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3.1 信息污染

(2015-04-05 04:19:58)
标签:

信息污染

方舟子

韩寒

谣言

阴谋论

分类: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在撰写本节前一周,笔者正好得知作家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喜讯,于是花了十分钟阅读相关材料,仿照这场运动中质疑者的方法,列出以下“铁证”,证明莫言作品必然是别人代笔的:

1.莫言文化水平不高。他小学五年级辍学,后来靠特招才进入大学。与其文学水平不符。

2.莫言没有文学理论功底。他的导师坦承帮莫言写了硕士论文后半部分的几千字,因为莫言不懂前半部分谁写的也值得怀疑。

3.莫言作品和生活经历不一致。例如中篇小说《岛上的风》写海岛生活,但他当时在山里当兵,别说海岛,连海是什么都没见过。记者问莫言怎么写得那么精彩贴切,他居然回答是翻查辞海,找出对海边的描述照着写的。这么荒谬的事也有人信?

4.莫言写《生死疲劳》时,自称43天写完43万字,大家说,这可能吗?要知道笔者本书1天顶多写1000字。而且43万字一稿成书,太可笑了吧?《三联生活周刊》还借编辑之口吹捧道:“他交给我的是特别干净的稿子,每一字都写得方方正正,字体扁而几乎一致,其间几乎没有涂改。偶尔增加的句子,都会清楚地标示,一如他永远整洁的床铺。莫言写作,是不打草稿的,崔京生说,他在开笔前只在一张纸上列出顺序、交叉、拐弯抹角处,然后就开始动笔,基本一字不改。”[1]这么神的事儿你能做到吗?

5.莫言获诺贝尔奖和评委马悦然有关,而他们之间关系密切,马悦然的书还莫言作序,联手作弊的可能性很大。

6.在获得诺贝尔奖的那个月,莫言赋诗一首《写给自己》:

莫言已经五十七,心中无悲也无喜。

经常静坐想往事,眼前云朵乱纷披。

人生虽说如梦幻,革命还是要到底。

革命就是写小说,写好才能对起自己。

 

这是文学奖得主的作品?有人辩称打油诗不作数,那我们来看莫言日记片段:“五月九日,有一只燕子落在树上,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毛主席要到我们家吃鱼。”——板上钉钉的小学五年级水平吧。

7.莫言中学作文不及格,病句之多可以从侧面印证他的真实写作水平。他女儿管笑笑说:“在我初高中的时候,父亲是从不指导我语文的,因为按照中国的应试教育,他的作品有一大部分都是病句。”[2]作家徐林正佐证道:“莫言还告诉我,他其实很少花时间教育孩子……但有一次,他教管笑笑写作文,结果管笑笑的作文不及格,而且,几乎每一句话都是病句。”[3]诺贝尔奖水平的作家,文章里会到处是病句,连中学作文都及格不了吗?

8.莫言手稿不但干净得可疑,而且有时写繁体,有时写简体,一看就知道是两个人写的。翻开手稿第一页,短短三行就发现了错别字,“处女座”写成了“霉女作”(见下图右圈)。这毫无疑问是对文学完全无知的铁证。抄代笔者稿子的时候,抄错了吧?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wbr>3.1 <wbr>信息污染

莫言文集序言手稿截图

 

哪怕每条“疑点”都较弱,“概率连乘”后,就是铁证了吧。笔者信心满满地贴出这个帖子,不服来辩。

有人提出:这个形似“霉”的其实是“处”的另一种异体字啊。

笔者马上反驳:和第二行的“处”字异体不一样啊!同一个字居然写出两种异体,正好说明原稿是两人所写,莫言抄写时没注意,露出了破绽!(使用模糊标准手法,总能得出预定结论。)

也可以继续寻找“奇怪”的错别字:莫言抄写别人手稿时因为后文“打斗”的“斗”字干扰,将“打”抄成了“抖”。(不需要认可我的材料,只要你接纳了错误标准,我就能无限制造“铁证”)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wbr>3.1 <wbr>信息污染

而且两份手稿笔迹看上去还不大一样,正好证明是两个人写的!(随时抛出新指控转移议题,令讨论失焦,转移观众注意力)

就这样,笔者和莫言的支持者(莫粉)一句句辩论下去……

 

然而现实中,这种辩论是不会发生的。普通人的正常反应是——你神经病啊?因为每一条都有明显的逻辑错误。那为什么同样的理由从方舟子这批人嘴里说出来,在质疑者眼中却会显得如此“合理”呢?

作家马伯庸介绍过三国里《曹操抹书间韩遂》的故事:

曹操与马超、韩遂联军在渭水对峙,双方僵持,都奈何不了对方。为离间敌方两大势力,曹操故意给韩遂写了一封信,信里没正经内容,涂涂抹抹。马超看到这封书信的时候,不由得拍案而起,大声地质疑韩寒……哦,不对,是韩遂:“曹操的书信为啥这么多涂抹痕迹,手稿不应该都是干干净净的吗?涂掉的是机密吧?你一定有问题!”联盟破裂,西凉军遂败。[4]

 

马超因愚蠢的逻辑错误导致兵败,但这个错误并不是孤立产生的,他原本就猜忌韩遂集团(先入为主),曹操又做了大量工作:假装退兵纾缓外部压力,令对方内部矛盾抬头;与韩遂战场叙旧,制造疑虑;曹洪用模棱两可的暗语撩拨两人关系;当然可能还派出了奸细散播谣言等等。这一切构成了怀疑“气氛”,诱发了马超的逻辑错误

