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623
  • 关注人气:1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春天,就是用来爱与被爱的

(2013-03-13 12:35:50)
标签:

转载

分类: 杂谈
且看文字记录官把临时十二钗的聚会记录下来。

 

似乎,我们用来相聚的理由,总是可以言之凿凿无懈可击。

比如这次。

萍子履新,小妖提拔,绿萼和小小妖生日,即便只有其中一项,就足够成为我们在一起得瑟的说辞。

何况,这些好事接踵而至?

更何况,春天已经来到了身边?

我对绿萼说:春天这么好,不吃吃喝喝就辜负掉啦!

我又对小妖说:十几个女人,自己为自己开放一次。

我再对自己说:春天,就是应该用来爱的,爱自己,爱朋友,像爱自己一样爱朋友,像爱每一寸清澈阳光一样,爱我生命中这些纯净向上的姐妹情谊。

请大家聚一聚,说说话,或者,什么都不说,相互看着,憨吃,傻笑,足够。那么,就用这种方式,享受我们的春光吧!

时间:周六或周日。

地点:皇宫酒店。

召集人:李则瑾。

秘书长:小妖。

与会者:中原临时十二钗,外加小小妖。

备注:女性聚会,不带家属。

 

本来没打算劳小妖小驾,怎奈那天单位中层竞岗,俺是评委,手机被收,只得在工作人员统计分数的间隙,回办公室让小妖负责通知。

12点,小妖群发的短信,出现在我终于取回的手机上:为祝贺吕后大寿,萍子小妖有喜,春天来到,十几个女人自己为自己开放一次,大妖特安排十号(本周日)午宴于皇宫大酒店二楼(北林阁),恭候您的光临!

宋韵收到信息,建议让她表哥去给大家照相。小妖回她说要把这个建议提请委员会审议,就把短信转了过来。我问:他是专业的?小妖说:省美术馆馆长啊,大画家。原来是一起吃过饭的那个他啊!让他端着相机来咔嚓咔嚓,这帮娘们儿还不个个成为绝色美女?

这边多了一口帅锅,那边少了几枚美女。锦丽、青青、丽丽皆在外地寻春,萍子也正打算远足,小小妖的周日,又被她爹排满。小妖儿秘书长遂把聚会的时间改在了周六中午。

因脸部皮肤过敏吃药,俺一直睡到周六中午才醒,洗漱未完,接到小妖儿电话,临时申请带上她家笨蛋。(丈夫husband早被我们私下用信阳话翻译成“哈是笨蛋”,意即“全都是笨蛋”,简称笨蛋)。我说:那就把阿静家的笨蛋也叫上吧!小妖说:还有你家笨蛋,也叫上。丽丽家的笨蛋,叫不叫?我说:丽丽不去,那个笨蛋,他就靠边儿吧!(此笨蛋与我是信师同学,凭借几十年的了解,自知得罪不了)

到了停车场,见俺家小四儿全身披灰蓬头垢面,来不及进行清洗,遂把稍微干净一些的小帕儿遥控打开。俺家笨蛋说:到皇宫吃饭还敢开公车去?我说我是自费吃喝,连发票都不要的。他说:还是我开车送你吧。12点20分,竟然第一个赶到了餐厅。

 

俺家笨蛋因中午另有邀约,在饭店门口的台阶把俺搁下,就匆匆去赶他的饭局。那位表哥,则因不肯做洪常青而缺席。只有小妖家和阿静家的笨蛋到场,阿静家的笨蛋,还在超市买菜时已经饱啖了一份炒面。约好前来的女银们,则一个都木有少。

 

这群女子,分处不同的领域,有些,相互之间并没有见过。但彼此间最远的距离,也不会超过一个人或两件事。比如,红颜和宋韵,我本以为是第一次相见,但世界末日那天的晚餐,坐在红颜身边的那位先生,竟然即是她的多年好友,又是宋韵的世交哥哥;而红颜在河南日报做记者的时候,宋韵还在开封当新闻科长,菊花会时,一个是采访者,一个是接待者。如今,红颜分管的行业,又恰与宋韵执掌的处室对口。俩人自然一见如故,赶忙掏出手机互留电话号码。

