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九弦日
九弦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56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赤壁下》的影评下:“不过时”的另一个“演义”

(2009-04-02 12:38:24)
标签:

赤壁

娱乐

分类: 电影人生

《赤壁下》的影评下:“不过时”的另一个“演义”

 

文/九弦日

 

《赤壁下》的影评下:“不过时”的另一个“演义”

 

TOM专稿http://yule.tom.com/2009-01-22/0QU8/13776927.html

 

一. “火”了

话说上回,咱在吴宇森家养了多年的鸽子弟兄(也可能是姐妹)的带领下,草草的纵览了曹营大寨的宏伟壮大,刚嗅到点吴式电影特有的味道,还没摸到赤壁上的哪怕一颗小石子,一句未完待续就把观众支到了寒冬腊月。这一等可就是小半年,雪都还没化净,外面凉风嗖嗖的吹着,影院里可是持续高温,因为,终于“火”起来了。

上集的小乔在导演的良苦用心下羞涩的解开了上半身的轻衣,观众的鼻血流了一打,映入眼帘的却是“周瑜”那身早就被人看光光的“五短身材”,当然从“性别学”的角度客观分析,女粉丝们肯定大呼过瘾。有人开骂,有人叫好,可骄人的票房成绩却是不争的事实。介于俺始终抱着难以启齿的龌龊私心,没看到下半身绝不妄下断论,所以俺厚道的对《赤壁上》以中肯平和的心态评述,未进行过激的抨击,原因很简单,电影没完,没有发言权。(《赤壁上》的影评上地址:http://yule.tom.com/2008-07-11/0QU8/23638157.html

 

《赤壁下》的影评下:“不过时”的另一个“演义”

 

二.《赤壁》姓吴

上回的影评说过,作为国际知名大导演吴宇森敢于接拍《赤壁》的勇气本身就值得称赞。有个很简单的道理也是人尽皆知,《赤壁》是电影,不是记录片,不是历史,更不是对无论是《三国演义》还是《三国志》形而上的文字向画面的直接转换,如果《演义》随姓罗贯中,那《赤壁》就绝对血浓于吴宇森,而且只能姓吴。至于降临人世成何模样,当然得看生身父母的DNA如何组合(本片正是导演吴宇森跟编剧吴夫人的结晶),将来如何成长发展那自然得看上辈的头脑和对其的引导走向了。于是,咱看到的《赤壁》是吴宇森骨子里的,不是某个人的,也不是其他与“三国”有关的任何作品,接受和理解与否全看观者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与导演的缘分深浅了,至于将来可能出现的新《赤壁》,那自然是谁生的谁说了算了。

 

《赤壁下》的影评下:“不过时”的另一个“演义”

 

三.现代“赤壁”

其实只要看过上集,用脚趾头也能预测出下集的大体方位,无论是整体形象、表演方式还是那些最被人说道的雷人不商量的搞笑台词,观众早就提前打好了预防针,被“萌萌”蒙的不得不接受上集喧嚣娱乐的现代化熏陶后,谁也没指望下集能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其实观众还是很厚道的,至少俺是这么想,既然是“赤壁之战”,甭管是恶搞还是诚意改编抑或是借三国壳下贺岁金蛋,特别是得知导演连“赤壁在湖北”这最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时,咱更得期待一下以梁朝伟打头阵的这群国际巨星,是如何把“周瑜打黄盖”、“连环计”、“借东风”、“火烧赤壁”这些经典段落巧驾到小乔的“下半身”上。

答案出来了,吴宇森用现代思维渗入到了千年以前的理论当中,一句他不相信有人挨了板子还能上战场,直接把“苦肉计”拖到了回收站里,这暂可理解成温文尔雅的吴宇森暴力了太多年实在不忍心让老臣承受如此难捱的皮肉之苦;或许是考虑到不想把“赤壁之战”拍成“哈里波特”,于是最具魔幻色彩的“东风”被导演直接以“诸葛亮多年的种田经验”用堪比梅兰芳的兰花指就这么“帅气”的给挑过来了。正是东风具备,只欠天意,咱不是怀疑诸葛孔明的天气预报功能,也不是不相信少了黄盖的诈降曹操的后院就无法起火,反正就是在曹操准备大兵进攻的晚上东风就这么巧合的吹过来了,更巧合的是还得偏偏等着东风刮起时曹操才走出帐篷。总有一种直觉在告诉俺,周瑜孔明们没起多大作用,曹操打来周瑜应战,东风默契配合,反正占尽“天时”, 用啥连环计,直接让“小燕子”深入军营把蔡瑁张允咔嚓了,齐活!