 

韩寒出版手稿集后,预言道:

《光明与磊落》出版以后……我甚至都能想象有些人拿到手稿集,大叫“一看就断定是造假的”,然后出现一些所谓的长篇分析。届时估计会冒出不少“笔迹学专家”,单独拎出我写过的几个字几个笔划,再对比手稿集里的几个字,得出结论,假的。[5]

 

事后对方大致如他所料,指控手稿中有“奇怪”的笔迹和错别字,断定为假。而且不少人是真信,因为有人居然报了警。想到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韩寒手稿里有几个错别字很奇怪,毫无疑问是诈骗!公安怎么不管?”能忍住不挂电话的警察,脾气一定很好。

如此荒唐的理由,为什么质疑者会觉得很合理呢?笔者询问了其中一些人,他们承认单看这类指控,确实很难成立。可很多人告诉笔者:“虽然这未必成立,但其他证据太多了呀!”没错,这个“其他证据太多”才是关键,干扰了他们对所有问题的判断。追问下去你会发现,对方要么说不出详情,就是感觉“好多”;要么喷出一大堆谣言、伪逻辑和错误论断。这是信息污染的典型表现,也是诱发逻辑错误的根本原因。下面笔者就依照污染类别列出例子。

 

第一类:材料和逻辑均有问题的指控

这类指控看似愚蠢,但反驳时存在陷阱。当材料和逻辑均错误时,仅否定材料,容易让旁观者误解你默认其论证逻辑,而只阐述逻辑,则旁观者会认为你默认了虚假的材料,从而令他们接纳其中之一。

如方舟子用来论证“《三重门》是韩仁均所写”的材料:

北大中文系教授曹文轩给《三重门》写的序言说:“而在《三重门》的作者韩寒身上,却已几乎不见孩子的踪影。若没有知情人告诉你这部作品出自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之手,你就可能以为它出自于成年人之手。”“在我的感觉上,它恰恰是以成熟、老练,甚至以老到见长的。”[6]

 

查看原文,可发现方舟子引用的这两句话中间缺了一句:

可以这么说:《三重门》是一部由一个少年写就,但却不能简单划入儿童文学的一般意义上的小说。[7]

 

删去这句是因为对结论不利,要控制信息。实际上,曹文轩序言的原意是说韩寒思想锐利、看法独特,已脱离了单纯幼稚的童真话语,而非认定此书乃成年人所写。他还说:

这些深刻与经验是他学来的,并非来自于他的切身感受……他无非是成熟得早一点罢了。他比他的同龄人先走了一步,如此而已。其实,世上早慧、早熟的人也不是韩寒一人。思想史、文学史,甚至是科学史上,都有这样的人。[7]

 

但仅作这类反驳不够某作家说文章不像出自孩子之手,所以它就不是——种逻辑是荒谬的。少年作家若和同龄人写得一样,那还出什么书?如果默认了这种“逻辑”,“铁证”就会越找越多。

 

20118月,方舟子攻击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二十年不发论文”(后改称只发了三篇论文),称对方是“水货法学教授”。贺卫方的支持者,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辩护道:“一百篇所谓论文也比不上贺卫方为捍卫法治而写的一篇文章或感人至深的书信。

这种辩护犯了同样的错误。因为“二十年只发三篇论文”的说法完全是捏造的,贺卫方平均每年发表两到三篇论文,其中多篇代表中国相关领域的最高水准。仅批驳逻辑,相当于默认了假材料。

 

讨论韩寒手稿时,质疑者称:《三重门》20万字一次性写完,只修改了一些词句,这可能吗?然而《光明与磊落》的序言中说:

《三重门》手稿大约二十万字。这本长篇小说,对我来说是巨大历练,经过了这本书,我的写作能力和硬笔书法水平都提高了一大截。全书完成后,我对前面部分不满意,遂作废了数万字。于是重写的《三重门》开头的字迹反而比较老练,中间稍微稚嫩,后段有进步。[5]

 

为何不一致?因为质疑者的说法“引申”自韩寒博客:

在找出了《三重门》的手稿以后,还找到了很多当年发表和没发表的随笔手稿……十四年过去了,我都忘了自己还写过一些很傻的诗和一些非常学究的文章……在现在电脑普及的年代,我写完文章反而要时不时改动几句话,但我少年时候文章的手稿居然都是一次成型,除了一些错别字以外,极少做大段的修改。[8]

 

“少年时候文章的手稿”被曲解成《三重门》整本书了,这叫自然语言传播变形。澄清时构陷者会指责你“前后不一致”。这很正常,你的原意和被他们拼命歪曲的意思当然会不一致。此外同样需纠正逻辑,所谓20万字小说不能一次成型,也是无知导致的错误论调。

 

第二类:主观或虚假的论断

讨论真伪问题时,主观模糊的论断是无意义材料。这类论断由恶意传播者制造,不用支付任何成本,通过诉诸生活差异生效。

炮制错误论断也是信息污染。有些人会追究材料真伪,却对离谱论断网开一面——言论自由嘛。其实这些论断源于虚假、歪曲的材料与伪逻辑,是后者的延伸与传播的载体。满天飞的错误论断是信息污染得以奏效的重要原因。

 

