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967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月上柳梢(荷花淀同题作业——小说)一

(2009-05-03 07:59:39)
标签:

荷花淀文学

情感

小说连载

婚事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月上柳梢

 前来贺喜的亲友们三三两两的和雀儿的爹妈道别了,只有几个最近的亲属还留在院子里,高兴地在一起说着什么。

爱热闹的男孩儿,偶尔放上一挂鞭炮,把挂在大门口上的红喜字小旗子震得哗啦啦之响。惹得雀儿皱下眉头:

“别放了!也不嫌吵得慌?”

“雀儿!今儿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别不高兴啊!”雀儿的大姑刚四十出头,头发烫的卷儿比风刮起的波浪还要好看撩人,富态的脸笑得成了一朵花儿,她开心地看着侄女雀儿。雀儿瘦消的面庞有些憔悴,本来比水还透明的一双大眼睛像是罩了一层雾,长长的睫毛总垂着,像是掩藏着心底深处的秘密。大姑是过来人,心不由翻了几下个。她是雀儿的媒人,为了促成这桩好姻缘,她没少费口舌。

“雀儿!大姑可是和你掏心窝子了,事到这地步了,你可别让大姑做了瘪子!”

“就是啊!你大姑可没为你费心啊!攀上这么好的婆家,多亏你大姑了!”雀儿的大伯在一旁边抽烟边说,那表情好不羡慕似的。雀儿听出了大伯话里的意思,他是在为他的大女儿娟子发愁呢,堂姐娟子婆家为了娶亲,捅了几万块钱的窟窿,害的堂姐娟子过门后,累死累活的,至今也没把窟窿堵上。雀儿想着这些,嘴里一直也没有说话。

大姑心里有些唐突,她知道侄女雀儿心里有个别人,雀儿的爸爸不同意。如今家境穷了,那是一时半会翻不了身的。还是大姑那张嘴,苦口婆心地劝啊劝,雀儿最后点了头。

“侄女不和姑近和谁近?我还能害她?”

大姑和雀儿的大伯说着,脸上有些埋怨:“当初你家娟子要是听我的,能受这份罪?”

“唉!女大不由爷啊,古话都这么说,何况这啥年月了?”

“这啥年月了?如今这年月更知道没钱遭难!你不看连城里的大学生都傍啥、啥来着?哦!傍大款,对不?这年头儿,谁不怕穷啊?”

“这倒是!”雀儿大伯的烟剩下了一个烟蒂,好像燎了嘴,他激灵一下,扔了。

“雀儿啊!雀儿呢?”大姑只顾和自己的哥哥说话,不留神不见了雀儿。忙四下搜寻。见雀儿在院角边的香椿树下,打手机,说的什么一点也听不出来,但脸色很难看。大姑就寻思,可别是和婆家那头说差了啥啊?

大姑看看天上的日头,估摸快四点了,和男方商量催妆的时辰差不多了,那边该来人了,就急忙大声喊道:

“雀儿!过来,大姑有话和你交代!”

雀儿那边说话的神情有些不耐烦了,听见大姑在喊她,忙把手机挂了。近前时,她慌忙擦了一下眼睛。

“雀儿啊!等会儿男方催妆的来了,你听男方给咱什么,不乐意就说话,这阵儿咱说话还有份量。”大姑说话时不仅嘴动,眼睛也一眨一眨地,意思比嘴里表达的还清楚。

“争来的有啥用!”

雀儿手机的铃声又响了,是“求佛”那首歌。雀儿看看来电显示,皱皱眉,轻轻挂了。大姑的眼神里能看出雀儿心里的不安,因为她看侄女的脸色有些煞白。她干咳两声,有意无意的和雀儿大伯说:

“还是咱雀儿命好,婆家光楼房就好几十间呢?镇里有,市里也有呢?”

“嗯!嗯!就是就是啊!”雀儿大伯的烟早又点着了,脸上很尴尬,他又在为娟子发愁了。

嘀嘀!门外汽车喇叭响了几声。大姑忙站起来:“男方催妆的来了!”嘴里说着,两条腿早小跑着到了门口,脸上的花儿更灿烂了。

“吆!他舅来了,快进屋说话。”

门口停放的是一辆崭新的奥迪A6,车里下来的三个胖子,一个比一个胖,一个比一个有派头。其中最前面的一位,胳膊里夹着一块红包袱皮儿,他们在雀儿一家前呼后拥下,进了屋子,落座后,为首的一位,把大姑递过来的茶杯往一边推了推,把红包袱皮儿打开,里面是两条大中华香烟。他把香烟递给大姑,清清嗓子,说到:

“这是规矩,别人催妆拿一条烟,咱家拿两条,结婚是大事,有粉图在脸上。”大姑接过香烟,掂量着这烟的价钱,心想:这怎么回人家啊?咱没准备这么贵的啊。胖子没理会大姑的表情,接着大声说:

“我说亲家啊!咱俩可要一手托两家了,我来就是代表男方的,再说了,都是儿女亲家了,也就别掖着藏着。越痛快越好。”

“那是那是!只要孩子们高兴,咱做老人的还图啥?你说说,让雀儿听听。”

“好,那我就把那边的安排说一下,先说车:咱一水的奥迪A6,连花车共十二辆。压包袱的钱给666,进门钱一手一百八,翻身裤一条,每个兜八十……

来人说话干净麻利,没容大姑插嘴,说得嘴里吐白沫子,就连雀儿几次手机铃声响,都没理会。他一口气把明天迎亲娶亲的细节重复了好遍,那神情,雀儿看的一清二楚,分明是告诉自己,他们男方摆的就是这个谱儿,一下就把女方的气势压住了。

雀儿一家人听着,心里是一百个痛快,看看,有钱的人家就是大方,咱还挑啥理啊?不过脸上却还是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大姑也象征性地又提了点儿别的要求。然后,有些拘谨地把准备好的香烟拿出来,是两条红云。胖子没在意大姑的尴尬,往红包袱皮儿里一塞,夹在胳膊里。说声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了,就往外走。大姑挽留了几句,也跟着出了门。直到看着奥迪在门口留下一道烟尘,才啧啧称赞的往院里走。

雀儿一家人看男方出手大方,庆幸做了门子好亲,大家边夸雀儿有福,边整理雀儿的嫁妆。等忙到月上柳梢的时候,大家才安排吃饭。这时,才发现少了雀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