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zs55
jzs5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26,716
  • 关注人气:2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老伴给我补袜子

(2020-10-21 18:30:48)
分类: 我的随笔

老伴给我补袜子

贾振声

半前晌时,坐在床上晒太阳,一盘腿,看见袜子后跟拉麻花花(要破未破的样子)了,我让老伴给圪奏圪奏(即只用线往密了缝一下)。她说,快扔了哇,这会儿谁还补袜子了。我节俭惯了,倒不是为省钱,是扔了,我心疼。于是,我就自己补。老伴怕我扎了手,她就抢过去补开了。

看老伴给我补袜子。我就想到了我小时和袜子有关的事。我们农村娃,即使是大冬天也很少穿袜子的。这是因为线袜子买不起,又嫌妈妈缝的布袜子丑,不愿穿。只有过年时,才有新袜子或哥哥姐姐替下来的线袜子穿。线袜子不经穿,尤其是半大小子们,一两天脚后跟就会磨出个窟窿来,因此补袜子就成了常事。

补袜子除了用针线碎布外,还离不开袜楦子(见图)。

老伴给我补袜子
老伴给我补袜子

 

就这么个木头疙瘩,也不是家家有的。我家倒是有,但常常不在我家。有时要用,我得到处去找。往往是找个五六家后,才能找回来。

补袜子时,先把袜楦子填到要补的袜子里,把事先比划好的布头先敹(liáo缝缀:敹贴边。)上几针。而后再沿布头边缝密实了。为结实,中间还要针脚小小地纳(绗)上几道。补袜子后跟,补不好,就不兜跟,穿上走不了几步,袜子就褪到了脚心。我不知该怎样形容袜子后跟,反正脚后跟甚样的,袜子后跟也应该是甚样的,才跟脚。我妈虽不懂直角、弧度,可她补的袜子就是跟脚。我妈是地主的闺女啊。她咋也会做营生呢?课文里说的地主闺女是不做营生的啊。我不信我妈说的哇,能不信我妈做的?这是我亲眼看见的。于是,我也对泥塑《收租院》和《半夜鸡叫》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再回到针线上来,孟郊的“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恐怕也是在看到他妈或他妻给他补袜子后才写下的吧。因为唐代既无交通工具更无尼纶袜子,袜子不补得密实点,怕是走不到下个店就破了。

我妈怕过不了两天又得补,干脆把我穿的袜子补成了铜底铁帮。那妈妈给我补过的袜子能像靴子一样立起来。

1974年,我高中毕业后当了民办老师,每月有6块钱工钱。第一次手里拿到这么多钱,我就花345分钱买了1双尼纶袜子。这是我天天上下学路过供销社门市部踅摸了很长时间看下的。我说的门市部见图。

老伴给我补袜子

 

这个在当年是人光顾最多的地方,也是最气派豪华的建筑。上头的字是“薩拉齊縣雙龍區供銷合作社商店”。左边的门,当年是没有的。供销社解体后,不知这门市部归了谁。这照片是2011105号回老家,我让闺女给我拍的。我记得我买的尼纶袜子,是灰色24号的。自从穿上尼纶袜子,为保护它,我养成了天天洗脚的习惯。过去,我们只在过年前,从豆腐坊舁回多半桶豆腐浆洗次脚。

现在人们又开始穿线袜子了,说是对人体好。我也不得不再穿线袜子。我倒不是为养生或为时尚,是再没有卖尼纶袜子的了。现在的袜子一般倒也不贵,10块钱可买5双的。但1双都穿不了1星期的。我每天践踏3毛钱,我心疼啊。因此,不管它难看不难看,我的袜子都是要补的。也于是,我便很少去别人家了。因为去别人家,要换拖鞋的,我倒不怕丢人,是怕辱没了人家。

看我老伴补袜子这架势,她绝对不是生手。虽然她生在城里,可想而知,当年的城里也不比乡下好。

老伴给我补袜子
老伴给我补袜子
老伴给我补袜子

 

过去,无论城乡,街上都有钉鞋的。现在,我发现城里又有了补衣匠。当然,那要补的衣服都是很贵的名牌。我看到那补衣的女人,咋个个都像晴雯呢?虽然她们补的不是宝玉穿过的孔雀裘。我想,要是多会儿出现了名牌袜子,1双贵到有钱人破个小洞也不舍得扔时,我和老伴就可摆个补袜子摊了。

2020102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毛笔
后一篇:做枕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毛笔
    后一篇 >做枕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