在天涯论坛,网民胡大猪称:“韩寒真正的致命伤是十四岁时发表并收录入个人文集的《小镇生活》。”因为这篇小说的主角上了大学。十四岁就能描写大学生活?他补充道:

韩寒2000年出版的《零下一度》是很多短篇散文的合集,有些散文是自传性质的。据韩仁均交代,这里的作品比《三重门》写得早,但出版得晚,这些作品大多写于初中时期。该文集其中就有《小镇生活》。

 

先不管“韩仁均交代”(实出自韩寒博客)暗示。查《零下一度》自序原文:“文集收录了以前我的一些稚作……这些发表过的文章大多是读初二时写的。论证时“大多”被歪曲成了“全部”。其实《小镇生活》首发于《萌芽》2000年第六期,因此可能是韩寒十六七岁高一时的作品,文中有《还珠格格》第二部(1999年)的歌词亦可佐证。最后指出伪逻辑:初中生当然能写大学生活。

然而,如果这个质疑进一步“变形”怎么办?

★ 韩寒十四就能把大学生活描绘得惟妙惟肖吗?

这句话虽短,却包含了信息控制、陷阱逻辑、主观随意性三种手法。新增的“惟妙惟肖”属无意义的主观描述,大学生活经验与该论断相仿的人,就会觉得既妙又肖,然后上当受骗

回顾第一章陷阱逻辑中的例子:韩寒称没读过《红楼梦》,怎能在书中使用其字句?指出伪逻辑后,质疑很快修正为:

★ 韩寒称没读过《红楼梦》,怎么能在书中恰到好处地使用精彩字句,而且这些字句还出自《红楼梦》的一个罕见版本

“恰到好处”“精彩”为主观随意性。质疑者用多篇文章论证版本罕见,但去书店买本《红楼梦》就知道这纯粹是造谣。

质疑者不会因逻辑虚弱放弃论断,而会试图添加更多谣言与主观性内容。因为论断本身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材料与方法正确与否对他们并不重要。

 

★ 韩寒《杯中窥人》《求医》很有故事会风格。——这是暗示。该论断并非文学分析的结果,而是围绕构陷目标的发明:要证明它们是韩仁均写的,而韩仁均又是《故事会》杂志的作者,所以必须把这几篇文章说成是故事会风格。

★ 韩寒面对镜头说话都打结巴,这像是著名作家吗?——网上广为传播的几段结巴视频是从几百个小时的录像里挑选的,这是信息控制。指出这一点之后,质疑者摆出双重标准:结巴的是真视频,说明他不会说话其余99%的流利对答是假视频,买通采访者。这攻击信任链条,玩无意义的逻辑游戏

★ 韩寒在香港读者交流会上满嘴黄段子。——裁剪几秒钟的片段,引诱对俗文化完全无知的老学究出错误论断。

★ 在访谈中,韩寒谈到赛车、女人、生活,就特别来劲,大侃特侃说到文学,就沉默,不像是作家。——材料是捏造的,凤凰网视频访谈等均涉文学。其次是陷阱逻辑,作家当然可以不谈文学。最后是缺乏了解,韩寒作品里描写最多的就是车、女人和生活。

★ 韩寒博客中,描述赛车和生活的博客一塌糊涂,写时评的却很好,说明这是两个人写的。——这类论断被热烈讨论,说明人们准确定义概念并不敏感。什么叫“描述赛车”?是指写赛事写开车,还是写车手这类描写占文章多比例才算?什么是“好博客”和“坏博客”?在没有明确标准的情况下,这类统计型结论是无意义的。它欺骗的是那些既不读韩寒博客,又缺乏思维训练的人。

 

第三类:堆积歪曲过的细节

歪曲细节,堆叠大量的小谣言与错误论断花费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影响舆论判断,也是常见的污染手段。绝大部分人没有精力深究细节,何况这类谣言都特别细碎,即便被揭穿,也不会引起旁观者的警惕,还可以依靠自然语言的多义性扯皮。

许多当事人的言论都被歪曲过。例如方舟子称《求医》中医院的挂号小窗口不实,90年代应是大玻璃窗。他引用土豆网对医生的采访佐证道:“另一医生说本世纪挂号处已经用玻璃窗了,并不是说2000年才开始有的,不排除1999年也是用玻璃窗。”[9]但医生的原话是:

以前的嘛就是有窗口的,就(是)墙(上)开了一个小窗,后来翻(修)成就是玻璃的,大玻璃都看得见的……我们装修什么时候啊?是,肯定是这个世纪了,就在2000年以后了。[10]

 

很清楚,2000年前是小窗口,之后翻修成大窗口,却硬是被“转述”成相反的意思。他深谙大众心理,甚至不怕贴出原视频链接。你根本不会去看,却因此更信任被污染的信息。当然从小说描写里找与现实不符的罪证的方法也是错的,不再冗述。

韩寒的同学证明韩寒在教室现场写作,且边写边让大家阅读。此后,方舟子多次声称《三重门》投稿时间在现场写作之前。他编出这样一个故事:韩仁均投稿后,让韩寒在教室里抄他的手稿。