红颜拥有一双享誉新闻界的,有酒窝的,带传说的,很多人争相一睹的纤纤玉手。如今大家见了她,不免又拿她的小手说事儿。红颜举起嫩手,但见一只更嫩的玉镯,生动在手腕上。宋韵看了,马上伸出自己的手臂,露出自己腕上的玉镯,和红颜的那只比对。小妖连忙举起爱疯,咔嚓咔嚓。

眼瞧此妖见手拍手见脚拍脚,我生怕自己肿胀变形的老脸和粗壮肥大的老手,被她咔嚓进镜头儿会吓出人命,忙把两手别在身后。红颜说:拍她的胸针,那里最亮,还有,一定要拍住上边的那一抹白。小妖手下留情,果然在镜头里省略了俺的手脸。

萍子永远是那么的宁静安详,与同样温雅美丽的绿萼,端着茶杯,相对而立,浅饮,低谈。

阿静呢,则陪着两位笨蛋,坐在桌边儿听他们聊各自的育儿经呢。

唯独可怜的小小妖,趴在他爹的旁边,一笔一划地写作业。

我只恨分身乏术,既想和人聊玉手,又想和人聊诗歌,还想和人聊穿衣,更想和人聊孩子,目标游移的时候,猛然想起,今天是自己做东,人都快到齐了,还酒未启菜未点呢,连忙招手叫来了候在一旁看热闹的服务员。

 

虽有比我官大比我年长的别家笨蛋在场,我还是难得地坐在买单席上,两边是俩漂亮寿星:左边,是马上要过生日的小小妖,12岁;右边,是马上要过生日的绿萼,也是12岁,永远的12岁。灭吊灯,点蜡烛,唱祝你生日快乐,歌罢,灯复亮,许心愿。刚刚12岁的那个,眼睛里,全是笑;永远12岁的那个,眼睛里,全是泪。

流泪的那个大寿星,想起了很多年前,12岁的自己,因写了一篇爱情小说,被惊恐不安如临大敌的父母以14岁的年龄送到军营,从此生活在成人的世界里,把心留在金钗之年,任凭身体随风见长,爱着,伤着,苦着,累着,被岁月的风沙一路打磨着,朋友渐渐成了她最珍惜的风景。她哽咽着说:我的父母,都不记得我的生日,但是,你们记得,谢谢你们。

坐在她的身边,我看得到她晶莹的泪,看得到她微抖的手,看得到她脆弱的心,看得到她想要的爱,看得,就想,站起来抱住她,跟她说,亲爱的,你不孤单,你,还有我们!我们都爱你,我们一直爱你!但我没有。我佯装欢快地大声喊着:大家都记住了哈,以后,咱都得跟她学着,只要高兴,就得哭,谁要是不哭,咱就拿棒子把她打哭!

笑着的那个小寿星,一副年少不识愁滋味的模样,自己在分酒器里到了满满的橙汁,再一杯一杯,自斟自饮。她的爹娘,还有在座的叔叔阿姨,都看着她,笑她的可爱。她抬起头来,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黑亮清澈,没有一丝岁月的风霜。她的爹爹,恳切地说,让一个孩子坐在我的左边,太不合适,太高看了她。他怎知道,在我们的心里,只为她眼神中的那份纯净,只为她身上能映照出曾经的我们,只为她面向的长长未来,大家就会不约而同,把那个位置让给她,让她替我们坐出岁月的回味与展望。

 

青红帮之绿萼、红颜、青青、萍子,以及小妖、小小妖,都在《亲爱的,那晚,我们在一起》一文中有过简要介绍。其她几个,在我笔下还没怎么出现过。且让我一一说来:

