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091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后一畦麦田的守候者(连载二)

(2009-02-23 21:29:42)
标签:

荷花淀文学

小说连载

农民问题

土地承包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连载二

 

他,就是文章开头那个把地当命根子的老人——麦穗老汉。

 

麦穗是老汉的小名儿,大号叫王润丰。当年他老娘怀着他,正是麦田里收完麦子拾麦穗的时节。他娘怎么算着也不到出生的日子,就寻思拾筐麦穗去。可就在一筐头麦穗拾满了,他娘想把这筐麦穗背回家的时候,肚子里的他不知是看妈妈太累了,还是想快点出来帮妈妈一把,反正他娘就那么一用劲。肚子里的他就不安分了,死活要出来。结果,在拾麦穗的姐妹们帮助下,把他娘抬回了家。他娘刚在土炕上躺好,婴儿就呱呱落地了,因此他娘给他起了“麦穗”的名字。这都是几十年以前的事了,有点扯远了。还是说现在的麦穗老汉吧。

谁都知道,现在的麦穗老汉和他娘一样,把土地当命根子。他和地的亲热劲儿,比和他的爹妈都亲。当年听说要分地承包到户的时候,他头天晚上用斧头把木头橛子砍的又光又直,砍了一大抱。让旁人寻思不知要分多少块呢?等到给他丈量土地的时候,他不错眼珠地盯着会计手上的皮尺,哪怕差了一毫一分,他都会蹦着高地骂姥姥。等确定好地界,谁家的木头橛子都没他的大,只见他论起斧头,那又粗又长的橛子,深深地楔在了大地上,这橛子庄严地宣告着:这是麦穗老汉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谁要敢欺他的地边,他一准要和谁玩命。

不过,让村长发怵的还不是这些,而是这老汉曾经让县长下车和他道过歉。

那是一次开农村现场会,县里的领导都来了,场面自然很气派,小车排出很长。前面开路的是威风凛凛的公安民警的摩托车,在城里搞惯戒严的民警们哪知道这是落后散漫的乡村呀,一进村就惊飞了一群老母鸡。惊惶失措的老母鸡呱呱乱跑,不幸还是有一只撞在了摩托车的车轮下。这下,正围观的麦穗老汉不干了,拎起这只死鸡,身子就横在了街当中。眼看后面的领导就要跟上来了,两位警察有些着急和恼怒:

“不就是一只鸡吗?政府还陪不起你?快一边儿去,开完会在处理!”

“啥!一只鸡咋了?”麦穗老汉的脑筋绷了起来,庄稼汉的犟脾气上来了,为此他被临时拘留了。可是派出所请神容易送神难,这点事最后终于闹到了县政府,县长亲自给他道了谦,赔了款,这事才算完。

“哼!若不是看你县长的面子,我就得和你鸡生蛋、蛋孵鸡地算个没完!”这是麦穗老汉走出派出所大门时对着县长的面说的,县长只能苦笑着摇头。

 

村主任看麦穗老汉的脸色阴沉着,就知道难题来了!麦穗老汉的难题可不好解啊……

“大叔!您老有话说?”

“废话!这不就让人来说话的地方吗?”

“大叔!刚才这情景您老也看见了,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举手,您再说啥的……这、这不是违背民意吗?”

“你小子少给给我嘬文,我不管别人,就管我自个儿。我那块地不让!”

“你不让不行啊!村委会有权收回呀!大叔!您就别犟了,识点时务不吃亏。”

“说了不让你嘬了怎么还嘬!你说的我不懂,可你收回我的承包地就是不行!”

麦穗老汉的脸更加的沉了,粗糙干瘪的面皮下面,青筋变的发黑;嘴唇直哆嗦,以至于藏不住那仅剩的两个门牙。

看老人这样的神色,村主任知道,拿平时吓唬别人的办法肯定不成了。他挠起了脑壳,满脸堆着笑,脑子急速地转着弯儿。心说:打仗遇到堡垒了,不费四口凉气,这个老顽固是说服不了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