副驾座上,唯一的逃生之路就是那条连车门都打不开的缝隙。悲剧,不可避免。

 

之后的牺牲者,其遇害则含有很大的隐喻性:他们都有吸引嗜血魔王的气味。比方Alexandra Delli Colli扮演中年女子Jane,频繁出入Sex Show,盗录大量磁带,更不惜与断指的猥琐老混混大玩SM,够风流吧?好,那这两位都得挂。这一双双而亡吧,因为断指被一度认为是开膛手,甚至连侦探线索都就此中断。这与传说中开膛手身份的扑朔迷离非常吻合。而警官之妻被开膛手剥光衣物后虐待致死一幕就让人无暇顾及漂亮的分镜头动作了,因为开膛手的作案手法令人发指,完全展现出了其作为一个生活在阴暗面的人物报复主流社会的态度。一个是人民的公仆,一个是蝙蝠的同伴,两者相较,观众还是会倾向于警察一边。这倒是人类基本的善恶观决定的:开膛手太凶残,其妻的惨死让人唏嘘不已。

 

The <wbr>New <wbr>York <wbr>Ripper——80年代的猎奇哲学

 

导演对女主角Fay几次死里逃生的描写更是耐人寻味。很多影迷在观影后责怪Fulci在女主角的地铁逃生一幕泄露了关键剧情。实则不然,那一幕表现的是人在危机中的记忆紊乱。试问:一名妙龄女子在被追杀时为什么会丧失记忆呢?又为什么会在昏迷中梦到被身边人杀害?又为什么会记不得经历过的危险?这些都间接勾勒出了人物的轮廓形象:Fay是名勇敢的女子,在经历过可怕的一幕后仍依稀保留着当时的印象,短暂的失忆并没有使他混淆事实与虚幻,她要凭蛛丝马迹去试图找到真相。而那份病历就是揭开谜团的关键……

 

不过,就像其它开膛手影片一样,最终谁也没有被确定为连环杀手。没有人承认犯下了所有罪行,也更没有证据能证明谁就是开膛手。说不定,只是被苦痛生活扭曲了的心使悲哀人幻化成了开膛手。这个结局使人满意吗?如果你所认为的开膛手只是双重性格的“化身博士”,那要再次让你失望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