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巾帼颂
巾帼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8,928
  • 关注人气:13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至死不屈的陈氏云

(2013-04-20 16:58:21)
标签:

陈氏云

越南

女烈

女英烈

分类: 外国女英烈

 

至死不屈的陈氏云

 

一九五二年,正是战火纷飞的日子。那天下午,敌人向奠洪乡(属广南省奠盘县)进行扫荡,游击队为了保存力量,只好暂时撤退到秘密地洞里去。可是,秘密地洞好象已经被敌人发现,敌人挖掘地洞的锄头声越来越近。在秘密地洞里,十多位男女游击队员正在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对付敌人。

冲出去和敌人拼!宁肯在战斗中牺牲,也不能让敌人活捉。

但是,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

大家默不作声,地洞里静悄悄的。挖地洞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我提议:弟兄们撤到里面去,让我自己一个人上去。

全体队员的目光都转向陈氏云,她就是刚刚提出这个大胆意见的人。

不行,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有人小声而坚决地说了这句话。

别这样,我有办法对付,不能让大家都落在敌人手里!

敌军在离地洞不远的地方,象一群恶狼似地窥伺着。情况可能很危急。只有镇静、勇敢和有一颗为战友牺牲的崇高的心,才能提出这种妙计来。但是后来陈氏云的计划没有必要实行了,因为敌人没有挖中地洞。

打敌人时她就是这么勇敢,但对于战友却是非常温厚善良……”

当提起这位英雄女儿时,陈氏里 给我讲了上面这段小故事。 

 

崇高的情感

陈氏里继续讲下去:

云和我是堂姐妹,我们俩非常亲密。我和同伴们都非常喜欢她。她看到谁家生活困难,就立即去帮助。她常送东西给我们。在我们那里,老年人总认为小女儿往往由于父母的娇宠而容易变坏变懒;但恰恰相反,云是最小的女儿,排行第八,一直生活在父母身边,可是她却很会操持家务,乡亲们都很喜欢她。

在我们面前,好象出现了陈氏云家乡的景色:在美丽的秋盆江畔,绿油油的稻田和一行行甘蔗树一望无际。这里有传统的纺织业。从前,云、里、梅等姐妹们常常在秋盆江畔洗布,人影倒映在江中,这时她们往往就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但是 陈氏里接着说:由于敌人的压迫和掠夺,我们家乡的生活十分贫困。有一位T大娘年老体弱,孤零零的一个人,很穷,只好去讨饭。云看了过意不去。因此每天烧饭时,她总是多煮一点,端给T大娘吃。T大娘常常感动得把她抱住,泣不成声。云帮助T大娘不是三餐五顿,而是整整六、七个月,从不间断。后来乡亲们知道了这件事,而且知道云家里也很穷,才商量轮流帮助T大娘。云以织布为生,有时也做点小买卖,她把赚来的一点钱拿出来帮助穷人。乡亲们都非常喜欢她、信赖她。谁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和心事,总是找她谈谈,请她帮助解决……”

云结婚了没有?我打断了陈氏里的话。

八月革命后,云和一位军人结了婚,但没几个月丈夫就牺牲了。她比我大三岁,但看起来她却比我年轻。和平恢复后,我们常常催促她,劝她结婚,可是她总是这样说:你们让我安静地呆着吧,祖国统一了再说。’”

在和法国侵略者斗争时,陈氏云表现得非常勇敢,她刻苦耐劳,有毅力,受到乡亲们的爱戴,如果能生活在一个美好的制度下,那么她将会多么幸福,前途该会多么光明啊!

但是,太阳刚一露头就被乌云遮住,抗战的枪声刚刚停止,美吴集团就开始践踏人民的生活。一场新的斗争又开始了。

 

只好认输

陈氏云曾对她年轻的同伴说:过去我们的战士在发起冲锋消灭敌人之前,总是愉快地作出牺牲的准备;现在我们参加示威游行、集会、递请愿书、要求美吴集团实行协商、举行普选和保障民主自由权利时也是这样。我们不怕敌人逮捕、拷打、杀害,我们要象战士们冲上敌人碉堡那样……”在屡次和敌人进行面对面斗争时,尽管敌人野蛮镇压,递请愿书时有人当场被打死,但陈氏云总是带头,站在斗争的最前面。

一九五六年,美吴集团调动军队到鹅内,和当地反动派一起对人民进行扫荡,镇压爱国运动。接着,他们成立了为期四个月的控共班,五百多名青年和同胞被他们集中起来,学习控共。陈氏云被当作危险分子,给敌人抓去了。

一阵毒打之后,控共营营长趾高气扬地问陈氏云:

你说不说出你的罪行?

