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040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离婚后的女人(连载五)

(2009-03-27 16:10:20)
标签:

荷花淀文学

情感

创业

离婚

就业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夏荷把后半生的赌注都押在了旭泉身上,当她到娘家和自己的哥哥提出借钱的时候,他哥哥默不作声,很久才说:

“你就那么信得过他?”

“到这一步了,不信也得信了,总不能看他连根烂了吧!”

“唉!说你们什么好啊?这做买卖可不同别的,赚和赔就眨眼的功夫,旭泉他就是太浮躁了,小的看不上,大的他不见得能干。”

任凭哥哥怎么数落,只要能掏钱,夏荷也不在乎。

夏荷回娘家借钱的同时,旭泉也在平时最要好的哥们那里挺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着:

“哥们!别门缝里瞧人。不就赊你这点儿货吗?看那脸,比驴的还长?”

“我说兄弟!不是哥们不义气,如今做生意,就怕周转不开,我的原材料可是现钱买现货。不信你去三猴子那问问。”旭泉的哥们面相比旭泉老,满脸的胡茬子,七长八短地占满了他那黑黑的脸庞,一双牛似的眼睛里流露出为难的目光。人长的像牛,名字也叫牛。他叫大牛,比旭泉大两岁。

“别兜那么大圈子了,兄弟我再求你一次,你答应不答应吧?”

“我答应你好说,到时你拍拍屁股走了,我上哪儿找你去?”

“找你弟妹呀!我走的了,她也不走呢?况且孩子他舅舅那摊子比你事儿大!”旭泉轻蔑地看一眼大牛。大牛点点头:

“好、好、好。这次就这么着吧!不过丑话可说在头里,腊月底,你无论如何也要结帐,咱人情归人情,生意说生意,我也是拆东墙补西墙,没办法啊!”

“这才够哥们儿,一言为定!”

 

手里有了钱和货,旭泉马上来了精神,他想象中的盖茨和李嘉诚的派头又罩在了他的身上。也没管夏荷心里是怎么想的,搭了哥们一辆拉货的车就上了106国道。

夏荷急急忙忙把为旭泉洗好的衣服包裹好,追到路口,等着她的只是一阵阵的烟尘。笔直宽阔的马路上,一辆辆呼啸的车飞驰而过,哪里还有旭泉的影子。看着旭泉风风火火的样子,夏荷心里的滋味是一种酸酸的甜。

接下来的日子,对夏荷来说,忽而觉得漫长,忽而又觉得消逝得太快。一个人时不见得寂寞,可想一个人时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样子了。所以,夏荷就努力着不想旭泉,只是默默地为他祈祷,盼着他能早点转过运来。

 

路边的柳树叶子纷纷地落下来,浓郁的绿色渐渐变成暗黄。季节的悄然变化,让夏荷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心情复杂,有时坐在梳妆镜前,边梳头边仔细打量自己的脸,生怕多出一道皱纹或者生出一块斑来。这个时候,她又怕这日子过得太快了。

时令总是不怜惜人的情感,连续几场风后,树上的叶子纷纷扬扬地开始落了,风打在人的脸上刀剌一样的疼,天气渐渐凉了。家里少了一个大男人,愈发的冷清。儿子嫌家里冷,和奶奶一起住了。晚上,夏荷加班回来,凉屋子冷床,鼻子一酸,心里轻轻地叫了一声:旭泉啊!你冷吗?我好冷!

身上盖的还是结婚时的被子,夏荷蜷缩在里面,暗想:被子是不是该换新的了,怎么不如当初暖和了呢?她双手托着还算坚挺的胸,新婚时的温馨点燃了她内心里的渴望。心里越热,感觉屋子里的空气越冷,冷热的反差让她有些战栗,她双手托住的双乳也在阵阵地发烫和发胀,她愈发地把它们抓紧,就像当初紧紧抓住旭泉一样。

一阵剧烈的心悸过后,夏荷颓然地松软下来,伤感和失落。她不明白生活为什么是这样子。旭泉在身边时,干吗总嫌他没出息呢。

夏荷睡不着,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白天,厂里电工小三子的话又响在她的耳边:

“泉哥不在,没人给你捂被窝儿了,守空房的滋味不好受吧?”小三子嬉皮笑脸,总在夏荷这边凑。夏荷低头刺着花样儿,戏水的鸳鸯只绣出了一只,她把那只雌的换了好多种颜色了,一层一层的绣,绣的它真像披着一层水似的。她没理会小三子色眯眯的眼神,心思都集中在这只鸳鸯的眼珠上,她小心翼翼,一针一针地刺着。

“嫂子,怎么越看你这鸳鸯越像在流泪呀?”