根据韩仁均的说法,《三重门》开始写于1998年9月(或稍晚),完成于1999年4月。但是这个说法与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郏宗培的说法完全不符。郏宗培最近接受土豆网的采访时说……《三重门》书稿在上海文艺出版社审了两个月后,写了修改意见退给韩仁均。郏宗培很肯定地说,在他们审《三重门》书稿时,韩寒还没有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因为当时韩寒获奖是很轰动的一件事,郏宗培说新概念作文大赛结果一出来他就知道了,但在他审《三重门》时,并没有韩寒获奖的信息。那么,上海文艺出版社退稿的时间不会晚于1999年3月底按审了两个月算,他们收到《三重门》书稿的时间在1999年1月,即1999年1月时《三重门》已完成。郏宗培的说法虽然是事隔多年的回忆,但有另一当事人吴伦的佐证,二人无作假的动机,说法合情合理,更为可信。[11]

(粗体部分为信息污染,请读者注意污染浓度)

 

即,上海文艺出版社总编郏宗培证实,他在新概念评奖(1999年3月)(1999年1月)拿到《三重门》手稿,还有另一当事人吴伦的佐证。这和1999年4月完成书稿的情况不一致。

查找采访视频,郏宗培涉及此事的原话是

当时没新概念大赛……99年有吗?……当时他还没参加呢……但是当时,如果是这样的话,据我所知道,这个新概念大赛呢,还没有这个信息的,我们看这稿子的时候……连新概念大赛这件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因为一出来我们就知道了。这可能是在新概念大赛之前……那么这稿子是99年出来的稿子,新概念的话那应该是在年底……原来是3月份进行的颁奖,我们看这稿子的时候一点都不知道这个作者的背景。[12]

(粗体字为方舟子借以得出结论的部分。)

 

郏宗培根本不知道1999年有新概念大赛,经记者提示后又错以为是1999年底举办的信息,被抹掉了。对该典型案例作详细解说:

“写了修改意见退给韩仁均”——稿子是韩寒的。使用暗示方法对读者进行催眠,制造气氛。

“郏宗培很肯定地说”——原话是“可能是在新概念大赛之前”

“在他们审《三重门》书稿时,韩寒还没有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因为当时韩寒获奖是很轰动的一件事”——与视频原意完全相反:“99年有吗?当时他还没参加呢”“我们看这稿子的时候一点都不知道这个作者的背景”。指韩寒当时是无名小卒,编辑并不了解。

“郏宗培说新概念作文大赛结果一出来他就知道了,但在他们审《三重门》时,并没有韩寒获奖的信息。”——断章取义并歪曲。视频中郏宗培说他根本不知道韩寒是获奖者,同时把大赛时间

“退稿的时间不会晚于1999年3月底,按审了两个月算,他们收到《三重门》书稿的时间在1999年1月”——前一句话说的还是审稿时间,摇头一变,这句成了“退稿时间”,通过小谣言把收稿日期往前挪,让事情“更不合理”。

“郏宗培的说法虽然是事隔多年的回忆,但有另一当事人吴伦的佐证”——吴伦的“佐证”是捏造的,他根本没在视频中出现,郏宗培打电话问稿子是不是他推荐的而已。这是语言陷阱。

“二人无作假的动机,说法合情合理——上文整个论述全部是转述者自己歪曲和瞎猜,与二人有没有作假动机毫无关系这些解读“合情合理”,与开头的“完全不符”一样,都是主观断。

视频原意并不难理解。收稿时间是1999年底之前,并不能推断为1月份。采访里还有其他佐证,如郏宗培称,退稿后不久,《三重门》出版并大卖(2000年5月),社里专门为此做了反思。若真是19993月份退稿,这个“退稿后不久”便难以成立了。

因为投入精力有限,普通人很难摆脱细节欺骗,但这种方法是有弱点的。首先很难通过“整体思维”,质疑者描述了一个处心积虑让儿子在全班面前表演创作制造铁证的人,却傻乎乎地在此之前先投了稿的荒谬故事。其次是无法获得证人出面背书认可,只能躲在阴暗角落歪曲“转述”。特别当证人出面反驳被质疑者强加的角色时,还需要攻击信任链条,称证人“被买通了”,属于“利益集团”等,让他闭嘴。

 

例如质疑者曾爆出所谓的“自认代笔视频”。韩寒曾在做节目时接到新浪编辑术术电话约稿,方舟子“听”到电话声中飘出“代写”,“图个安你的名字,替你拿笔”等铁证,随后又神奇地大幅修正为“图你安个名字,又不是第一次了”。术术出面辟谣称“代写”是“单写”歪曲

图安个名,这颠倒了字的顺序。我觉得我可能说的是图个安宁,因为韩寒此前没有答应参与过新浪博客做过什么征文活动,但是每次活动总要联络他,我当时是想,打完这个电话我算是交了差了……我从未给韩寒代笔,也没有劝说过他接受代笔……韩寒的目的在于说明,别的网站,以及别的频道约稿都推掉了,单给我们写不大好,韩寒的风格一向是婉拒……说新浪和韩寒合谋……全瞎猜。[13]

 

当然,她出面辟谣的结果,就是和萌芽编辑胡玮莳、赵长天、与韩寒讨论过《三重门》情节的编辑袁敏、称书中女主角原型是校内同学的朱莲等人一样,遭遇了无数谩骂

 

和方舟子辩论过的人多有同感。做科学史的柯志阳曾一度信任方舟子在生物学上的论断,直到与一些主流生物学家交流后,他才发现方舟子常常歪曲或修改别人的本意。此后,他再也不敢相信对方的科普文章了。北师大教授田松佐证说:

