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弗林辞职:特朗普“顾问治国”还能维持下去么?

(2017-02-15 23:12:28)
标签:

杂谈


    当地时间2月13日晚,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宣布辞职,此时距他宣誓就职不过25天,创下了美国历史上担任这一职务从上任到辞职最短纪录。

    弗林是退役中将,前国防部情报局长,是个争议很大的人物。支持者认为他直言不讳,且具有丰富的军情两界经验阅历,且对当前美国安全最首要的威胁——伊斯兰原教旨恐怖主义具备高度警惕性,是合适的国家安全顾问人选;反对者指责他“轻率冒失”,且“罔顾政治正确”,其“亲俄”、反穆斯林立场更饱受争议(他去年在推特上曾说“恐惧穆斯林是理性行为”)。

    去年11月18日,特朗普提名弗林担任国家安全顾问,并称赞他是“最合适人选”,1月22日,弗林和约30名同属顾问、幕僚团队的同事宣誓就职,并随即成为特朗普“顾问治国”团队中极为高调的人物,特朗普许多针对伊朗的“狠话”,都是通过弗林“转发”出来的。

    但早在他上任前,就有小道消息称,当时还是一介平民的弗林和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Sergey Kislyak)通了电话,在电话中两人讨论了美国对俄制裁问题,小道消息称“弗林口头承诺一旦特朗普就职,就会考虑解除对俄制裁”。

    这一小道消息被夹杂在当时民主党及反特朗普人士一片“特朗普和普京勾结”、“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喧嚣中,最初并未引起“内行”广泛关注,认为这或许又是一次见怪不怪、源自党争的捕风捉影。

    1月12日也即特朗普宣誓就职前一周多,《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伊格纳修斯(David Ignatius)爆料,称有情报机构监控电话显示,“弗林-基斯利亚克通话”的确存在,且两人确实谈及解除制裁问题。也就是在这一天,伊格纳修斯第一个谈及弗林可能违反了1799年“禁止未经授权公民与外国政府谈判”的“洛根法”(Logan Act,),该法案1994年修订后,这类行为可能被指控犯有“重罪”Felony。

    对于这一指控民主党人如获至宝,而特朗普团队则在第一时间用惯常风格进行“辟谣”:1月13日,特朗普团队表示“可以负责任地说这则电话根本未讨论任何与制裁有关的事”,同日白宫新闻秘书斯派塞(Sean Spicer)也强调“只是简单寒暄”,15日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CBS“面对国家”(Face the Nation)中为弗林辩护……甚至直到2月8日,弗林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仍断然否认自己曾和大使谈过制裁问题。

    但很快,一个又一个“匿名高官”出面指证,情报部门也越来越明确地表明“我们有录音证据”:弗林的确在和俄大使通话时未明确承诺解除制裁,但“留下了‘这是可能的’这样的暗示”。2月10日,特朗普首次公开谈及“弗林-基斯利亚克对话”,称“计划调查”,但“对情况一无所知”,3天后,弗林成了第一个丢乌纱帽的特朗普顾问团队成员。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指出的,弗林是否真的违反“洛根法”尚有争议(一位爆料的匿名情报官员就认为,弗林的行为“还不至于违法”),但他的确至少犯了3个无法弥补的天大错误。

    首先,作为当时还未担任任何职务的平民,弗林从一开始就该岔开话题,而不应就制裁问题发表任何意见——哪怕不表态也是很不合适的;

    其次,在通话之后向副总统彭斯等人汇报时,他不该隐瞒真相,声称“只是寒暄,未谈及任何实质性话题”。这一隐瞒行为令此后特朗普团队在“弗林事件”闹大后一再强硬高调“辟谣”,最终令原本就充满争议的特朗普团队陷入被动。有匿名高官对NBC说,在“痛苦数日”后,特朗普团队认定弗林“对正副总统不诚信”,已“不适合留任”,很显然,这是个双输的结果。

    第三,从1月12日伊格纳修斯爆料到2月中旬危机大爆发,弗林有1个月时间止损,尽管采取补救措施可能也无法挽回自己下台的命运,但他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却把整个特朗普团队、尤其顾问幕僚班子一并拖下水——正如某些分析家所言“都有人在谈水门事件了”。

    更让特朗普难堪的是,有被证实的消息称,因拒绝在“禁穆令”问题上合作被特朗普解职的前代理司法部长耶茨(Sally Yates)上个月曾进言特朗普,指出“很容易被劫持立场”,不能重用,被特朗普嗤之以鼻,如今的结果无疑给了他当头一棒。

    自上任以来,特朗普明显倚赖自己的“推特治国”和早早成立的顾问、幕僚团队“顾问治国”,而对迟迟不能“齐装满员”的内阁班子态度暧昧。在内政、外交上,“推特治国”、“顾问治国”处处表现出“不按牌理出牌”的特质。这种治国方式绝少掣肘,效率极高,却很容易引来“不专业”、“一旦出事缺乏预警和制约”的批评。

    不仅如此,“推特治国”和“顾问外交”突出了某些“特朗普特色”,却也无形中加大了特朗普和共和党主流派间的裂痕和矛盾。特朗普不止一次表达对俄罗斯和普京的“善意”,而共和党主流派却普遍对此持怀疑、抵制态度(德州共和党议员弗洛雷斯Bill Flores就对弗林去职非常高兴,理由正是“需要对俄罗斯施加更多而非更少制裁”),甚至特朗普任命的CIA局长蓬佩奥(Mike Pompeo)、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N. Mattis)也公开反对特朗普及其顾问们的“亲俄”立场,军方及情报机构更对弗林、班农(Stephen Bannon)等顾问在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中喧宾夺主深表不满,情报部门也在特朗普当选前后和他摩擦不断,此次弗林“倒霉”,机关巧合重重,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而不论背后文章是怎样,弗林的下台都会令“建制派”弹冠相庆,让“推特治国”、尤其“顾问治国”暂时收敛一些。

    一直拿特朗普“勾结普京”说事的一些民主党人和反特朗普人士肯定会不依不饶,力图让特朗普重蹈“水门”尼克松覆辙,这当然并不容易,但对特朗普而言恐怕是个教训。

    而俄罗斯恐怕会成为被殃及的池鱼——即便为了避嫌,暂时特朗普团队也只好对“毛熊”板起面孔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