电工小三子的肩膀都快挨到夏荷的脸了,夏荷依旧不理他,还是一针一针地绣着,那鸳鸯的眼睛里,分明是流出泪来了。夏荷心里骂道:这小三子的眼力还算不差。

树上的叶子渐渐落光了,秃秃的树杈变得枯硬而呆滞,像极了夏荷的心情。转眼就进腊月了,旭泉的电话越来越少,问过几次,最简短的一次就一个字:忙!对于生意人来说,忙是好事!夏荷不在多想,就盼着腊月二十后旭泉能回来,赚多少无所谓,能把借哥哥的钱还上就好。

等旭泉的不止是夏荷,大牛这些天也急得火烧眉毛,搞生意的人都怕年底,年关年关,这一关就是没法弄清的三角债,和旭泉平时有交情,可这小子连着赊了好几吨的货了,腊月里不见人影,自己要帐的已经登了门,看来再讲面子是不成了。于是见着夏荷,就拐弯抹角地说给夏荷听,夏荷是聪明人,知道旭泉肯定欠人家不少的货款了,只得好话搪塞着。

一场雪过后,骤降的气温让人们白天都蜷缩在屋里不想出来。眼看厂里就放假了,夏荷把省下的钱开始慢慢地置办年货了,天气冷,东西放的住,这时买东西价钱便宜。况且旭泉也该回来了,他回来,她就给他做,管他过年不过年呢?

夏荷想到冷清的屋子,会因为旭泉回来而温暖起来,那冰凉的被窝里终于能有个人和她一起驱逐寒冷了,这时夏荷的脸微微红了起来,感到有些发烫,女人这样的表情一定很诱人,要不怎么惹得卖菜的汉子忘了看称星呢?

腊月二十二了,旭泉还是没消息。夏荷心里开始不痛快了,祭灶不赶回来,那生意能做的好?夏荷赌气,心里急,却不想给旭泉打电话,到傍晚了,旭泉的电话终于来了,夏荷一阵欣喜,出气都有些急促了:

“晚上能赶回来吗,我骑车接你去!告诉我几点到?”夏荷没等旭泉张口,生怕旭泉把电话挂了似的,抢着说道。那边的旭泉却迟迟没出声,夏荷说完缓缓气,耳边只是听到了旭泉几声干咳。

“说话呀?别人等你呢!”

“嗯、嗯!夏荷,对不起,可能、可能我不能回家过年了。”

“什么?为什么?”夏荷的脸煞白了。

“这边有些生意还放不下,回家赊人家的货款当时也还不上,见了面也不好。正月里生意好做一点,我想……我想,”

夏荷啪的一声,把电话摔在桌面。眼里的泪在脸颊上划了两道平行线。

 

接下来的日子,更加郁闷窝火,大牛开始三天两头的往夏荷家里跑,让夏荷恼不是忍也不是,说出话来难免不中听。大牛满脸的胡茬子随着他脸颊的抖动,像要往外射出一样,让夏荷感到扎到了自己的心。

“别说了,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旭泉那是躲了,他不是被人骗了就是把本钱赔光了,他不是坑人的人,大妹子,我也不说别的了,你也长点心眼,男人在外面,什么都能遇上。”

大牛是实在人,她不忍心为难一个妇道,给夏荷留下这几句话就头也不会地走了。

 

夏荷心灰意冷,看着置办的年货独自发呆。她忽然觉得这个屋子里充满着冰冷的气流,好像要用冷酷把她驱逐。结婚十几年了,没有置办什么新潮的家具,掉了漆的春秋椅,像疤痕让人厌恶,她看着就心里发冷,从不想去坐。这就是家啊,这就是旭泉也嫌弃的家。夏荷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冷清的屋子。

让夏荷更寒心的消息终于传来了,那是陆续从北京做生意回来的邻居们传出来的,真实性虽不可靠,但无风不起浪,夏荷还是信了。因为旭泉有女人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