我们进行学术讨论,是为了了解对方,反省自己。方舟子不是一位可以进行交流的“对手”,你要是和他辩论,会感到特别累。你要再三解释,当时不是那回事,我不是那个意思。而方舟子会一口咬定,你就是那个意思。[14]

 

韩寒也发表了类似的感想:

这样赤裸裸的断章取义、瞒天过海,在我写文章十多年的笔战生涯里,这么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连一个互联网新人都不会这么做,何况您还是一个公众人物。我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你。当你看田汉不顺眼的时候,你是不是会这么发微博:“天哪,田汉写了一首《义勇军进行曲》,里面居然有一句是‘……愿做奴隶的人们……筑长城……’。”[15]

 

第四类:针对私人议题剪裁材料

    有些意见领袖知识丰富,但他们难以花费精力去了解特定个人的详细材料与生活经历,信息控制手法在这类领域具备特效。

把韩寒手稿说成“抄稿”时,方舟子说:

韩“天才”的“手稿”把辉瑞药厂写成了辉“端”药厂,改了一遍都没写对,说明他根本不知道这个药厂,照抄两遍还抄错,是不是这个字在原稿里印或写得模糊?[16]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wbr>3.1 <wbr>信息污染

这是陷阱逻辑,但对比原稿你还能发现更多问题:

“‘瑞’啦,拿来我看!”林雨翔不屑于自己母亲的荒废学识,轻蔑地接过一看,吓一大跳,赫然是“辉端药厂”,以为辉瑞误产药品,正遭封杀,不得不更名改姓。仔细一看,叫“假药!”[17]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wbr>3.1 <wbr>信息污染

《光明与磊落》手稿原图,方舟子在微博上截取了框中部分。

 

可见材料被恶意剪裁,与原意完全相反。此时距方舟子质疑《三重门》已四个月,你会发现其实他对这本书根本不熟,可为什么他能说服很多人信那些指控呢?

 

质疑者称韩寒手稿里把“四两拨千斤”抄成“四两拔干片”(意为把它当成菜名),认为他是成语都不知道的小学生文盲原始材料: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wbr>3.1 <wbr>信息污染

(韩寒手稿截图)左上:“四两拨千斤”写错;左下:高一退学时给同学金丹华的字条(12年4月重新抄写的手迹);右:笔迹鉴定专家方邡列出的《三重门》手稿中的其他部分“千”字。

 

该“质疑”流传甚广,最后送到全国公安重点文件检验室笔迹鉴定专家方邡手中他诧异:“千”字是个人书写习惯(最后一字也未必是“片”)仅“拨”误为“拔”;二十多万字手稿挑几个错别字,就“小学生文盲”?他旋即被称作“韩粉警察”。该质疑变形为:韩寒不但不知道四两拨千斤”这个成语,抄”字还经常抄错。看完原始材料你会知道,仅仅一个写急写误的错别字,就会被传成耸人听闻的论断,很多人还会以这类离谱论断为初始论据,做下一轮判断。

 

★ 质疑者称《三重门》旁征博引,与17岁的学识积累不一致,“巨额知识来源不明”。

——《三重门》里引用的书籍:《论语》《左传》《水浒传》《四世同堂》《史记》《战国策》《永州八记》《小石谭记》《变形记》《孟子》《西游记》《出师表》《搜神记》《长恨歌》《淮南子》《劝学》《羊脂球》《闲情偶寄》《聊斋志异》……这些是初中语文课文中涉及的书,《三字经》《尚书》《孙子兵法》《说文解字》《美女赋》《镜花缘》《西厢记》《万历野获编》……这是初、高中语文延伸阅读或课文出处,《走出魔镜的钱钟书》《李敖快意恩仇录》《广阳杂记》《管锥编》……这是与韩寒当年最喜欢的作家钱钟书和李敖相关的书。

《三重门》里引用的人物:鲁迅、列子、曹植、杜甫、老子、钱钟书、胡适、韩非子、荀子、庄子、孔子、徐志摩、柳永、毛泽东、韩愈、柳宗元、墨子、李煜、郭沫若、居里夫人、莎士比亚、苏东坡、杨万里、莫泊桑、李渔、唐寅、梁实秋、李敖、刘塘、亨利、宋玉、卡夫卡、尼采……这些是中学语文课本中出现过的人物,墨索里尼、拿破仑、希特勒、江青、慈禧、孟德斯鸠、曾国藩、赫鲁晓夫、狄德罗、孔祥熙、瓦特、愛迪生、张海迪、孔德、苏格拉底、普里戈金、竺道生……这是中学历史、政治课本人物,雅典娜、奧特加、范德萨、托尔勒、柏原崇、江口洋介……这是动漫人物、球星、影星。[18]

《三重门》中知识多出自中学课本、动漫影视,少许偏门书籍,被认定为“巨额知识来源不明。其原因是有些人自己中学不踏实,巨额知识去向不明,更多的人则根本不看原始材料

该质疑逻辑是错误的,后来还补充了主观性论断:韩寒在《三重门》中不但旁征博引,而且用典精确,恰到好处。

★ 质疑:韩寒不知道自己小说《三重门》的书名来源。

——这是当年央视《对话》栏目中,未看过此书的嘉宾们对韩寒批斗,因此韩寒在节目的后半段拒绝配合回答问题。

 

