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040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老田其人(小说连载五)结局

(2009-09-23 10:47:02)
标签:

荷花淀文学

小说

连载

农村问题

养老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让老田妹妹后悔一辈子的是:她没能见到老田的活面儿。

当她匆忙赶到医院时,老田早被他远方侄子拉走了。这时,她心头一沉。看看愣在一边的儿子,说声:快去你舅家,

娘俩刚到老田的家门口,看到门口已经把老田枕头里的谷糠点燃了,这种特殊的气味,让她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嘴里“哥哥啊、哥哥啊”地嚎啕大哭起来。

这是一座四破五的老宅院。房子虽然破旧,但院落所处的位置很好。西面是他远方侄子的新房,房屋高大气派。后面是主街,平时有些商贩摆摊,显得这里还算热闹。

院子里,丛生的杂草刚刚被铲平,还是凌乱不堪。屋子里的霉味呛的人出不来气。像古董一样的几件破家具,被很厚的尘土覆盖着,看不到本来的颜色。堂屋也看的出是刚草草收拾的,尘土味还很浓。一副门板架在堂屋中间,老田就直挺挺地躺在上面。

老田妹妹哭得死去活来,外甥的哭声也震天动地。娘儿两个的哭声带动着一些人流下了眼泪,也让远房侄子陪着在一边哼哼着。旁观人能听的出来,这哭声哪个是发自肺腑,哪个是装装样子。

哭过一场后,便是商量大事。在乡下,天大的事就是死人。

“老妹子!兄弟也算积德了,没受罪就走了。咱也往开处想吧,下来的事还得你安排。”

老田的远房二哥是见过世面的,说出话来沉稳,在亲房里也有威望。

“二哥啊!我和我哥哥都是大字不识的,哥一辈子也没享福,这人走了,咱怎么也不能太委屈了他吧!”老田妹妹一边说,一边擦眼泪。

“那是那是!这不,我把咱侄子叫来了,就听听你的意见呢。”说着,就让那远方侄子跪下磕头。

老田妹妹叹口气,心里明白二哥的意思,她不甘心地试探着说:

“我想啊,哥的后事,还是让他外甥来操持吧,哥一辈子没儿没女的,亲外甥给他扛幡送终也是说得过去了。”

“老妹子!这话你说错了。”田老二心里明净似的,扛了幡,这个院落就扛走了。自己的亲侄子也就摸不着了。

“咋了,二哥!我说的不对?”老田妹妹心里也明白,如今看上这个院子的不只是自己。

“你看你说的,老妹子!咱外甥毕竟是外姓人不是?不姓田。外甥外甥,就是外姓人嘛,咱老田家又不是没人了?”

老田的妹妹毕竟是妇道人家,心里不乐意,嘴上说不出来。看看半边一言不发的儿子,心里埋怨:当初你不把舅舅接回家,现在,人家有话说了吧,可惜这么个院落,平白就归了旁人!到如今,二哥有偏向,看来是灰比土热。她这样想着,心里就打定了主意。

“二哥说的也在理儿,不过呢,这事不让我们操办,可咋办得听我的。我哥一辈子做的是人下人的事儿,走了,可要风风光光的。”

“行!老妹子你说,只要不出大格儿,我给你顶着。”

老田妹妹毕竟是没见过多大世面的人,她提出的条件无非是吹吹打打,纸车纸马,全身重孝,再有就是几十桌筵席,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二哥划的圈儿。

这一切,田老二全答应了。出殡的那一天,自是吹鼓手鸣锣开道,纸车纸马摆满了街。送殡的人身披重孝,老田那个远房侄子高挑旌幡,鼻子眼泪地领着灵车慢慢缓行。灵车后面,老田妹妹扶杠痛哭,一行人中,只有她的哭声最凄惨,也最真实。

死人入土为安了,但活人却还各有心事。脱下孝服,老田妹妹看看自己从小长大的老屋,就这三天的功夫就归了外人,心里那个不甘啊!但这田家老二那理儿拗不过去,流着泪,摇着头。儿子愣头愣脑,把妈妈扶上车:

“还不回家,愣这儿干吗?”

