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040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天水婆娘 连载一

(2009-10-24 16:42:48)
标签:

荷花淀文学

家庭

农村问题

留守

养老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天水婆娘

正月一过,人们就像疯了似地往火车站跑,似乎都恨不得早一天离开这里的家。萍姨是特地凌晨赶到售票大厅的,但到了那里,排队买票的人们还是排出了老远。

萍姨是不想出来的,但想来想去,不出来,这日子确实也没法儿过。自打孩子他爹扔下这个家到阴间躲了清静,自己操的这心遭的这罪,唉!简直不是人能受的。

这是在陇东重镇天水的火车站里,嘈杂的人群把个售票大厅挤的成了人粥。萍姨本来就瘦小。身子单薄,又是第一次出门,黑瘦黑瘦的脸上布满了愁容。虽然在家把头梳洗了老半天,尽量把头发梳理的整齐,不让白头发太显眼了,可不知怎么的,走了这一路,鬓边灰白的头发还是使劲地散开来,让刚五十出头的她显得苍老和憔悴。

萍姨刚排队时,觉得自己好像来得多晚似的,认为自己就是最后一名了,谁知不多一会儿,她往后一瞅:天哪,哪来这么多人啊!原来她的身后早就又排出老远了。

萍姨心里急,就更觉得前面的人好像不爱往前走似的,便不由自主地向前拥。同时还紧紧拉着两个学龄前的孩子。那是她的一双孙子和孙女。萍姨下意识地向前一挤,不想把两个孩子带了个趔趄,自己反而猛地撞到了前面的人身上。

“着啥子急啊?”

“对不起拉!”

萍姨生怕人家怪罪,几乎和前面的人同时说的那声“对不起”。可当那人一回头,眼前却刷的一亮:

“唉吆!这不是他表姨吗?”

前面那人明显的比萍姨年轻,圆圆的脸很滋润,穿着也不像她那样土,头上不仅没有白发,而且后面还梳了个一把揪儿。那人开始楞了下神,接着也兴奋地叫了一声:

“老表姐!你这是做啥去?”

“唉!别提了,去河北找个(我)侄子去。他姨你呢?”

“我去深圳,打工去!这儿媳要过门,今年的价涨到四万了,没办法呀!”

“唉,现今这社会啊!娶不上媳妇发愁,可娶来媳妇更发愁啊!”

两个老姐妹一见面,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萍姨后面的人早急了:

“别只顾说话哎,往前动一动好不拉!”

萍姨这才知道,老表妹前面有人加塞了。于是二人顾不得再说家常,随着人流慢慢地蠕动着。

二人好容易排到了售票窗口,被萍姨称作他表姨的那个中年妇人买好票后,忙为萍姨带过孩子,萍姨一会也把票拿到了手。当天的票是没办法买到的,看来非得在车站里蹲一晚上了。可候车室里挤满了人,开着空调,那人肉味呛的萍姨直恶心。

“个(我)可在这地方受不了的!”说着,拉起孩子就走向候车室的大门。那个中年妇人也就随着她们一起出来了。

和许多山里出来的人一样,她们谁也舍不得花钱住旅店,可正月里的天还是很冷,虽然排队时出了一身汗,可出来却又冻得打起了颤。

“这一冷呀,才知道饿了,小文小武一定也饿的不行了吧!”萍姨说着,就看两个孩子,两个孩子的脸蛋冻得通红,眼朝街对面那冒着香气和热气的羊肉泡馍,嘴里在咽着口水。摸摸蛇皮袋里的馍馍,那是昨晚上自己烙的,算计着路上一定够吃。可已经很凉了,孩子吃了能暖过身子吗?

被萍姨称作他表姨的中年妇人叫桂花,比萍姨小上三四岁,不知怎么论的和萍姨是表姐妹,虽然说不上渊源,但小的时候还是很熟悉的,只是彼此出嫁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所以此时在这里相见,表姐俩还是觉得意外和亲近。也许是桂花在深圳打过两年工的缘故,穿着和说话的语气让别人觉得见过大世面。她看看这老少三人,知道孩子冷是因为肚子里没食,表姐又舍不得花钱,忙抱起那个叫小武的男孩儿:

“走,姨婆带你吃馍!”说着,就穿过马路向对面的泡馍摊走去。

萍姨不好拦着,只好左右望望马路来回穿梭的车,忙领着孙女小文紧跟着过了马路。

羊肉泡馍的香味让两个孩子流出了口水,萍姨也直劲地咽吐沫。掌柜的异常热情,招呼他们坐下:

“老姐俩要吃馍?”

桂花笑着点点头。萍姨却说:

“掌柜的,只来汤中吗?个自己有馍。”说着就要打开自己的蛇皮袋。

掌柜的热情刷的就没了,眼皮都懒得抬了,想说什么还没开口。桂花早抢着把话茬儿接了过来:

“没事的!给四份的,连肉带馍,都要!”

“三份就中了!个不吃。”

“我说表姐啊!这出门你就别这么算计了!”

“唉!”萍姨没再说话,看着两个孩子眼巴巴地看别人吃馍,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心里狠狠地骂着:没见过你们娘那样心狠的,连自个的娃都不愿养!