最后看方舟子多次称韩寒在成绩上撒谎,语文成绩很差的铁证。

韩寒高一的成绩单:语文51分。对比韩寒所说:“对方有一点质疑得很对,如果语文考40分,那么写文章一定不好。这点其实我比较认同……如果100分满分,平时我的语文成绩一般都在85分到90分左右,然后理科都是不及格。”还有这么多人相信这个撒谎的人?[16]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wbr>3.1 <wbr>信息污染

方舟子转发的韩寒成绩图片

 

韩寒原话:

不过看着十五年前的文章,我真的很欢乐……对方有一点质疑的很对,如果语文考40分,那么写文章一定不好。这点其实我比较认同。的确,我语文有一次考了四十分,但那一次纯粹是为了发泄情绪,胡乱答题,评价考题,甚至还批判试卷如果100分满分,平时我的语文成绩一般都在85分到90分左右。(早期是100分满分,后来是120分满分,作文每个人都要被扣掉几分)[8]

 

方舟子断章取义后自然又娴熟地屏蔽了发泄情绪,胡乱答题,评价考题,批判试卷”等解释。那成绩为什么矛盾?因为韩寒说的是初中时期,方舟子却拿出他的高中成绩单声称对方“撒谎”。

韩寒高一同学金丹华解释说:

方先生微博、视频里没有引述的一句话……(早期是100分满分,后来是120分满分),很关键。上海的同学、家长应该都知道,在我、韩寒等一辈80后读初中时,初一、初二“语数外”是100分制,初三变成120分制。而高一、高二,又都是100分制,高三“语数外”又变成150分制……韩寒讲得语文成绩好,85到90分,是指初中时候。这再一次证明,这件事,就是件鸡同鸭讲的事情。[19]

 

可高一语文成绩怎么就变得那么糟糕呢?对方舟子截取的这张图片溯源,出自1997年的新闻,图片下方就是记者对此的采访。

李厚德(语文教师):我们出的语文考试的卷子,不是讲评吗?卷子发给他们了。他交给我的卷子上头,对我们这些题目当中,他对某些题目作总体评论。

记者:对出的题目作评论?

李厚德:对。哪些题目出得好,剩下的都……

记者:自己在上头写评语?

李厚德:啊。他对我说,他做语文试卷都是算好的,60分,60分够了,他就不做了。上次就是算错了,算了58分,算错了,所以不及格。他是这样一个人。他说我又不是不会做,我会做的,我不想做。[20]

 

语文老师说的可不就是发泄情绪,胡乱答题,评价考题,批判试卷”吗?这恰恰与韩寒的话形成了互证。后来的采访也佐证了这一点。他的高中文学社老师邱剑云说:

很多卷子他不做,只是在空白处对卷子本身作一番让人哭笑不得的点评,甚至连语文试卷也不好好做,数一数差不多赚够60分就停笔了。[21]

 

一个个剖析这些小谣言是不是异常无聊?看完本节,想想你得到了什么知识?——韩寒的初高中成绩怎样,韩寒语文为什么考那么差,错别字错什么样……这些知识的特点是:它们对你的人生都是毫无意义的。正确的做法是彻底拒绝而非分辨信息污染。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笔记十五:信息污染

信息污染是系列忽悠手法的密集混合使用。捏造、歪曲、剪裁材料,运用伪逻辑得出论断并疯狂传播,这是典型的传销式手法。

信息污染的材料最显著的特点是数量繁多,忽悠者会从任意角度攻击,瞄准人们普遍的认知弱点:那么多材料,难道还不能证实么?其实,挑几个片段,歪曲捏造一番,写上几千字,几十分钟就足以制造出一份欺骗材料。它成本极低,因而可以成百上千地堆叠。有些人自恃聪明,以为自己逻辑强大,却不了解认知有局限性,当材料与论断超过一定数量时,审查它们是否真实、可靠、全面,论证是否严密,变得不再可能。想彻底分辨成百上千个谣言,至少花费数年。

那在信息污染中,是否就没法得出正确结论了呢?也不尽然,首先学会观察信息污染参与者的典型特征:

1.难以清晰地说出从原始材料到论断的完整逻辑过程。无数人在传播各种耸人听闻的论断,“《三重门》旁征博引,中学生肯定写不出”、“韩寒在香港读者交流会上大讲黄色笑话”、“韩寒上电视连话都不会说”,可若你反问他们“《三重门》到底引了哪些书?”、“韩寒在香港讲了哪几个黄色笑话?”、“既然连话都不会说,为什么那么多电视台找他作视频访谈?,此时你得不到像样的答案。因为这些论断是恶意者灌输到他们头脑中的,并未经过质证与思考过程。一些人从狂热气氛中抽身后,会很快遗忘铁证细节,也羞于讲述论证方法——“我当时居然会信这个?”。因为这些材料缺乏逻辑组织,难以记忆,所谓“方法”,则是传销组织通过围观起哄的方式,诱导他们使用的,并非他们原有的思维方式。

质疑者东打一耙,西敲一桩,用数量庞大的材料进行信息碾压,并相互吹捧,侮辱对手,为的是让旁观者丧失焦点,思维紊乱,从而不加分辨地接受其中一部分。哪怕持反对立场的人,也会被海量谣言所惑这些片面歪曲的材料相互佐证,构成牢笼受骗者牢牢控制。当某条信息控制被揭穿时,牢笼出现漏洞,质疑者立刻使用信息污染,制造大量新谣言转移焦点,从而令你丧失反省的机会。

