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623
  • 关注人气:1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评:发在《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年5月25日

(2012-06-03 10:48:32)
标签:

诗歌评论

音乐性

故乡

文化

分类: 杂谈

                        故乡河流淌着温暖深情的歌

                             ——孔祥敬诗歌《春节等我回去》赏析

                                                  祝欣

     今年春节过后,我曾在两个不同的场合朗诵过同一首诗,每次朗诵时都令我哽咽、落泪,在座的朋友们也无不为之感动。无论是作为诗歌朗诵者还是诗歌阅读者,这样的经历于我而言都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这首诗就是孔祥敬先生的诗集《寻梦》中的《春节等我回去》。为什么这首诗能够在那么短暂的时间里剥开心灵上厚重的盔甲?作者写的是什么?他又是怎么写的?作者是个什么样的人?这首诗到底是什么打动了我们?诸如此类的问题纷至沓来,引起了我的反思。我想,只要听过一遍《春节等我回去》,或许你就会明了,这是一首唱给故乡和亲人的温暖而深情的歌。

     这首诗并不太长,段落有两段加个尾声,写法是从场景、景物和时空入手。可以看出诗歌外部节奏和旋律的变化起伏并不太大,与诗人内部情感的跌宕起伏形成鲜明对比。

    第一段的景物选取,展现了作者思乡,回乡急切的情感节奏;第二段写时光,截取了离乡四十年中三个不同时空的春节盼“我”回去的情感片段,时空的跨度虽然比第一段拉大了,而情感的内在节奏并没有放慢。整首诗似乎在中速的歌唱中,但情感的流动却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强:

 

    村口张大眼睛/在等我回去/树木摇动风铃/在等我回去/小河流淌乡愁在等我回去/我知道/还有那刚刚包好的饺子在等我回去/这是离家40年的记忆/等我的每一个春节在记忆里/是长长的相思……

 

    诗人在第一段里,运用四个排比,前三个排比的节奏相同,第四个排比有所拉伸,完成了乐段、情绪和情感的起承转合,旋律在中间声部歌唱,如春风化雨,在不知不觉中流淌进干裂的心田。而村口、树木、小河此刻都是一个人的化身,饺子是春节的记忆,这些跳动的音符,凝成了一首深情的旋律。因为它的歌唱不是在高声部高调性地歌唱,所以不可能产生所谓阳春白雪和者寡的效果。它那么亲切且毫无障碍进入人心,轻轻地融化心头上的坚冰。

    诗的第二段不是第一段的完全重复,节奏、旋律都有所改变,但调性调式却没有变化,可以看做是第一段的情感变奏:

 

    那一年/我刚刚离家/母亲站在村边/让目光越过树梢/从腊月初八就等我回去……/又一年/我已经结婚/父亲站在车站/从农历小年就等我回去……/到了今年/我的双鬓已长出银丝/父母已熟睡黄土/乡亲们仍站在河岸/让盼望穿越时空等我回去……

 

     这一段里,诗人不再运用排比,而是选取了三个不同时段、不同人物、不同地点来表达情感的流动。虽然诗中所写都是他们对“我”的等待,其实却是“我”急切渴望回乡的翻转抒写。从母亲、父亲和乡亲们的一个个镜头的切换,情感浓度层层加深,乡亲们的盼望是因为“我的双鬓已长出银丝”,生命已染风霜,渴望回乡,回到父母身边依偎倾诉,然而他们已熟睡黄土,是父母亲情的记忆转化。那一年、又一年、到了今年——今年的春节,再也没有父母盼望我回去,然而我还是想要回去,还是有乡亲们在等我回去。读到此处,总是让人联想到每逢春运时期,天上、地上、水上交通拥堵不堪的情景,而每张回家的车票、船票和机票都承载了游子对故乡亲人的思念。于是,回乡的路无论多么拥堵,多么遥远,都阻挡不了人们的行程。但问题是,倘若家乡没有了亲人,春节又往哪里回呢?双亲已熟睡黄土,再回去将是去父母的坟前跪拜,为乡亲们祈福。每当读到这里,我的泪水总是夺眶而出,和诗人的情感形成强烈共鸣。

诗歌的结尾写到:

 

    我要回去/回去的眼眶早已泪湿/从除夕到初一/我为故乡跪拜/我为乡亲祈福。

 

    作为一名读者,哪怕你正处在平静或欢乐的时刻,即便你在阅读和聆听这首唱给故乡的歌时不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心境,你也依然会随着诗人的情感一起起伏、流动,流到记忆中温暖的故乡里。

    故乡在孔祥敬先生的心里,梦里,却又是作者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因为一个人的故乡并不是停止不变的。他所走过的路,所经历的一切也都是他的故乡。因此,一个人无论脚步走到多远多久,永远也走不出他的故乡。故乡是他梦的窗口,是他梦的起点,故乡亦是他精神的家园,何况故乡天天都在他的梦中?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说孔祥敬的《春节等我回去》是他对儿时成长的故土的歌唱,那么他的军人军旅生活、从政为官的经历,也是他写作生命故乡中两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对于一个纯粹以写作为生的诗人来说,孔先生似乎不那么“纯粹”,他有十八年的军旅生活,他的从政为官的经历,都已化作他诗歌写作的组成部分。毕竟,任何一个作家的写作都是他个人的写作,都逃不出他本人的生命体验。正是因为写作,使他的军人写作身份里拥有了诗人的温柔情怀;在他从政为官的生涯里,因为写作,使他多了一双观察的眼睛,具备了反思的能力,他点燃诗性的火光,以高温度的燃烧,融化掉体制中钢筋水泥浇铸过的坚硬。因此,在他的梦里,在他故乡的河流里,总会流淌着深情温暖的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