两份馍先上了,桂花让两个孩子先吃,小文小武也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慢点!别烫了舌头!”萍姨用眼瞪着两个娃,心里还是埋怨孩子的娘:孩子可不要像你那样,就知道好吃懒做!这样想着,不由地就叹起了气。

“表姐,看你多好,早早的为娃娶了婆娘,还有孙儿孙女,多好啊!省了多大的心啊!你看今年啊,咱娃的对象,要四万才肯进咱家门!”

“唉!真是的,这婆娘没过门的价儿自个就抬这么高,你不知道哦!进了门那身价,唉!”

“怎么?表姐那娃的婆娘不好使唤?”

“他表姨啊!今儿你可是我的亲人啊!这肚子里,唉。灌的尽是黄连水呢!就想找个人往外倒倒呢!”

掌柜的把最后两份馍上齐了!桂花忙说:

“表姐别急,吃了再说!”说着,自己先吃了起来。萍姨把自己的馍分给了两个孩子,自己解开蛇皮袋,拿出自己昨晚烙的馍,撕开泡在汤里,兴许是怕热的缘故,没着急吃,就和桂花数落起自己的儿媳来了!

 

萍姨的老伴儿若不是急着给大儿子娶媳妇,也许不会走得那么早。

那一年,大儿子大傻经人说和,就草草地和坡下的下湾村姑娘艳芳订了婚。女方接过两万元的彩礼后,就开始让媒人传话儿,催萍姨家赶紧建新房子,女方父母说,闺女不小了,就想赶紧把艳芳嫁过来。按理儿说这是好事,萍姨两口子应该高兴才是,可萍姨却为此遭了难。

两万块钱已经是东拼西凑了,再建房子哪来的钱啊?萍姨找了媒人,说能不能在老屋里先把亲事办了,反正小儿子还小,等他打几年工,攒些钱全家的收入多些了,再一起建房,艳芳若是不愿住老屋,新房就许给她了。话儿传过去了,当天就回话了,女方不同意,还是催着早成亲,还得建新房。人家女方提出了,男方是不好拒绝的,萍姨和老伴儿就咬咬牙,盖新房就盖新房!

萍姨给在河北打工的小儿子二傻打了电话,让老板先预付一些工资,然后自己和老伴上了山,山上那块承包坡地的边上有几棵歪脖榆树,伐了,凑和着能做房梁。既然事情这么急,也就上不得什么讲究了。墙面用土坯,找些乡亲帮帮忙,只要下雨不漏,就是好房子了。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不知老伴是心急还是上几岁年纪,腰腿不灵活,竟在建房的时候,他从房梁上一头栽下来,没来得及到医院就咽了最后一口气。萍姨当时就急得晕了过去,醒来后,嗓子干呛干呛的,想哭也苦不出声,眼里也流不出泪来。二傻急忙赶回家,草草地把父亲下了葬,就急着上班又赶回了河北。耽误得时间长了,老板会扣钱得。大傻还是在家,他人窝囊,小学的文化,连远门都没出过,也就只能帮父母侍弄那几亩坡地。而眼边前的事就是一面收拾这盖了一半的房子,一面等着和艳芳成亲。

乡亲们看不过萍姨这可怜的样子,就东家帮西家凑地把房子建好了。

萍姨长舒了一口气,就指望着能让女方满意了,顺顺当当的把儿媳娶进门。可谁知事情总不是那么随人愿,偏偏女方又提出结婚需要买很多的东西,媒人和萍姨一合计,又得一万多!萍姨当时就急了,这艳芳怎么这么不体恤人!媒人却不慌不忙地说:

“怎么!她萍姨你想退婚?”

一句话让萍姨没了主见,她哪敢说这样的话啊,男方提出退婚,那提前给的两万彩礼,女方就理直气壮地不归还了。萍姨心想,我可扔不起啊!

“那就容我操持操持吧!”

萍姨又一次犯了难,就和大傻磨叨,其实她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大儿子本来就不争气,这么大了,能攀个婆娘很不容易。

和儿子磨叨急了,只会闷着头不言语的大傻就赌气说:

“这辈子不要婆娘咋了?都是你们瞎着急!”

萍姨这时唉声叹气的,什么也不再说了。

于是,村里就多了些说闲话的,说艳芳的爸不过日子,喝酒耍钱样样都好,没钱花了,就让艳芳找婆家,先把彩礼收了,过不多日子,就给男方出难题,等男方熬不住先提出退婚,艳芳的爸就心安理得的落一笔彩礼钱。

“什么样的爹什么样的女。”

“听说那女娃也是好吃懒做,怕是养不起的。”

好心的乡亲规劝着萍姨,但萍姨却咬紧了呀根坚决不退婚,她一方面不忍心那两万块钱,一方面觉得外人说这些话终究不可靠,况且自己的后生自己知道,那艳芳人机灵漂亮,满配的上自己那窝囊儿子。

萍姨还是横下一条心,走遍了远近的亲戚,看了无数的冷面孔,遭遇了大小的白眼。厚着一张脸皮,还是把钱操持够了,让艳芳家再也不好意思找别的理由了,这年的腊月,就把艳芳娶进了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