2.不同的人取信不同的材料。得知笔者就此事写书后,很多人送来“铁证”。有意思的是,甲信的“铁证”,乙不信乙信的,丙不信。甚至不但不信,还能批驳对方。这是因为每个人都有知识盲点与经验盲点,只要材料足够多,就必定会有某份材料命中你特有盲点。传销组织搞培训都要塞大堆材料,“看过材料你就信了”。一开始仅怀抱模糊观念,努力辨别一两个,但总有能骗到你的,慢慢就信了很少有人会信全部谣言,但一百个谣言里,信上几个几十个,甚至仅仅犯蠢一次,忽悠者就已经大获全胜了。

信息污染是多种忽悠手法的组合使用,不同的手法适用不同的人认知能力弱的人会接纳各种伪逻辑,逻辑能力强的人虽然对此免疫,却容易被信息控制这些“聪明人”嘲笑队友瞎传谣言或相信了胡扯,却心存侥幸地以为自己信赖的“铁证”就能豁免污染。不要妄图在这种环境中分辨每个细节,而要像戒毒一样地戒掉信息污染源 

3.着重抢夺阐释权。信息污染的材料均非直接证明材料,而是各种片段加上三五千字的长篇解说,跨越遥远的逻辑距离来“佐证”论点。在这些材料里,只言片语、陈年旧、个人私事份量最重,因为人们对此了解最少,便于歪曲捏造,阐释空间最大。十几年前的正常报道,断章取义后屏蔽解释,就能生产出一份“质疑”材料。污染源意图掌控的是阐释权,但他们不敢直面证人,只能不“转述”。

 

信息污染的效果因人而异: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wbr>3.1 <wbr>信息污染

信息污染中使用的各种手法对不同人群的效果。

 

各类手法中,信息控制最重要,对几乎所有人生效,除了了解细节的当事人。因此,污染源特别喜欢攻击信任链,鼓动粉丝对当事人与证人疯狂骚扰,促其闭嘴,或将它们说成利益集团,令证言无效化。

 

【思维练习】:

1.寻找原始材料花费的时间成本极大,如果你的精力不足以验证所有论断,又想得出趋近正确的结论,那该怎么做?

2.如果有人说,本节虽然反驳了一部分质疑,但说不定只是从几百条质疑中挑选了容易回答的而已。这是避重就轻。你怎么看?

    3.如果你被人用信息污染手法攻击多年,应如何反击?

    4.阅读方舟子博客《韩寒获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是内定的》[22],他论证韩寒无法在规定时间内从家中赶到复赛现场,所以补考是伪造的。找出文中至少10处信息污染。思考如何证实或证伪该指控。

 

想在海量的污染材料里完成认知,就必须摆脱阴谋论思维。阴谋论者只关心结论是否符合固有观念,对基本事实稀里糊涂,论述材料经不起质证,逻辑跳跃,永远不承认论证目标本身有错,排斥任何与之相背的证人、证据——证人都是买通的,证据都是伪造的。此时指控变得不能被证伪,即便你在具体事件上驳倒了他们,他们依然会觉得“此事可疑”、“难说”,而无法彻底否定自己。这叫蒙昧状态

阴谋论者失陷于海量论据之中,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判断材料的效力强弱。例如警方调查一起杀人案。一些人怀疑是甲所为,因为他脾气暴躁,做事冲动,不计后果,而死者欠他不少钱(分析、揣测)。又有人说,案发前,乙曾威胁要干掉死者(当事人随口所言),所以乙更可疑。丙却称,案发时乙和他在一起打游戏,有不在场证明(证人、证言),乙不可能是凶手。最后警方发现现场留有丁的指纹,并在其家中找到了藏匿的血衣和凶器(证据)正常思维下,证据、证人优先,而在阴谋论者眼中,与他们所指控的凶手不符的证据、证人均可被轻易推翻,只有与其结论相符的分析、揣测才是可靠的。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 <wbr>3.1 <wbr>信息污染

正常思维的人和阴谋论者处理材料时所持的不同态度。

 

从无数材料中筛选关键信息是搞清问题的重要一步。例如质疑者拿出众多文本、视频分析,声称韩寒“学习障碍”。对此,你只需搞清最关键的事实——韩寒中考成绩468(体育加8分,满分510),高中时因写书与厌学导致七盏红灯——就不会被那几十条“佐证”、“论述”所迷惑。除非有证据证明他中考作弊,否则这无数论述,必然都是歪曲捏造。不用研究他们到底怎么瞎掰,那没有任何价值。

 

其次就是莫纠缠于琐细的“牛二式质疑”,警惕讨论失焦。

《水浒传》中有“杨志卖刀”的故事。杨志生活困窘,只好开价三千贯卖祖传宝刀。集市上有个叫牛二的流氓,跑来问:“这把破刀有什么好,卖得这么贵?”

杨志介绍道:“有三件好处。第一件,砍铜剁铁,刀口不卷。”牛二便换了二十个铜钱试刀,杨志一刀便将铜钱剁成两半。“第二件叫‘吹毛得过’,拿头发朝刀口上一吹,立刻断成两截。”牛二拔下一头发,杨志接过头发,朝刀口上一吹,头发一分为二飘过刀口。杨志又道:“第三件叫‘杀人不见血’,把人一刀砍了,刀上不留血迹。”

牛二“质疑”我不信,有本事你砍个人给我看看。

杨志说:“平白无故谁敢杀人?你不信,找条狗来我杀给你看。”

牛二立刻找茬:“你说的是‘杀人不见血’,没说‘杀狗不见血’!”做虚假广告,被我逮住了吧?

