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湖
老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752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内心的诗意栖居

(2012-05-16 16:31:39)
标签:

踏歌行

诗意地栖居

贵州人民出版社

清水江

诗歌

文化

分类: 闲情偶寄

内心的诗意栖居

 

基伟是我同学少年时代就相交的挚友,是同乡,是校友,对文学曾有小梦想,对文字皆存大敬畏。诗歌,算是我们青春时代的共同见证。

我已经很多年没写诗了。不能说生活已经完全丧失了诗意,但至少在我这里,诗心多半已蒙尘。大学毕业十余年,基伟从一名普通的三线企业工人,成长为贵航集团的党委副书记,去年又调到了中航集团总部。在我的朋友里边,他无疑是最大的“官”了。所以,他的诗集《踏歌行》送到我手上时,我相当惊讶:这位“官”务冗杂的老朋友,怎么还有如此勃然的诗情,如此淡然的诗心?

基伟的诗,显然不是对“诗”的文体承担,而是对于“心”的诗性承载。他的诗随兴而起,随兴而止。他没有职业诗人的文本意识,和先锋、前卫、实验这样的现代诗歌话语,亦相去甚远。或许,正因不刻意地为“诗”而“诗”,基伟的诗歌读起来一点都不晦涩,倒常常会让人心下一动,掩卷一笑,若有所悟。

《踏歌行》里,有对故乡的深情回望和歌咏——“独拥今夜,看/故乡的清水江瘦骨嶙峋/彻夜未眠,梦里/十里渔火拥我入怀”(《故乡》), “一汪山泉/一把鸟叫/一串蛙鸣/我都会莫名其妙地泪流满面”(《村庄》);《踏歌行》里,有对人生的独到思索和参悟——“为了更好地仰望/我决定向冬天学习/从习惯丰收到静于耕耘/从嚣张回到涵养”(《旅途》),“山无语/兀自巍然/真不要等到也躺倒成一座山/才与山交流”(《山高》)。这些句子,不是“作”出来的,而是诗人性情的自然坦露,是诗人人生经验的诗化提纯。

在《踏歌行》里,最为打动我的是诗人与天地自然对话、物我两忘的自在独语。我尤其喜欢这首《观寺》,“我把一只眼,精心/做成瞄准的姿势/看你,在树与树的守望中/舒展菩提的静默/是谁在种植虔诚/是谁在点化愚钝/是谁在修炼挺拔/晚钟悠然追问你/一遍一遍/从香客到茶客/ 从游子到粉丝,摒息/静听回声荡漾/那条来自天边细瘦的河/拨开树叶,无意中看见/冬日的暖阳翻墙过来/取走了盛开的时间玫瑰”。基伟这样的诗句,让我读到了他内心的无边宁静。也终于明白:这多年了,基伟为什么诗心犹在。一个人,如果没有精神维度的足够静定,是不可能从寻常物象中发现诗意的。

在一个物质主义泛滥的年代里来谈论诗歌,难免有些尴尬。但我们对于诗意的向往,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在越来越现实的世俗生活里,看起来是诗歌越来越难堪,其实是我们自己的内心越来越不堪。就算是身处低到尘埃的生活,我们的内心又何曾拒绝过诗意?而这,正是诗歌之于每一个人的意义。“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在现代性的总体语境中,或许真的只是一个后现代版的桃花源而已。但诗意地栖居于自己的内心,却是完全可能的。我从来都相信,对于人类来说,诗歌永远是一种神性的存在,它超越了现实,甚至也超越了我们自己的内心。

 

(《踏歌行》,吴基伟著,贵州人民出版社,2012年4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