我好好谋生,有什么罪行可说!

于是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皮鞭不断地抽打着她。

你犯过不少罪行,你知道吗?

我参加抗战反对法国侵略者,有什么罪行?

死硬脑瓜,你没有罪,为什么你敢反对国家呢?是谁指使你的?

尽管敌人气势汹汹,陈氏云仍然镇静地和敌人说理和斗智:

谁也没有指使我,国家说要协商统一,但做的却是另外一套,我们当然要过问,要提出要求!

啊!你竟然敢在我们面前说国家的坏话?

噗噗!砰砰!拷打声一阵又一阵,陈氏云躺倒在地上。这还没完,敌人又用铁丝捆住她的脚趾头,把她倒吊在屋梁上。几个恶棍象踢足球一样轮流地推过来,踢过去,直到她昏了过去,才把她扔到监狱里。监牢里的乡亲们都很同情陈氏云,大家都来照顾她。但是陈氏云被打得遍体鳞伤,昏迷不醒,手脚都动弹不了。经过乡亲们的照料,半个月后她才渐渐清醒过来。但这时敌人又把她提出去审问拷打。敌人用尽一切办法,但是逼不出她一个字来。陈氏云在永和控共营被监禁、拷打了六个月后,敌人没有抓到任何证据可以判她的罪,只好把她释放了。

陈氏云本来是一个身体强健、肤色白里透红的女青年,现在却成为一个瘦弱、憔悴的人。许多人见了她,都不禁流下了眼泪,更加激起对美吴集团的痛恨。陈氏云回去后,家里人和乡亲们尽心照顾她,替她治疗。但当她身体刚刚稍微恢复,敌人又一次把她抓去,关在永奠监狱里。他们一连七夭把她关在囚室里,什么东西也不给她吃。

敌人拷打我们,不给我们东西吃,想吓唬我们,让我们自首。但我们并不害怕他们,我们要使他们害怕我们……” 陈氏云常常耐心地安慰、激励和她关在一起的姐妹们。同时还把自己的饭让给难友,她说:同志们!吃吧,我还能对付过去……”原来,这份饭是监狱里的杂役因为钦佩陈氏云而偷偷送给她的。后来敌人看到把陈氏云留在这里对他们不利,便把她转到奠盘公安局的监狱去了。

瞧!你的全部活动我们都已经完全掌握了,你的同伴也全都说了。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自首吧!郡长一边说一边把一堆厚厚的假档案放在陈氏云面前。
审讯室里静悄悄的。郡长忽然改变口气说:

我老实告诉你,只要你说实话,我就马上放你回去,好好养活老父母,我担保你一切平安无事。

郡长见陈氏云一声不响,以为她开始动摇了,就走近她身边,小声地说:只要你承认这里面写的事情,你就马上可以得到自由。你还很年轻,往后日子还长呢,何必……”

陈氏云推开郡长,眼睛直瞪着他,大声喝道:我没有什么罪可以承认,也不会有什么人替我随便瞎说的。

啊。软的不吃,要吃硬的,你想死啊!郡长站了起来,揪住陈氏云的胸口,把她衣服扯开,然后用两条电线捺在她的奶头上,通了电流。陈氏云全身抽搐,昏了过去。敌人用冷水往她身上一泼,让她醒过来,然后继续拷问。

你要是再不说,就让你粉身碎骨。

云还是坚决地说: 不,不知道,我没有罪,死就死,我不怕……”

经过几次死去活来的拷打,陈氏云全身浮肿,非常痛苦。她什么也吃不下,有人喂才勉强吞下一点饭。谁看了她都禁不住要流泪,耽心她活不下去了。

那天是最后一次审问。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连郡长也感到疲乏不堪,可是仍然一无所获,他便关上门,走了出去,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有人问道:结果怎样?她说了没有?

郡长答道:要是碰上七、八名这样的越共分子,那我们只好认输了!