阿静,《老人春秋》杂志的编辑部主任。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女儿,借助手中那只妙笔,和见山开路逢水架桥的坚持坚强坚韧,以及二十多年的汗水泪水苦水,成就了一个草根如何从一无所有走向收获颇丰的励志故事。如今的她,拥有了爱情,拥有了家庭,拥有了事业,拥有了经济基础,拥有了淡定超脱的人生态度,拥有了精彩斑斓值得回味的人生过往。她的穿着,总是漂亮的裙子搭配精致的鞋子,极度的女性化;她的言笑,总是爽朗的声调搭配有力的手势,难掩的粗犷风。她单名一个“静”字,我却一直叫她“大侠”。一二十年来,我一边从她的身上感受到无限的生命张力,一边把对她无尽的心疼藏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最难忘去年我极度低落的时候,她请我去一个豪华的洗浴中心,陪我泡澡,聊天,喝茶,选择。

平儿,在俄罗斯呆了十年的建筑学博士,比我早来郑州好多年,和我一样至今还是一个局长助理。她在规划局的办公室,和我的办公室,就在一个大院儿里。去她那儿串门儿,我们从来不聊仕途,我们只聊我们认为有趣儿的事儿。曾经,为了回报父亲的宠爱,她毅然休学一年,日夜尽孝在他的病床前;曾经,因为习惯性地在路口让行人先过,激起后边车主的集体抗议甚至咒骂,而她不久也真发现,那样的礼让,的确会让自己一直停留在红绿灯的这边儿;曾经,在专业的评审会上用专业的发言指出皇帝的新衣被看做极不靠谱儿;曾经,因为手握一支价值千金的签字笔,让她不得不经常把门锁上,躲到楼上一个没有门牌儿的房间里审材料,以回避那些打着各种旗号来找她疏通关系的开发商;曾经,在工地上摔倒骨折独自疗养直到康复才让我们知道消息……漂亮的服饰,干净的裸妆,随和的笑容,轻慢的谈吐,在熟悉又陌生的故土上无所适从的步履,让她的身上,充满了一种特异之美。

宋韵,郑州市某局的一个处长。没错儿,她是毫无争议的美女,孔玉芳那种美,吴贻那种美,全国人代会首位女发言人傅莹那种美,总之是端庄大气雍容华贵那种美。人美,歌儿也美,哪天你听听她唱的《渴望》,就知道迷恋毛阿敏是件多么幼稚的事儿。歌儿美,态儿也美,偶尔在外边玩儿得晚了,一个人居然不敢在小区里走夜路,多么可爱的小女儿态。而她最美之处,是已经修炼到对生活的缺憾绝不抱怨;对曾经的失败,自觉反省;对曾经的伤害,大度谅解;对未知的将来,淡然笑对。只可惜,她所有的照片,都比她本尊要逊色许多。

冰儿,郑州一知名文业公司的总经理。如果想知道什么叫温柔,就看看她;如果想知道什么叫清纯,就看看她;如果想知道什么叫得体,就看看她;如果想知道什么叫大气,就看看她;如果想知道自家的笨蛋为什么不那么疼爱自己,就看看她!十七八岁的时候,如花似玉的冰儿,就中断学业,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一个一贫如洗的农民诗人,和他一起,从豫南小城,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落地,扎根,成长,变成了男人们都想娶到的那种妻子:美丽,优雅,沉静,善良,潜心业务,博览群书,亦文亦商,亦柔亦刚,仰视丈夫,平视儿女,善待婆姑,用花开的美丽,呈绿叶的风姿。

所以,当我用眼睛和内心,再一次将这些美女才女们一一看过,不禁脱口而出:全省最优秀的女人,都在这里啦!

