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怀远
张怀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671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只为了那片情

(2019-02-08 15:45:51)
分类: 散文/报告文学

只为了那片情

——怀念故乡水北村岁寒三友之王清

張懷遠

  只为了那片情


只为了那片情

只为了那片情



只为了那片情

只为了那片情

只为了那片情

只为了那片情

只为了那片情

 

故乡水北村老友王清突然离世,让我伤痛不已。201924日,即戊戌年大年三十,在他死后第五天的送葬仪式上,我悲怆宣读的祭文,与其说是写出来的,不如说是哭出来的。

我之所以如此推重与王清之间的友情,除了自幼建立起来的感情而外,还因为当今中国是一个道德沦丧的时代。

迄今为止,在故乡已经亡故的朋友中,王清是最让我感念的一位。他对我实心实意,或者说一心一意,抑或说全心全意。这是朋友之间难得的境遇,是千斤难买的,尤其当今社会,已经成为稀有物品。试问,买货谁愿意买假货?交朋友谁愿意交两面三刀的朋友?

然而,如今的市场上,到处假货充斥;如今的情场上,各处充满了欺骗。人性中本来就有的神性,由于中国两千年专制体制的戕害,已经大受损伤。又经过七十年共产体制的摧残,更加岌岌可危。近三四十年来,虽然中国的经济有所起色,但在精神文化层面,却堕落到世界文明的近乎底层一族。由于体制的原因,把人类的作假弄邪之恶放大到空前的程度。人与人之间的真挚、友爱、诚信,友人之间的肝胆相照、患难与共的高雅情怀,逐渐魂飞魄散。感觉周围好像已经没有了可以信任之人,可以交心的对象。坑蒙拐骗偷抢现象,样样俱全,不但不以为羞恶耻辱,反以为是聪明能干。碰瓷的人随处可见,成为当今中国的一道特殊的风景。恍惚间,各种妖魔鬼怪一齐出笼,把一个好端端的中华闹得乌烟瘴气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黑暗啊,黑暗啊,令人感到的,往往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然而,我始终相信,人性中的魔性在体制环境的怂恿或默许下,无论怎样地猖狂,人性中毕竟还有神性同在,总会在一些人身上发光。而对付黑暗的最好方法,是用光明冲破黑暗。所以,与其抱怨周围布满了黑暗,不如自觉地发出亮光。哪怕这点光亮还很微弱,毕竟可以为世界点亮希望。在神性之光被遮蔽不彰的年月,尤其需要自觉照亮黑暗的人,更需要高扬这些人。这也是我特别怀念王清的原因。

其实,我与王清之间,并没有惊天动地的事情,差不多都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寻常小事。然而天使和魔鬼都往往隐藏于人间小事。小事见真情,这里只说一件。

1998年,我为母亲治丧期间,因为诸如叔伯姑舅姨、兄弟姐妹那样的亲戚什么也没有,所能依靠的只有朋友。王清见我和妻子手忙脚乱,连饭也顾不上做,在紧张的那几天,天天在他家做好饭菜,用荆编筐擓了,从他家所在的东庄,经由我家门外的堡墙东豁口,送过来。一菜一饭,饱含着浓浓的友情。这件寻常小事,一直刻在我脑海里,二十年来未曾忘记。

这次我到水北村为他治丧后,在赵连庆兄的陪同下,经由我家门外的堡墙东豁口,顺便到我家老宅院察看。由于老宅常年无人居住,已经风尘满面,窗破墙颓。东厢房因为窗台墙的坍塌,大小窗扇已成摇摇欲坠之状。但见有多道铁丝绳索与窗框相互捆绑加固着,否则,早就倒塌得一塌糊涂了。赵兄说,那是王清替我做的。因为赵兄居住地离此太远,我早就把老宅院的钥匙串交给了王清兄弟,王清替我照看了很多年。

事小见人心,事轻情义重。“朋友”二字,看似轻易,却有雷霆万钧之重,并非哪个像要的人就能扛得起来的。与我同为岁寒三友的王清赵连庆,用他们各自的人格精神,扛起了“朋友”二字。真个是:友朋真情,情憾日月;人间正气,气贯长虹。

朋友交情的最高境界,是相互信赖,而且是真诚笃定的信赖。没有坚不可摧的相互信任,就做不成雷打不散的朋友。我与赵连庆王清的六十多年的交情,教我对他们都十分信赖。信赖的程度好有一比:假如把我的性命交给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位,我相信他们保护得比我自己都好。

友情究竟是什么?元好问的词,曾经倾倒了国人:“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他说的是爱情,友情也是如此。人有四个家园:物质家园、精神家园、情愫家园、精力家园,都是人栖身的处所,缺一不可。或者说,人要实现诗意的栖居,必须拥有这四个家园。具体说到友情,交友大概有三个过程和层次。第一是机缘,比如一起入学的为学友,一起参军的为战友,一起工作的为工友,一起住医院的为病友等。哪怕是偶遇,也算一种机缘。第二是共事关系,即相互之间有共同的事业或事情,彼此经常联系。第三是拥有共同的价值观。这是友情关系的最高境界,只有走到这个层次,友谊才能牢固持久。说到底,我与王清赵连庆之间的友谊,是建立在公正理念的价值基础之上,因而能够经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巍然屹立。

如今,王清独自一人到天国休息了,却把我撇在这里经受痛苦的煎熬。我只有在执笔为他写出点什么之后,心方始安。我自认无能,却早就暗暗地给自己下达了一条命令,不教与我相交相处过的朋友中的惊人的闪光之点在我面前溜走,我要尽量将其捕捉下来,按捺到文章里,令其启示后人。我已经为多位亡友撰写过怀悼文章,还将随着需要继续下去。至于我自己死后,有无这样的知己,那是我的造化,强求不得,只好听天由命了。

执笔之顷,我似乎又瞥见王清,用荆编筐擓了饭菜,从我家门外的堡墙东豁口小坡,径直向我家而来。他目光慎然,神情岸然。友情的潮水一下子涌上我心头,热泪顿时打湿了我的胸襟……

                                       20190205日开笔,07日写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