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路无帆
心路无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2,387
  • 关注人气:1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山水画家薛旭光的诗意人生

(2014-05-16 14:00:01)
标签:

文化

艺术

西海岸

分类: 人物专访

山水画家薛旭光的诗意人生
                               宁 子

    早春二月的一个午后,开车去了薛旭光在山里的画室。画室在他家七层楼顶,面积不是很大,U型画案摆在客厅正中间,画案上搁着一幅未完成的山水画。画案周边摆放着画册、毛笔、颜料和画稿等。
    窗外乍暖还寒,画室内却温暖如春。与薛旭光坐在阳台上的茶桌旁,品着他用紫砂壶浸泡的红茶,开始了我的采访。
   之前与薛旭光有过一次对话。那是三年前的一天,他来编辑部邀我去参观他在海韵家园临时布置的画室。那次谈话有点匆忙,但印象极深,直觉他是一位不善表达但内心极为丰富并有着耐性和坚持的画家。令我惊讶的是,时隔几年后的这次对话,印象里拘谨羞涩疏于表达的薛旭光,面对老朋友的到访欣敞开心扉侃侃而谈,表现出他率真阔达的一面。尤其谈到他所钟情的山水画,谈到几十年如何执着于山水间寻找山水的诗情画意及浑厚华滋时,薛旭光双目有神,用他浓浓的乡音,不矫饰不夸张,时而羞涩,时而开怀地向我讲述。
    那些在海上漂泊的日子,那些原本一些沉重的过往,那些经历过的春夏秋冬,在他的表述里都成了温暖的回忆和幸福的印记。


    2003年春,35岁的薛旭光,经深思熟虑后,告别年轻的妻子和上小学的儿子,拎着行李,背起画夹,乘上北去的列车,向着早已向往与梦想的地方——北京画院奔去。这位土生土长的渔民,这位在海上漂泊了十年之久的弄潮儿,带着从未有过的忐忑不安和紧张亢奋,告别家乡与大海,一个人走进繁华的京城,走进艺术家的摇篮,拿起画笔,在画板上描绘着对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的一往情深。
    刚到画院的第一堂课,老师就给这些怀揣着梦想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布置作业,要求每人交一幅原创作品,题材不限。薛旭光战战兢兢递上了自己的一幅作品,然后屏住呼吸紧张地等待老师的评判。让薛旭光没有想到的是,老师看过他的作品后,当着全班30多名学员,给了他一番热情的表扬,并对全体新学员说,一个对艺术有追求的人,就是要有一种殉道般的虔诚和执着,用心去画好每一幅作品,有感而发的作品最打动人。这幅《八千里路云和月》就是通过作品无声的语言,传递作者内心的一种声音,一种对艺术的虔诚与追求。
    听了老师的表扬,一直忐忑不安、没有自信的薛旭光顿时觉得北京的天空那样辽阔晴朗,令人温暖。外地人初来乍到的陌生、孤独和茫然也即随之驱散,他以前所未有的自信和崭新的姿态,放下顾虑和包袱,一路听从尊师的教诲,投入在山水画的创作中。
这位对薛旭光作品极为欣赏,对薛旭光极为爱护和期待的老师,就是著名山水画家王文芳先生,也是薛旭光来北京拜下的第一位老师。
    “你的《八千里路云和月》表现的是什么主题,为何令王文芳老师一见倾心?”我问。
    “你看得出我不是一个健谈的人,内心许多的愿望和想法都只有通过我的画语表达出来,一个十几年飘在海上靠打渔谋生的人,突然一天回到岸上,只身一人不管不顾地来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只为了我心里的一幅画。画画就是我的梦想,是我打小就怀揣着的梦想,不管怎样的艰难和不易,我都要奔着这个梦想而去。《八千里路云和月》所表达的就是我这样的心路历程和愿望。”这是发自薛旭光内心的话语,他还告诉我,他能来北京画院进修学习还缘于一个人,他是薛旭光早年结识的一位兄长和画家,如果没有他的鼓励和点拨,薛旭光还不会这样快地做出去北京的决定,这人便是开发区油画院院长陈增慧。谈到陈院长,薛旭光的目光里流露出由衷的尊敬和感激之情。
    不论是陈院长的鼓励还是薛旭光的选择,总之,薛旭光的艺术春天就此拉开序幕。