的确是这样,敌人又一次遭到了失败。

 

在会安的烧人炉

敌人把陈氏云解到省城,关在一个烧人炉里。被关在这监牢里的人,挤得水泄不通。每人只能占据三、四十平方厘米大的地方。要是有人病倒了,旁边的人就得盘膝坐着,腾出地方让病人躺下。牢房里塞满了人,在水泥地上的人没有被子也没有席子,就这样躺在地上睡觉;要是他们坐起来,那么他们的头就会顶着第二层人坐的木板。人们就这样一层一层地叠着直碰到天花板。

陈氏云在这里被关了五百多天,有好几个月她一直卧病不起。尽管如此,敌人还是把她拉出去审问拷打。敌人对她使尽一切最恶毒、最野蛮的刑罚。有一次,他们把她的衣服剥光,然后用蘸了汽油的棉花塞进她的阴户。一个密探威胁说:怎样,你说不说?还是要老子点火烧才说?

陈氏云咬紧开关,摇了摇头,于是烈火熊熊燃烧起来。她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但是她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叫喊和恳求的声音。

这种野蛮的刑罚并没有给敌人带来任何结果,于是那班刽子手又耍出抓肋骨的花招来。他们把尖头子弹捆在一起,不断地在陈氏云的肋骨上摩来擦去。敌人把她的皮肉都磨破了,血不住地往外流,有些地方连肋骨都露了出来。但是陈氏云的革命意志始终没有动摇。

敌人又害怕又愤怒,他们疯狂地使出另一种野蛮的手段:把陈氏云双臂反绑,强迫她坐在一张桌子前面,然后用电石灯的火烧她的肚脐和肚子。电石灯的水越往下淌,蒸气越蒸发得多,火苗便越旺,简直把陈氏云的脂肪烧得吱吱地流出来,皮肤也被烧焦了。陈氏云咬紧牙关,充满愤怒的眼睛直瞪着刽子手们。那帮野兽在这种情况下再也没有勇气发出得意的笑声了,他们当中有的低下了头,有的把头转到一旁去。陈氏云已经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但坚强的革命意志使她经受住了这种连拷打她的人看见了也得摇头吐舌的考验。

在向同伴们讲起在会安监狱的那些日子时,陈氏云常说:我不怕他们,不怕死,但有时由于受严刑拷打,体力衰弱,以为很难活下去了,因此也想过不如马上死去,免得受这份罪,但我又想:应该死的时候就愉快地死去,还不到死的时候就不应该死,不管自己要忍受多大的痛苦。应该活下去,只要活着,只要还能呼吸,就要斗争!

一九五八年间,敌人又不得不把陈氏云释放回家,这时她脸色苍白,只剩下皮包骨了。

 

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

从会安经过凤暑到爱义约 二十公里。沿途村庄一片荒凉。这段路上,记下了美吴集团的累累血债。一九六二年四月里的这一天,天空阴暗,一辆美制的GMC式军用卡车,大清早就从会安监狱开出来,缓缓地向爱义驶去。车上,一位妇女的双手被穿上铁丝,紧紧地捆绑在一根柱子上。她全身血淋淋的,皮开肉绽,肚子和腿上挂着一块块的肉,耳朵、两颊、乳房也搭拉下来。在她的脚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谁跟着越共,谁就将遭到这种惩罚。车上,几个牛头马面的家伙轮流地污蔑这位妇女反国反民,并且粗野地恐吓老百姓。

这位妇女就是陈氏云。

美吴集团的刽子手们从陈氏云的口里捞不到一句话,无法使她屈服,便用最野蛮、最卑鄙的手段来对付这位热爱自由、手无寸铁的妇女。他们还想利用陈氏云身上的创伤来吓唬人,消弱人民的斗争精神,但是他们的算盘打错了。人民并不理睬他们对陈氏云的诬蔑,相反的,邻近各处的老百姓看到她时,人人都满腔愤怒地相互谈论着:他们才是反国反民的豺狼。乡亲们有的气得呜呜地哭起来,有的正要去赶集,也都回来了。每当敌人把车停下来时,人们就围上去,挤得密密层层,他们不是来听恶棍们的诬蔑,而是为了痛骂他们,为了向这位人民的忠诚女儿陈氏云作最后的告别,同时把对美吴集团的不共戴天的仇恨深深地记在心里。

敌人没有什么可怕的,同胞们要坚定信心,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陈氏云已经不能说更多的话了,但她始终保持着镇静,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在敌人面前。

 

 

陈氏里是越南南方的一位女英雄,她曾数次遭到吴庭艳反动政权的残酷迫害,但她始终坚贞不屈,最后在人民的爱护和帮助下,摆脱了敌人的魔掌,回到祖国自由的土地——越南北方。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