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040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天水婆娘(连载四)

(2009-11-09 19:04:02)
标签:

荷花淀文学

家庭

农村问题

婆媳

养老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萍姨此时早就做熟饭,哄着孩子,孩子早就饿了,嚷了好几次要吃饭。萍姨把烙熟地馍掰下一块,给两个孩子分开,嘴里哄着:

“别急,等你大大和妈回来就吃。”

萍姨正哄着孩子,大傻和艳芳进了门。萍姨急忙把炕桌放好,揭锅盛饭。

“妈,你们还没吃啊?个们吃过了。”

大傻心虚地看一眼萍姨,艳芳悄悄地把手里提的大小塑料袋提回自己的房子,好久没出来。

“看你!外面吃饭多贵!”

萍姨有些不高兴,伸过手:

“钱呢?”

“这呢。”

艳芳这时走进萍姨的屋,手里攥着三张百元的票子。

“就这点?那洋芋怎么说也有两千斤呢。”

萍姨接过钱,脸也沉了下来。

“看大傻常年累的不成样子,让他在馆子里吃了顿饭。另外个添了几件新衣服。这不,一抖落,就剩这多了。”

艳芳轻描淡写地说着,说的萍姨心里很不是滋味:

“小武她妈!不是做婆婆的说你,也不是做婆婆的小气歹毒,你看咱这家….唉!”

“家怎么了?个不是一直死心塌地地和你们过着吗?”

艳芳的脸变的相当难看,嘴巴也撅起老高。

“小武她妈,有些话我不好和你讲的,你过门时的窟窿一点都没还呢,说话这二傻也得找婆娘,咱不细行着点,后面的日子咋过呢?”

农村的婆娘都有一个毛病,一件小事会唠叨起没完。萍姨也是这样,看到艳芳花钱如流水,心疼,车轱辘的话说了一大筐。这让艳芳实在忍不住了:

“现在谁家还这么寒酸?个买件衣服吃顿饭就这么大惊小怪!往后这家里人有法活呀?”

“谁说不让你买了,我不就是说说吗。你看二傻那么大了,今年的彩礼涨到三万了,这个家让你当,你说该怎么办?”

“哦!你不说个(我)还想不起来呢,二傻寻婆娘就得三万,那个(我)来时咋就给两万呢?今说到这了,个(我)到要说呢,你还得补上那一万,要不个(我)更吃亏了。”

萍姨说什么也想不到艳芳会来这么一句,她干瞪眼没话了。

 

经过这次吵闹,萍姨和艳芳也就更生分了,而大傻呢,如今却被艳芳哄的和跟屁虫似的,越来越没主见,觉得自己论心计和脑筋就是不如自己的婆娘。秦腔里的唱词他记得:莫说是弟兄们把那情意有,到头来个人的心机还需个人谋。和二傻,早晚要分家的,这么累死累活的,到头来为他寻婆娘把钱都搭上,自己这几年不就是给二傻扛长活了吗?愣头愣脑的大傻心里有了一本帐:还是自己的婆娘看的远。

 

眼看大傻两口子和自己有了二心,萍姨心里就没了底。自己这忙里忙外的图啥,还不是为了你们两个后生。如今你们小两口有了着落,可二傻呢?

想到二傻,萍姨心里就急,咋都两年了,二傻也不给家里寄钱呢?前一阵子艳芳闹腾,萍姨就想,二傻不寄钱也好,让他自己攒着,寄回来,大傻两口子也得惦记着给花了。可等了一段时间,萍姨觉得不对劲,就想给二傻打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

“娘!咋了?”

“没啥,想你呗!”

“个没事!”

“没事就好!咋这久不寄钱呢?”

“前两年个爸没的时候,个就预支了,娶嫂子时候个又支了,现在人家效益不好,咋好意思催呢?”

“哦!”

萍姨心里还是没底,这年头总听说包工头拖欠工资的,就怕二傻也……

萍姨不敢再想下去了。

眼看就过年了,萍姨就算计着该置办年货了。她脱鞋上了炕,把炕上的小柜打开,拿出里面的大小包袱,从最低下翻出一个红布包。萍姨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是一层旧报纸,打开旧报纸,就是一卷票子,有百元的,也有五十的二十的和十元的。萍姨开始一张一张的数,数了好几遍,点点头,总共是一万八千九百一十块。于是她心疼地点出一百一十块,把剩下地一万八千八百块重新卷好,又用旧报纸一层一层地慢慢包起来,最后把那块红布舒展平,把钱包紧,回头看看屋门,两个孩子在院里耍得正欢,也没别人,于是就把炕柜重新安排好,萍姨自认为把钱藏得严实了,才拿着那一百一十块钱下了炕。

萍姨站在堂屋门口,正赶上小武把小文逗哭了。萍姨跑过去,急忙在小武的屁股上来了一巴掌,拉起小文抱在怀里,心肝宝贝地哄了起来。小文的哭声还没止住,可小武却又开始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听见娃的哭声,艳芳从她那新屋子跑出来,看萍姨在院中,脸就沉了下来。

“这么大人了,咋连孩子都看不好?”

萍姨知道艳芳嘴厉害,闷着头生气,忍着没说什么,低头哄小文:

“给,婆提前给你们压岁,这十元钱你们一人五元,可不许哭了啊!”

“现在过年,十元钱压岁,当婆的还真拿的出手!”

艳芳的眼乜斜着萍姨,一副瞧不起的样子。萍姨本来是想把手里的一百元钱给艳芳的,没想到艳芳这个样子对她,心里一阵憋屈的慌。

“这都腊月二十了,你看谁家不操持年货呀!”

艳芳先张口了。

“我这不是给你操持钱呢吗?还没来得及呢,娃子一哭给耽搁了。”萍姨强颜欢笑,把口袋里的百元票子往艳芳这边递。

“就这呀!”

“啊。”

“哄娃也哄不乐呀!”

“咋的?”

“这一百元连件衣服都买不了,这叫人咋出门?”

“自个家的日子自个打算,我都和你说多少遍了。咱家有猪,有羊,这就要杀了,还买啥呀?”

“该买的东西多了,你没看前院新来的婆娘,都带三金呢,还有带手机的呢!”

“咱买不起那个!再说了,那个顶吃啊顶喝啊?”

艳芳最近本来就窝着火,就是埋怨萍姨把钱卡的太紧。虽然这两年她跟大傻交过几次洋芋,也暗地骗了婆婆,可那钱有些让娘家爸要走了,有些自己吃了零嘴。再说了,这年头谁不留点私房钱。这家里的钱,艳芳总惦记着。看萍姨快成铁公鸡一毛不拔了,艳芳满肚子的不痛快也就憋不住了,先是把跟前不知趣的小武乒乓一顿臭打,嘴里指桑骂槐地说着脏话。

萍姨先是想忍了,可艳芳越骂越来劲,萍姨实在忍不住了,结果婆媳二人就在院子中央吵了起来,话越说越难听,萍姨仗着自己的辈分,就给了扬着脸骂街的艳芳一个大嘴巴。

艳芳哪受过这样的委屈,就势躺在地上,又是骂又是哭,惹得街坊邻居来了一大群。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可艳芳却没完没了,最后,还是夹着包袱回了娘家。

等大傻回家,看着萍姨在院里呆呆地发楞,小文小武围着萍姨哭。大傻猜想是妈和艳芳怄气了。就边劝妈边把妈搀起来扶进屋里。

“小武,你妈呢?”

“走了。”

这个婆娘!大傻骂了一句,就开始挠头皮。他在院里转了仨圈,一跺脚,就去了艳芳的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