   1986年夏天,18岁的薛旭光拿着自己临摹的作品悄悄报了“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班,不久便接到录取通知书,正式成为一名国画班的函授生。之所以 “悄悄”,是因他天生的敏感和羞涩,不想让周边的伙伴对他的“非分之想”有所猜忌和议论。薛旭光当时的工作是在薛家岛文化站放电影,不善言谈和交际的他,把许多的业余时间用来临摹和作画。十八岁的薛旭光起初并没有选定山水画作为自己绘画的终极目标,因为年轻的他还不懂绘画的要领和真谛,也从未有任何人对他的画给予肯定或指点,他就像第一次出海行驶的一叶小舟,漂浮在广博的海域里茫然不知所措,只是凭着年幼时就植入心底的绘画兴趣,见山画山,看水画水,花草虫蝶,人物肖像等都喜欢画。直到进入书画函授国画班,听到老师的悉心指导和教诲,他才逐渐明白绘画是一门艺术,艺术不仅要凭天赋和兴趣,还需要注入灵魂和思想,需要耐得住长期的艰辛和寂寞,才可完成一幅既有人间烟火又蕴含着作者灵魂与艺术统一的作品。
    国画函授每月两次授课,不论平日怎样忙累,只要是画院安排的面授课,不管刮风下雨还是在青岛市区、胶州、胶南等偏远地区,也不管交通如何不便,薛旭光从不请假或是无故缺课,在追求艺术的路途中,他像刚刚蹒跚学步的孩童一样认真又执著。
    函授三年级时,老师要求国画班的学员根据爱好和特长选择自己喜爱的专业,专业分水墨人物画、工笔人物画、山水画、花鸟画等。薛旭光便毫不犹豫选择了山水画专业。
    不等我发问,薛旭光便主动告诉我,他之所以选择山水画作为自己追求艺术的起点和终点,原因很简单,第一,他是渔民。生在大海边长在大海边,成家立业后还要出海打渔,驾驶着渔船常年劳作在山水间,相比那些到处寻求风景写生的人,他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第二个原因,就是在国画班学习期间,他有幸看到清代李渔所著的《芥子园画谱》一书,被书中的一幅幅山水画所触动,这坚定了他选择山水画专业的决心。
    结束了三年的函授学习,正如薛旭光所说,几年后,成家立业的他挑起了男儿养家的担子和责任,与村里其他几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好伙伴,凑钱买了一条木船,由薛旭光做船长,开始了出海打渔的生涯。
    薛旭光说,十年的出海生涯,他从没有忘记和放弃心中的梦想,只要出远海,他都会带上几本书和几本画册,待赏完海上落日吃足鲜虾海鱼后,待同船的伙伴都休息时,他便躺在船舱里,借着船上微弱的灯光,整个人这样安详地置身在海面上,随着波涛有节奏地击打着船帮,开始进入深度阅读,丝毫感觉不到出海的辛苦。当读着一行行文字,看着一幅幅或清新淡雅或浑厚磅礴的画作时,反而觉得心里特别踏实且富有诗意。
薛旭光内心的确充满了诗意,出海是别人眼里非常艰苦的工作,在他这里却有许多美好与快乐。
    “每次出远海,需要十天半月才能回来,你只顾在海上打渔读书看画册,难道不想家?不想温柔的妻和健康活泼的小儿?”我冷不丁地问薛旭光。
    薛旭光被我问得脸微微发红,他老实地回答:“想。但我很少对家人说出口,我把这种想念倾注在我的山水画中。”
    薛旭光说,他在北京画院画完那幅《八千里路云和月》之后,不久又画了一幅六尺的画,这幅画所表述的就是他离家出海远行,每次返航时,当他驾驶着大船在深夜里行驶到离家不远的航标灯处,看到航标灯乐此不疲地一闪一闪,他的心脏就会随着航标灯一闪一闪的节奏有力地跳动。因为当看到那束在海上一闪一闪的灯光,看到航标灯后面时隐时现的连绵群山,他知道他快要到家了。过了群山就是自己温暖的家,家里也有一盏灯像航标灯一样彻夜不眠地等他归来,那盏灯就是妻子儿子盼他归来的健康跳动的心。当船终于靠岸,当大家来不及互相说一句再见就各自跑回家时,他才知道原来他是那样想家。
    薛旭光为这幅画起名《大地的脉搏》,尊师王文芳看了这幅画,再次当着全班学员表扬了薛旭光,说若没有经历这样的人生,是画不出这样动人心魄的山水画。虽然技巧不够娴熟,但色彩浓淡相宜,画面感强,整幅画里蕴含着作者人在山水间心却强烈思念家人的质朴情感,有归航靠岸的幸福与眷恋。