小妖家笨蛋不乐意了,直言不讳:有句话不好听,但我还是想说,优秀不优秀,光自己感觉不行,还要别人认可,才算优秀。

冰儿笑眯眯地替我打圆场儿:人家才说了半句呢,下半句还没说呢。

被这么一提醒,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话太不严谨,连忙补充:还有很多国家级、世界级的优秀女人,今天没有到。可是,再优秀的女人嘛,也优秀不过在座的两位男人啊!

红颜笑我:过去在报社,是刀子嘴;怎么到商务局,就变成了豆腐嘴?

何尝是豆腐嘴?还有蜂蜜心呢。谁让我的生命中,能有这样一群女友,让我即可远观更可近赏自愧弗如甘拜下风呢?看到她们,甚至想起她们,赞美之词,就会自动跑到我的嘴巴里排队,我一张口,它们自己就鱼贯而出了。

 

萍子卸下杂志社的担子,转而去省文学院任职。从此,河南,少了一个杂志副总,多了一个专业诗人。萍子一直走在我们前边,如今步入人生的另一种境界。她曾用诗歌影响着我们,现又用岗位的选择影响着我们,让我们无法回避地看到了自己身上的浅与俗,让我们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要不要开始跟她一样做减法。

小妖儿八年抗战,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从正科员升至副处调。虽然离我们觉得应该到的位置,还差那么一点点儿距离,但是,还是要恭喜你,宝贝儿,正如小三儿转为妾室,虽还未至大婆,但多多少少,还算是有了一点儿名分,也不枉你那么那么多的默默付出。知道你是并不在意这些的,不然也不会把可以用来钻营的时间,留给看书写字儿。可不管怎么说,在眼下谋生的这个场域里,升职加薪,总归是肯定你能力的一种重要方式噻。

坚持低调儿坐在下席的两个笨蛋,实话实说,你们是我见过的最知道如何做父亲的两个男人。仅仅因为你们对孩子付出的无怨无悔无微不至的爱,就值得我那两个好姐妹,与你们厮守终身不离不弃。更该谢谢你们,给了我那两个姐妹一个完整的家,并宽容呵护她们,让她们得以保留下原初的率真。还请你们理解,我们相互之间的夸奖与赞美,不是自恋张狂溜须虚伪,而是女人评价女人,视角和尺度,都和你们迥然有异。女人身上的优缺点,在男人眼里是芝麻和西瓜,在女人看来则是灵芝和萝卜;女人对女人的爱惜,只有情,没有欲;女人和女人的交流,用来碰撞的,不是酒杯,而是思想。更要请你们相信,能赞美女人并被女人赞美的女人,未必完美无瑕,但一定值得珍惜。因为她们几乎把爱当做一种信仰在膜拜,她们坚信,爱,无论来自亲人,还是来自朋友,都是生活赐予的最大恩惠,她们能够感知,能够感动,能够感谢,能够,永远敬畏。所以,她们的每一次相聚,都像是做了一场隆重礼拜,为爱叩首,因爱而悦,嬉笑是表,诵祷是真。在这个春天,以及以后的日子,依然如此。

两个笨蛋听我此言,点头,称是。

 

这。那。那。这。多么值得高兴的事!

喝酒。喝酒。一杯一杯,我自己灌下肚,一点儿也不怕,醉酒后,会变成一条蛇。

 

小小妖还要赶上一个补习班,她爹带她提前离席;阿静临时有事先撤,留下自家笨蛋在场;冰儿家的笨蛋炳麟赶来小坐后,带走了娇妻。余者继续围桌谈笑,从八卦故事到游历见闻,从时政局势到人生感悟,忽微忽著时雅时俗,畅聊到下午三四点钟,方才言散。

出得门来,但见狂风大作沙石乱飞天日难见。才去了皮爱慕,又来了沙尘暴,春天的脸,似乎再也洗不干净。

就算这样,谁能说这不是春天呢?

好吧,只要季节里还有春天,我们就还要爱与被爱,不管,春天的风景,变得多么令人不堪。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