母亲没说话,坐着儿子的摩托车出了村,后面她虽然能听到二哥和远房侄子的话:

“他姑!这还是你的娘家,咱越走越近的。”

但她不想回。只想快点离开他们。她觉得他们不是她的亲人,像是合伙算计她的商人,哥哥,还有自己,都被他们算计了。

摩托车走在半路,老田的妹妹突然喊道:

“快停车!快停车!”

“咋了?”

儿子一个急刹车,差点把他妈甩出去。呆愣的儿子板着脸,想发火,但没敢。

“快,别回家,去你舅舅摇煤球的那村儿。”

“干吗那么急?明天不行吗!”

“不行!你没看你舅舅那点房产他们都抓住不放,你舅舅那还存着钱呢!”

听到钱,儿子来了精神,调转方向,风驰电掣般地上路了。

母子两个满怀希望的来了,但胖三不温不火的话,像一盆冷水浇在了她们头上。

“我贷老田的钱,三年前就还清了啊!”

“可我哥和我念叨过,有你还有谁谁都该他钱啊!”

老田妹妹仍不死心。

“那你就让老田自己来要啊!或者你拿个什么凭证?”

“你,你!你这不是坑人吗?”老田妹妹急了,自己那哥哥不是说慌的人。

“你这娘们咋说话这么难听!要不是看看老田的面子,我可不客气了。”

平日里总是乐呵呵的胖三,一板脸,由菩萨变成了阎王。

无奈,娘俩又去了另外几家,除了一家实实在在的承认借了老田的钱外,其他人,和胖三的话基本一致。无奈,娘两拿着那家实在人还的两千多块钱回家了。

三天后,田家老二也来找胖三了。同样,他也拿胖三没有办法。他不失望,只是后悔当初没有让老田去办一个合法的手续,可谁知道老田竟糊里糊涂的走得那么急呢。

失去的不必计较它了。田老二知道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特别是他听人们说,老田妹妹三天前也来过了,他就更站不住脚了。

日子很快,转眼一年了,老田的土坟上已经长满了荒草。

老田妹妹今天早早来到哥哥的坟上,带来了纸钱和供品。

今天是哥哥的忌日,除了给哥哥上坟,她还想告诉哥哥一件事:你外甥定亲了,要结婚了,你给我的存折也到期了,烧完纸我就去取,特意告诉哥一声,说心里话,妹妹没有好好照顾哥几天,我花这钱,心里有愧啊。

烧纸成了灰烬,被一阵风刮的无了踪影。老太太叹口气,抹着眼泪,坐上儿子的摩托车去了老田存款的那家银行。

当银行营业员端详了几遍存折后,在微机输入几次,然后的一句话,差点没让老太太晕死过去:

“大娘,你的这两个存折已经被人挂失了,存折作废了。”

“啥?”

“存折作废了!”老太太呆在那好久,昏花的眼睛里迷茫而不知所措。她喃喃着:什么叫作废啊?什么叫作废啊?

“这怎么可能呢?这上面可有你们银行的大印呢!”老田的外甥脑筋绷起老高,眼珠子突出老高,厚厚的嘴唇张开着,似乎要把营业员吃掉。

“什么素质?人家拿着这户头上人的身份证户口本,早办了挂失,你在这起什么哄呀?”

“知道谁干的吗?咋这坑人呢?”

营业员噗哧笑了,没有理会她。把脸扭向傍边:

“下一位,你有什么业务要办?”

营业厅里的人,没人关心这娘俩的沮丧和失落,把她们晾在了一边。

老太太晕头转向地被儿子扶上摩托车,似乎看到老田在她面前憨厚地笑着。

他究竟为什么笑?在笑谁?老太太似乎明白,又似乎什么也不明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