秋   

    2011年秋,青岛开发区文联在开发区油画院里举办了“本土画家陈增慧、于兆科、薛旭光三人联展”,我有幸为他们的“联展”写了前言。也是在这次联展中,我第一次见到薛旭光,第一次见到他潜心创作的一幅幅山水画。这时的薛旭光已经是二度进京拜师学艺,并在宋庄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是青岛境内小有名气的山水画家了。
    初见薛旭光的山水画给我的印象就如他的外表,沧桑厚朴中略带淡淡的伤感,在对自然山水的描述和表达中,蕴含着他内心汹涌澎湃的一种生命力量。
    我不是专业人士,对薛旭光的画我说不出更专业的艺术评语,个人直觉,除了他的天赋、勤奋和执着,还有一大原因,是因了得天独厚的自然辽阔的地域和故乡的质朴文化赋予他的画笔自然而然地表现出一种壮美、豁达、安静与诗意。
    “在这次本土画家的联展中,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你的山水画,而是你为每幅画起的名字:《思念隔在远远乡》、《家在斜阳西更西》、《八千里路云和月》,还有……”山水画家薛旭光的诗意人生
 “还有《斑斓秋色雁初飞》、《月是故乡明》、《何日再来看白云》、《家在翠微深处》、《无语立斜阳》,呵呵,还有很多记不起了。”薛旭光接着我的话流利地说出了一串画名后留下一句“还有很多记不起了”。是的,有许多画名已记不起了,就如人生所经历的许多事件和过往也记不起了,但在某一时光那些曾经深深打动过自己的人或事便如印记一样刻在心里难以忘记,偶尔想起倍感温暖。
    单看薛旭光引用了杜甫、白居易、王炎、岳飞等人的诗词为画名,便能看出他的艺术修养及细腻丰富的内心世界。在我的再三追问下,他向我讲述了《思念隔在远远乡》这幅画中隐藏的美丽故事。
    有一年,薛旭光跟朋友的车回北京宋庄工作室,途中路过山东鲁西的一座小山村,看到村头路两旁一排排整齐挺拔的杨树,当时正值初春,他看到杨树上长满了嫩黄的树芽,朋友驾车经过村落,全是低矮的平房和草房,并有炊烟袅袅,一摞摞苞米秸堆在草房一处和悠闲的鸡鸭鹅狗自成一景,乡里乡亲碰了面彼此热情地打着招呼,日子过得殷实富足。开车的朋友忍不住说,真好,这是小时候见过的村庄的样子,还没改造的山村。薛旭光心里一阵温暖,因为此地是他许多年前邂逅过的一位女子的家乡。
    他从没想到会路过这里,他和那女子是在秋季的一次画展活动中相识的,女子欣赏他的画,给了他一些鼓励、赞美和建议。虽没过多表达,但薛旭光已感觉她懂自己的画,懂他画里的一景一物一山一水。画展临近结束时,女子忽然对他说在他的画里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家,虽在白云深处,过着简单清贫的日子,但却幸福快乐,不久她将回到那里去。薛旭光随口问她家在娜?女子便告诉了家的位置。
    就是这样简单的邂逅,彼此没有再联络,本该记不起的人记不起的事,偏偏今天路过这里,路过她的家乡,以为早已忘却的偶遇,在这温暖朴实生机盎然的村庄面前蓦然出现眼前,薛旭光感到格外亲切和感慨,眼眶发热:朋友,你一切可好?
    回到北京后,薛旭光便把自己关在画室,一口气画完了这幅《思念隔在远远乡》。
“我印象中画展上见过这幅画,好像不是你描述的春天景色,应该是秋天或是冬天,有隐隐山峦和苍劲茂密的树林,还有……”
    “还有炊烟、雪和树林深处的一抹月亮。”薛旭光接过了我的话,目光里充满了暖意。
“对,有白雪和月亮,月光从茂密的树林中映射出来,与缕缕炊烟相呼应,让人在寒冷的冬日里感受着暖暖的春意。为什么要改变原景?”我又好奇地问。
    “因为心境原因吧,有温暖也有伤感,有怀旧也有释怀,有诚挚也有祝福,总之与内心有关。”
   
