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湖
老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752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报》看电影专栏(18):拷问“替罪狼”

(2011-04-19 21:31:01)
标签:

帝国的毁灭

朗读者

杂谈

分类: 新报专栏

    《新报》看电影专栏(18):拷问“替罪狼”    电影中的希特勒形象早已模式化:灭绝人性,脾气暴躁,喜怒无常,歇斯底里。因为这样的共同确认,《帝国的毁灭》中那个人性化的希特勒在欧洲引发广泛争议,也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在《帝国的毁灭》里,导演奥利弗·西斯贝格通过希特勒最后一任女秘书特劳德尔·琼格的视角,来讲述希特勒走向绝路的最后时光。苏军已经攻入柏林,希特勒和他的纳粹骨干们,在地下掩体里作最后的赌博。在这部电影里,希特勒并不那么让人恐惧。他对身边的女人和孩子充满爱心。他让特劳德尔做事情,总是亲切地称她为“孩子”。当他和戈培尔那六个可爱的孩子在一起时,他似乎也很快乐。这个杀人如麻的大魔头,在即将自杀前的几个小时和情人爱娃结婚,他当着众下属的面亲吻爱娃。这个希特勒,仿佛是个孤独的诗人,多愁善感,还有些顾影自怜。他不喜欢在办公室放花,因为他害怕看到花朵的凋零。
      而另一部反思纳粹主义的电影《朗读者》,虽然视角是男主角米夏的,但同样反映的是一位德国女性的纳粹经历。汉娜是不自觉地被卷入到纳粹的罪恶中去的。在接受审判时,面对受害者,良心上饱受煎熬的汉娜选择了默认全部的指控,最后在监狱里老去,在即将出狱时,她选择了自杀。
      特劳德尔和汉娜都只是普通人,她们并没有天生的恶。特劳德尔长得很漂亮,也很有教养,对身边的人充满关爱。汉娜这个女看守亦有同情心,她还关照过一些体弱女犯,少年米夏与汉娜的一段情,同样因汉娜对米夏的关爱引起。她们和许多女人一样,有天性里的单纯、温情、爱怜,但她们同时又是纳粹罪恶的参与者。特劳德尔愿意陪同希特勒到生命的最后,她对这个即将谢幕的纳粹魔头充满尊敬与同情。而汉娜对于看守任务相当尽职,导致数百囚犯活活烧死在教堂里,只有一对母女侥幸生还。
     纳粹制造的灾难让人不堪回首,但人类总得面对自我种群的恶。《帝国的毁灭》与《朗读者》揭示的其实是普通人不自觉的“共恶”。对于反人类罪行的清算,自然需要揪出那些大魔头来,将他们送上正义的行刑台,但对于人类来说,如何避免共恶的悲剧同样很重要。青年学者熊培云在《重新发现社会》里也写到了电影《帝国的毁灭》——“当历史翻过这血腥的一页,当活着的人们只是简单地在精神与肉体上将一个束手就擒的纳粹分子揪出来示众,从历史的废墟中引渡到现实的广场,让他为一个时代的错误负全责时,在我看来,这亦不过是为这段共犯的罪恶找了一只‘替罪狼’”。“替罪狼”是如何出笼祸害人类的?永远值得人类追问和警惕。
     《帝国的毁灭》中,戈培尔的一段话尤其让人惊心——“我一点也不怜悯他们。德国人选择了他们的命运。我们没有强迫德国人,是他们给了我们统治的权力。”当民众的政治选择与极端民族主义苟合,最后的归宿就必然是人类的灾难。“替罪狼”并非一直充满狼性,就算有狼性,其实也是可以驯服的。但群体的共恶与盲从,最终酿就了可怕的灾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