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揽月客
揽月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6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误点

(2007-01-10 11:05:57)

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写文字了,甚至也有好长时间不看什么有营养的文字了,幸好我不爱照镜子,面目可憎到什么程度我眼不见心不烦。话虽如此,心里也还是空落落的,总觉得该写些什么了,可是不知道从何写起。既然如此,还是记载一段生活小事吧,权当是记日记。

元月二日,我大学时的一个死党结婚,请我去吃酒。他让我提前一天去,帮他张罗一些琐事,我虽然应承下来,可终于因为元旦当天的临时有事耽搁下来,还是二号才去赴宴。这个死党的家住在南通下辖的一个小县城,离扬州不过 90公里左右路程,算是很近了。

同去赴宴的大学同学并不多,只有六、七个。我们是注定没有太多朋友,不过但凡有都是关系比较铁的那种人。落座后忽然发现,这几个年纪比我小的家伙,基本上都进了围城了,还好剩下了一个与我同病相怜,使我的存在不至于太过突兀。

老同学难得碰面,自然是觥筹交错,酒酣耳热,谈笑甚欢。小小的恶搞了一下新郎官之后,热闹的筵席散场了。次日晨,大伙儿开始各奔东西。新郎官拉住我,软硬兼施要我下午再走,一会说是对我迟到的惩罚,一会说我离得最近却难得碰面得好好聊聊,没有办法,我只好留到了下午。

谁知这一留居然留出了点麻烦。我下午两点多从他家告别出来,打算赶四点半的火车,可等我三点二十赶到火车站时竟然没有票了,我与售票员协商说打张站台票,看能不能挤上车,完了再补票,售票员笑笑说今天不能卖站台票,你去候车厅看看吧,人太多了!我一看,好家伙,整个一水泄不通。没办法,我只好又赶回汽车站,进去一问,两个字:没票。这个我可真有点傻眼了,今天要是走不了这酒吃的就忒不爽了。打电话给死党,他说你去火车站谎称送人,随着人群混进去,完了上车补票,我说那恐怕不成,他说你试试嘛我这样玩过好几次呢实在不行还来我家。死马当活马医吧,姑且一试。于是我又打车去火车站,混在人群里挤了半天,还是被检票员给提溜出来,死活不让进。我只好灰溜溜的从火车站出来,天色开始晚了,灰蒙蒙阴沉沉的,北风刀子一般,带来尖锐的刺痛。我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心里似有怒火却发不出来,怪朋友吗?人家是好客一片好心;怪自己?我上午要硬走不是恼了朋友嘛;怪谁?其实明天回去也没什么大不了,最多也就请个半天假,关键是我讨厌透了那种别人都跟上班车而只剩下我误点的感觉。这种感觉简直太糟糕了——在别人做来简简单单轻而易举的事到我这却步履维艰束手无策。

我怀着最后一丝希望打车到汽车站外打算拦车。等了半天过路车大都人满为患,我手都挥酸了也没有一辆肯停下来。与我一起拦车的还有一个打算去江都的,我们基本上算是同路。天快黑的时候,来了一辆开往泰州的中巴,泰州位于两座城市的中间,也是必经之路,实在不行的话到时再拼车回扬州也还行。我们一合计,走。车上挤得要命,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一小时后我们腰酸背痛的到了泰州城外,据司机说,这可以拦到过路车。我们运气还算不错,刚等了5分钟,来了辆盐城开扬州的车,上车后,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到扬州的时候已经快晚上8点了,望着熟悉的城市和温暖的万家灯火,我不由会心一笑:虽然误了点,但只是晚点到而已,好在,我并没有错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