当然,吴宇森是很真诚的,既然重新洗牌,他并没忘记中国观众对三国故事的耳熟能详。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曹操因垂涎小乔开战,那自然得让小乔亲自出马搞定这桩龌龊“情”事,原来赤壁之战皆因“情”,虽有点不太正大光明。早知如此,最深得全球反战思想的善良小乔从开始就该直接牺牲色相引诱曹操,弄他个荒淫无度忘记国事,连战争都取消了干嘛还非得只是延误战机,跟这么多三国人物还有啥干系。

 

《赤壁下》的影评下:“不过时”的另一个“演义”

 

四.没头脑和不高兴
    上集上映的时候,一个熟读三国的朋友气愤填膺的对俺说:“下集打死我也不看了”,俺能理解他的心情,那些被整容成 “略懂”的古装现代人,是无论如何也与他心中过五关斩六将的英雄们联系不到一起的。俺为他感到庆幸,因为他不会看到下集中那个“与时俱进”的关羽,否则他也许真能以自己“过时”为由像曹操一样不高兴到蓬头垢面。

曹操是枭雄,历史上对此人褒贬不一,即便把他理解成传统意义上反面角色,也绝不该把一位堂堂的“丞相”弄成一位迷恋美女的“色君”,一怒为红颜攻打赤壁咱认了,自大轻狂亲信谗言在许多文学作品里均有记载,而就在剑奴跋扈的紧急时刻,人家愣是能腾出闲情喝两杯茶,羞辱了自己的文化底蕴不说,非得把西风喝成东风方才罢休。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难道连狗熊也?就连一方阵营的最高首领都如此低能,那些蒋干、鲁肃们也就只有喝喝酒唱唱歌、抱着草人冒傻气说傻话的份了。片中曹操有句经典的台词俺记忆深刻,“你蠢就罢了,还得让我跟你一样蠢”,看完电影俺一直沉浸其中无法自拔,以至于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片中的人物怎么看怎么像是没头脑,单纯的很傻很天真,难道就是为了衬托孔明和周瑜的超高IQ?

就算咱承认历史上的这些人物相对于“卧龙们”的确有点轻度弱智,但用如此强弱分明的现代演绎来展现计谋的高超莫测实在有点拧巴。从贯穿全片的瑜亮情来看,俺重度怀疑吴大导演对周瑜们的越界敬仰,一群没头脑的龙套人物到底是为了突出本片最重要的剧中人物还是更帅更有票房号召力的梁朝伟和金城武,就真的无从得知了。

三国里的计谋文化内涵颇深,不熟读绝体会不到那种运筹帷幄的大智精髓,更不用说那些远在地球另一边连“古代”这个词都未必明白的西方观众了。虽然三国人物的面目全非让中国观众很不高兴,但很多人说,《赤壁》的简单化就是为了照顾西方人的理解和口味,为了他们能在四五个小时当中看明白博大精深的三国故事,导演不得不改编的更加通俗易懂,无论是剧情还是台词以及人物性格特点的设定上,显得更现代更人性,加上片中无处不在的幽默、人性、反战等元素,再看看由巨资支撑的大场面、大卡司,虽是中国大片,却是典型的好莱坞化的娱乐主义。如果这样理解,至少,咱可以拍着胸脯说,咱中国观众可要比那些只能“没头脑”才能看懂的西方人士高多了,要不然咱自己家的“三国”,西方人为啥非得“骑高高”才能看的到啊!俺的不高兴,没了!

 

《赤壁下》的影评下:“不过时”的另一个“演义”

 

五.震撼的战争场面

其实,定位合适了,电影自然就可以看的很轻松,忘记脑海里那些根深蒂固的人物,用直接的触觉去感味《赤壁下》,还是值的让国人骄傲的。虽说,火烧赤壁的重头角色“火”的特效稍显凌乱,那些层次分明、场面壮观的攻城戏还是向全世界展示了吴宇森掌控大制作的强大能力,用现代战争的模式来拍古代战争,用枪战的镜头切割感来拍冷兵器的肉搏对撼,加上效果尚可(据说火烧场面的特效因超出预算所以有些瑕疵)CG画面,后半段的重头戏还是让人分分钟都移不开眼球,具备了国际化的超强水准。

 

《赤壁下》的影评下:“不过时”的另一个“演义”

 

六.《赤壁》的“喋血”情义

电影的结尾周瑜和曹操终于以剑互抵了,“喋血双雄”的经典场景再次出现在了大银幕上,只不过这次的手中枪换成了手中剑,当赵云跟周瑜相视对望,当半大的屏幕只充斥着周瑜和孔明的侧面脸庞,俺终于确定这应该是属于吴宇森的电影,这些情怀无论是观众还是他自己都根本无法忘却。但,战争场面的宏大和国外大片那种震耳欲聋的高分贝噪音,却仍然掩盖不了吴宇森的尴尬,那种独属于吴宇森式的兄弟情义硬生生放在一千年以前的冷兵器时代真却灵气全无,套上三国的框架更是让那份感动不伦不类,生涩、拧巴,看来,吴宇森能拿的动的还是那些枪支弹药啊!

 

《赤壁下》的影评下:“不过时”的另一个“演义”

 

七.THE END

其实,无论对《赤壁》是骂还是夸,都不得不承认,把博大精深的三国故事拍的如此大众如此娱乐,也算是吴宇森开创的中国式大片的新创举,难能可贵的是,能从宏伟的史诗巨作里看出些许喜剧片的味道,也的确能在春节期间给观众带来更多欢乐!

《赤壁》就这么烧完了,如果电影真以《三国志》作为参考,那属于吴宇森的《赤壁》就是旁与《三国演义》的另一种“演义”了,如果还死抱着某一面的观点对电影吹毛求疵,咱可就真的“过时”了!

 

九弦日原创影评,任何个人及媒体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请联系QQ:625645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