如果污染材料无法长时间维持议题,就会用琐细材料充数。例如韩寒中学同学陈少清曾在相亲节目中称,韩寒英语不好,《三重门》里的英文词汇是请他翻译的。质疑者到处鼓吹用这“一行字”拿两千万。这就是典型的“牛二式质疑”。观众还没搞清前一个指控,下一个马上就抛出来了。真相还在穿鞋,谎言已经跑遍全城。人们在舆论中丧失了焦点,永远一头雾水。

 

最后要重视当事人和专业调查者。因为分析揣测,瞎掰出预定结论再容易不过了,而证据、证人和证言却有成本,除非你能证明这些证据系伪造,证人有密切利益关系,否则漠视或拒斥它们是不良的认知态度,极可能导致错误结论。调查此事的南方周末记者陈鸣说:

我们当然做了大量调查工作。采访了和被点名的几篇文章、小说《三重门》《漂来漂去》有关的很多人,包括(韩寒的)同学、老师、朋友、车友、评委等等。这些采访对象都是我们自己找的,每一条重要信息都经过三个以上的信源核实。

质疑方从未切实调查过韩寒经历的见证者,我们独力找出来了,姓名俱在,欢迎核查。例如韩寒的同桌和同寝,都是《三重门》写作的第一见证者;例如《杯中窥人》的监考林青,是我们第一个找到的。其实这些人一点不难找,也十分愿意说话,但是之前人们只愿坐电脑前发表高论,写理论分析文章,就是没勇气去找……几乎所有采访均有双份录音。我采访过的所有人,包括没有出现在报道里的,均表示愿意在法庭上为韩做证。[23]

 

而质疑方最常见的回复是:你们南方系吹捧韩寒,都不可信。就这样,几个报社十几万员工都成了“利益集团”。

阴谋论者很常见。有些人相信登月是骗局,有些人相信911事件是美国人自己干的,有些人相信地摊财经文学,为此争相抢购黄金,有些人担心日本核电站泄漏污染海水,恐慌地囤积食盐。阴谋论是怎样形成和扩散的呢?网民“maowy”阐述道:

阴谋论的要素:论断要惊人(即耸人听闻的指控)……麦田很嫩,只敢说韩寒博客有团队(2000万悬赏也是针对这个质疑)。而方舟子高明得多,玩大的,直接提出韩寒早期文章不是他自己写的,一炮打响。那些看不惯韩寒的人,迅速聚集到他麾下,跟着喊“韩寒的文章不是自己写的”。他们没看到任何证据,就是听方舟子在那儿忽悠,自己并不确信。所以早期还在争论该不该质疑韩寒一类的话题,都是这种情绪的反应。

阴谋论的要素:制造荒谬性(即信息控制、知识盲点……诉诸生活常识是个常用手法。像登月骗局,一个重要论点是“月球上没有空气,怎么国旗明显被风吹动”。大众按这个套路去想,就觉得的确不大对劲,之前对大胆论断的疑虑就被打消了,开始进入到阴谋论的中。陷阱在于,阴谋论者提出的是经过裁减的事实。其实那个国旗上有金属杆支撑,真空下没有空气阻力,靠惯性运动,并不是被风吹动。但在不了解事情的那些人看来,就是造假证据了。

阴谋论的手法:制造反差。让人印象深刻需要制造反差。方舟子一方面把韩寒小说《三重门》说成天才之作,引经据典如何牛逼,另一方面,又把韩寒语文成绩、不读书等反复强调。反差越大越有效果。人其实是很懒的动物,是不会去认真考察到底是不是符合事实的。事实是什么样的呢?《三重门》就是中学生写自己身边的故事,所谓用典精妙,不过是为掉书袋故意设计的桥段罢了。

阴谋论的手法:不断提出疑点(即信息污染。阴谋论需要大量疑点形成交叉火力。要从多个角度播种怀疑。即使每个疑点都靠不住,但因为数量多,就足够在人心中播下怀疑的种子了。例如方舟子质疑韩寒“怎么会记不得自己的作品”,事实上他也记不清自己的,但他对此是不管的,只要能散布怀疑气氛就行……那些对你的论证表示怀疑的人,不是阴谋论的目标听众,只要选择性无视就可以了。

阴谋论的手法:培育圈子(即制造气氛、被话语权、攻击信任链条)。当怀疑强化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发芽扩散,其他人也会慢慢进入这样的,特别是身边有人已经进时。原本半信半疑的人在这种气氛中开始迷失。有的人写“我一开始也不相信代笔,但看了方舟子的论述后,越看越觉得韩寒有代笔”。是不是很像气功大师发功后弟子们的表现?这些人的声音一定要放大、放大,再放大,给其他人一种“他已经觉悟了,你怎么还没明白”的压力。[24]

    

    上文描述的大部分信息污染手法均已在本书中讲解过,但文中所说的“场”是怎么回事呢?这种手法叫做“诉诸公众”。

《忽悠的原理与技巧》目录、腰封与阅读提示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