与薛旭光一问一答,我问得直率,他回答得坦诚。
    当代画家吴冠中说:“笔墨等于零,技术只是个手段,情怀是多年的人格,多方面因缘修来的结果。艺术,就是真性情。”薛旭光就是用他的真性情在水墨氤氲中,孤独诗意地前行。画如其人,薛旭光所画的一山一水、一草一石、一缕炊烟一束月光,都带着他浓浓的热情和温暖。
    如果一幅画失去了灵魂、情感与个性,表面的色彩再浓烈也是空洞和浅薄的。在一年四季中,薛旭光说他最爱秋天,因为秋天不仅色彩宜人,更是有着不同于其他季节的丰沛殷实和内敛成熟。                       

 

    冬天真的来了,这个冬天呀,来得太快。不经意间,我被遗忘在和落叶告别的深秋里。不得不把些许莫名的怀念收进行囊,带着他们匆匆躲进冬天里。于是,记忆便穿起厚厚的棉衣,把故事深深地裹在怀里……                      
                      ——摘薛旭光日志《冬日随笔》
    内向拘谨不事张扬的薛旭光每到冬天便放下手中的画笔,变成蛰伏在茅草屋里伤感的诗人。“伤感”只是薛旭光外表或内心的一种独有的气质,而真正的薛旭光在日常生活中憨厚豁达,偶尔还会幽默风趣语出惊人。只因是性格使然,他喜欢以浓郁厚重的色调绘画,以忧郁伤感的心境作诗。
    冬日里,他喜欢午后一个人坐在阳台的窗前,沏上一壶热茶,要么呆呆地看着窗外飘着的雨或是雪,要么默默低首沉思,任思绪随意飘向窗外或某个地方。待手捧香茗起身踱步到画案时会突然诗意来袭,便忍不住放下手中的茶,提笔磨墨写下忽然跃入脑海的原创诗篇。
    薛旭光对我说,年轻时尤喜欢李清照、晏殊、柳永、李煜等清丽婉约派诗人,随着年龄与阅历,他渐渐被杜甫、苏轼、稼轩、陆游等沉郁旷达悲壮豪放的诗风而吸引。
    一个偶然,我翻看了薛旭光在QQ空间里的日志,发现薛旭光喜欢用诗词的方式记录心情,其中几首冬日里记录的诗词日志,读后令我惊讶唏嘘。
   

    梦归何处?望断红尘路。料得今宵牵情处,伤却冬雨凄楚。多情偏为谁痴?粉黛浅妆犹记。那时秋风初来,新月偷上窗帷。
                       ——冬夜记事
    小月娟娟,夜浸寒星天碧透。风过西楼,独自凭栏后。梦里几番,携手春日游。相思恼,不如醉够,落花任满头。
                       ——于冬夜
    不是因为薛旭光的诗词如何精湛完美让我惊讶唏嘘,而是让我看到了一个远离喧嚣与浮躁,独处一隅对月感怀,以澄澈宁静之心吟诗作画的艺术家。
    艺术发自于心灵,艺术的力量和魅力源自于艺术家内心的真善美。在诸多艺术创作流于形式,缺少生活气息和真实情感,一味的为追求“价值”而不惜丢掉尊严努力炒作的作品中,像薛旭光这样坚持着真诚质朴、熨帖着大地、饱含着人间烟火味道的艺术创作在我看来尤其的珍贵难得。
    听我这样评价他时,薛旭光坦率地对我说,为了生存需要,为了市场需求,他也画过缺少朴实情感流于形式的作品。但更多时候他告诫自己要善于思考,勤于读书,力求自己的作品意蕴深远,情感真挚饱满。
    我愿薛旭光运用手中的画笔,让无声的水墨语言表达出山水的本色性情和本土的人文情怀,一如他蛰伏在冬日里吟出的饱含着真切深情的一篇篇诗作。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