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湖
老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752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报》看电影专栏(9):忘却与记忆

(2011-04-19 20:46:21)
标签:

去年

在马里昂巴德

广岛之恋

杂谈

分类: 新报专栏
  《新报》看电影专栏(9):忘却与记忆    “你在广岛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什么都看到了。看到了。”
  这两句简单的对话,是新浪潮电影大师阿伦·雷乃《广岛之恋》里最核心的台词。
  来自纳韦尔的法国女人,记忆之门被广岛的日本男人他打开了她的记忆之门。她,18岁,与一个占领自己祖国的德军士兵相爱,但她的同胞却结束了爱人的生命。爱没有给她带来尊严,却留给了她耻辱。在那个地下室里,她被剃光了头,她歇斯底里。好在,爱情摧毁人的力量也是有限的。32岁时,她来到了另一个饱受战争之苦的城市——广岛,她与剧组来拍一部关于和平的电影。她看到了战后的广岛,满是战争的疮疤,那些拼命长出来的野花,那些不再健全的男人女人,那些痛苦的儿童……而那个长得很帅气讲得一口流利法语的日本建筑师却说,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广岛之恋》看过数遍,每一次都使我着迷,我始终记不住那个女演员的名字。而我记得那些经典的台词。男人,被这样倾诉是幸福而忧伤的——“我遇到了你,我记着你。你把我毁了。我怎能知道这座城市是适合爱的啊……”女人沉缓的语调与呼吸,足以使每一个憧憬爱的人沉醉。只是,当我们醒来时,我们依然不知道,纳韦尔的女人,广岛的男人,他们的故事将如何延续,就像在那个车站里,即便近在咫尺,明天就要分离的情人,也无从说起那些深情的话语。忘却抑或怀念,广岛留给了我们无尽的猜测。
    某个冬日的长夜里,我云里雾里地看完阿伦·雷乃的《去年在马里昂巴德》,很自然想到黑白胶片中的广岛,因为它同样关乎记忆与忘却。
  梦,或是梦境,我只能以这样的认知来走进马里昂巴德。就像那个女人面对男人的叙述,她陷入到梦境之中。“那是一个人烟稀少的房间。古典装饰的房间。安静的房间里,厚厚的地毯将脚步声吸收。走的人也听不出来,像走在另一外世界。沿着楼下,脱落的客房与走廊,是豪华阴暗的酒店,一楼一楼的无止尽和无生气。是楼下的装饰。椭圆的木刻,大理石与黑镜子,黑色的圆和圆柱,雕刻成圆形的屏风和走廊”,那个男子的声音是如此的低沉,是如此的不由分说,使她相信——去年在马里昂巴德,曾有过令她迷失的邂逅。
   只是,那个古堡一样神秘的酒店,它真的存在于马里昂巴德?它注定是虚无的。它也是不确定的。而有一种爱情,它或许也是这样的?它可能是质感的,像纳韦尔的女人与广岛的男人的缠绵。它可能是迷幻的,像在马里昂巴德的男人,他试图使她确信,她去年曾说过“明年的这个时候你将我带走”。而更多的时候,它是不确定的。如同纳韦尔的女人,短暂而彻骨的爱情或许深刻,可连她自己也无法确定是在记住还是在遗忘。也如同在马里昂巴德的女人,对于爱的记忆其实早已失去了方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