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丹V
金丹V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615
  • 关注人气:3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欲换凡骨——金丹书法篆刻集

(2018-02-28 22:45:25)
分类: 著作书影
欲换凡骨——金丹书法篆刻集

欲换凡骨——金丹书法篆刻集
金丹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 2017年版


黄  

当你走进这个展厅,沉浸在金丹书法篆刻作品的浓郁氛围之时,一定会想起一句耳熟能详的诗句:“世人尽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这诗句出自宋代书家黄山谷之手,后面还有两句:“谁知洛下杨风子,下笔便到乌丝栏。”原来,诗是赞美五代书家杨凝式的。意思是说一般死学《兰亭序》面貌的人,以为苦学《兰亭》,便似得了仙药金丹,可以脱去凡骨,然而却转去转远,只能得其皮毛而已。而杨风子得其神髓,若即若离,离合之间,下笔便到了《兰亭》的境界 。以后“无金丹”之说竟成了书法学问中的一个典故。换言之,得皮相者无金丹,得神理者有金丹。故董其昌尝言:“右军以后,杨景度深得神理,唐人以密伤韵,以媚伤骨,去晋法远矣。”

不过,在这里却有了一位真实的“金丹”。因为他从小热爱书法,所以这首诗深深地影响了他的人生轨迹,并由此走上追踪前贤而发愤成为书法家的道路。80年代末他考入南艺书法大专班,再数年考上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十几年后,他已成长为南艺美术学院书法系主任、教授、博导。“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这些年中,他多次在全国书学讨论会获奖和获得中国书法兰亭奖·理论奖。他关于清代碑派书家阮元、包世臣、康有为的学术研究深入系统且具有批判色彩,在书学史和印学史的许多领域也多有发现和阐述。不用说,若非学术界公认,是无法获得中国书法兰亭奖·理论奖一等奖的。

我曾是金丹的老师,我知道学术成就并非是他的全部。在书法篆刻的创作实践中,他也一样胸有成竹,并因此成为他学术研究的重要支撑。这个展览正是金丹展示给人们的另一面。请看其草书如急雨旋风,其楷书如谦谦君子。激越时散锋破毫皆成佳构,沉静时长篇千字精气贯一。你或许能看到王羲之、王献之、杨凝式、王铎、傅山等多家的影子,却又不似之似,混融无迹。所谓妙在能合,神在能离。如老米之“集古字”、禅家之“百衲衣”。他的篆刻亦能自成家数,平正中寓奇崛,石痕外见笔意,取法与无法都能得心应手。闻其一日能刻十数方印,此速令我感叹不已。

金丹为人沉默寡语,同学朋友聚会,酒酣耳热时相与剧谈争辩,不太会听到金丹的声音。然若在讲台之上或学术研讨会上发言,他则铿锵有力,条理清晰,多一句废话也没有。不鸣则已,鸣必如掷地有声。然以我察之,沉默寡言只是他的外表,内心则有热血奔腾的另一面。前者理性,长于思考可作学问;后者感性,长于艺术有创作之才。两者合之,如鲲鹏二翼,可高翔远飞。古贤云:“默如雷”,又云:“沉默是金”。用之论金丹和他的书印,君看是否恰到好处?

进入壮年的金丹,正蒸蒸日上,在书印的风格形成与变化上,都有着许多上升的空间。如今之书坛喧嚣尘上,热闹非常。凡有志于此者,都知道宁静致远的道理,金丹有今日之成就即在懂得静默的意义,更知道无数个寒灯下苦读的价值。但是,还有未来,是金子在尘埃中总会发光,因此且将今日之展览当作人生里程的又一个起点,是最好的选择。于是,我想到了陆游以黄山谷那首诗作典写下的另两句诗:“夜来一笑寒灯下,始是金丹换骨时”。

丁酉中秋于锺山南麓


自序

金  

予髫龄学书,初无师承,后得广陵乡贤何雪庐先生启蒙,初学颜平原,继学褚河南,再学虞永兴,又于《集王圣教序》学之最久。予少时临写,横斜曲直,无不肖似,颇为自得。雪庐先生年届耄耋,循循善诱,而予少不更事,未得其解,某年先生八十,予十八。弱冠后负笈金陵黄瓜园,师事黄惇先生,后又二度、三度随先生游,染濡至深。秦汉碑版、晋唐法帖,明清墨迹皆所涉及,遍临王右军、李北海、杨景度、米南宫、王觉斯诸家。先生于书印一道常有惊人语,予于书学始有大进,知学古人书非徒以形似为能,当妙在能合,神在能离。夫学之通蔽、书之雅俗,皆豁然有会,尤以书史之变、书风之别,了然于胸,学书之路明矣。

翰墨者,乃昔贤之馀事,今人之专艺,虽时代不同,体用略异,然其不同于他艺,若徒以造型目之,则书道微矣。书道之妙,在独抒性灵;书史之奇,在入古出新。入古者,变之途;出新者,变之机,然变者即解放也。予今于书,欲新而不故作新,欲变而不强作变,而求心忘于笔,手忘于书,心手达情,书不忘想,何其难哉!

东坡云:“少小时须令气象峥嵘,采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予人书未老,正求绚烂之时。予于书法篆刻一道,虽无所成,但不甜、不俗、不邪,此正思翁论画关捩。篆刻小道,壮夫不为,予浸于秦玺、汉印有年,又于汉金文中得法,尤笃嗜吾乡吴攘翁,篆刻力求刀笔互见、平中见奇。

黄山谷诗云:“世人尽学兰亭面,欲换凡骨无金丹。谁知洛阳杨风子,下笔便到乌丝栏。”予极喜其诗,尤于杨少师心慕手追。予虽有成仙之名,却愧无换骨之才。董思白评此诗云:“山谷语与东坡同意,正在离合之间,守法不变,即为书家奴耳。”诚然,翰墨之道,良工心苦,骨虽凡,然欲换,予当以此为座右。

四十年来妄学书,未知纸笔费几何?时有废纸数十,仅得一纸,知书必资神遇,而不可力求也。今聚书印作品近百件,皆近作也,小不盈尺,大逾寻丈,虽未能尽抒己意,然一时之迹,亦真实不虚,情之所锺,兴之所至,不计工拙,以乞大方之家教我。

丁酉仲秋于金陵江声草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