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040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最后一畦麦田(荷花淀小说连载一)

(2009-01-11 11:05:26)
标签:

荷花淀文学

经济

农民

土地

麦穗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最后一畦麦田

隆隆作响的挖土机很整齐地挖开了一道深深的沟,就像一个很熟练的屠户,在待宰的羔羊身上大开膛一样,土地的胸膛也被撕开了一道一米宽的口子,这口子的长度还在延伸着。这庞然大物的声音蛮横而嘈杂,不用说土地不会呻吟,就是能呻吟,人们也听不到。随着这道口子被划开,人们兴奋了,人们似乎看到又一座大厦就要崛起了。

不过,那挖土机的司机在操作机器时,明显地非常谨慎,特别是每一吊斗土挖出后,他都是小心翼翼地翻在这道沟的右面,也就是工地的里面,而沟的左面好像画着一道神圣的界线,这界线他不敢越过一丝一毫。这道神圣的线其实就是人为拢的一道石灰印,但就是这道石灰印,司机却知道了它的厉害。

与其说知道这道石灰印的厉害,不如说他领教过站在石灰线上的那个干瘪老头的厉害。这个老头从他的挖土机开始挖第一铲土时,就倒背着手站在那条石灰线左侧,昏花的眼睛里冒出的却是灼人的火。

这是个瘦高的老头儿,只是弯曲的腰和瘦骨嶙峋的背让他不显得高大;脸上因为没有多少肉,面皮松弛,褶皱多却分不清纹络,眼睛和嘴巴是往里深陷着的,突出的只有额头和像干瘪了的蒜似的鼻子。他倒背着手,不知在那道石灰印上走了多少遍了,眯着的眼始终不离开脚地下那道白印,好像那道白印上面有谁丢的银子。

白印上面没有谁丢的银子,但白印右面却是他的命根子,那一畦麦田。只要左面的施工队不停工,他一刻也不离开这里,他像保护生命一样,看护着这一畦麦田。

老汉不知走了几个来回了,可能是累了。他用眼斜了左面隆隆作响的机器,吃力地坐在田埂上,掏出旱烟,哆嗦着撕下一张卷烟纸,炝人的旱烟沫子从老汉哆嗦的手里细细地流在纸上,那满是老茧的手拙笨地把烟纸卷了起来,最后用舌尖把纸边舔湿,一根旱烟卷成了。老汉喘着粗气,心里想着:人不服老不行啊!怎么卷袋烟还这么吃力呀?难道阎王爷念叨上我了!

老汉掏出火柴,重重地一划,火柴折成两段。哼!什么质量?如今啊,连火柴都唬弄人,他叹口气,摇摇头,本又想说:如今这人心啊!咋都往钱里钻呢?终于没说出口。他知道这样的话,如今没人爱听,不说也罢!

连划了三次,火柴终于划着了,点着的旱烟加剧了老汉的咳嗽,这让老汉的脸变得发紫,好一阵才恢复正常。于是他继续吸着,清白的烟从他的嘴里冒出,俄而就散的无影无踪。他怜惜地看着左面那一大片工地,他的心像蛇咬似地疼。

百亩高产田啊!当年这可是一个村的口粮田啊!仗着这片田,村里才能完成爱国粮的任务啊!人们,怎么都是卸磨杀驴啊,刚把肚子填饱,这田就不是好东西了?

看着自己脚下这畦麦田,老汉心里似乎又很满足,咧开那没有牙的嘴笑了,那是一种胜利的笑,一种自豪的笑,为了这麦田,县长跟他没办法,乡长只能干瞪眼,村长,屁!那个娃敢在老子面前逞能?

老汉笑着笑着,慢慢的笑容收敛了。不但没了笑容,甚至越来越阴郁。他想起当初村民代表大会上人们兴奋的笑容,自己说什么也笑不出来了。

 

“乡亲们!告诉大伙儿一个好消息,有人在咱村投资开工厂了!”村长的开场白让刚才还是嘻嘻哈哈的村民们一下子镇静了许多,光靠种地挣不了多少钱,人家发达地区就是靠厂子多才富起来的。人们心里谁没有这个小九九呢,可村里没能人,眼巴巴看着等着,今天村主任这一嗓子,大家像扎了一针吗啡,精神头儿立刻高涨了起来。

“不过呢,有点事儿给和大伙儿说清楚。嗯、嗯呢。”村主任故意干咳了两声。

“不过什么?你就别卖关子了。”台下有人等不及了,急着嚷了起来。

“人家投资商看中的是村南那百亩高产田,因为……

“那怎么能行?”

“是啊!那是咱村里的口粮田呢!”

没等村主任的话说完,台下又炸了锅,你一言他一语,像捅掉了窝的一群大黄蜂,嗡嗡起来,听不出个头绪。

“大家都别急,我给你们算下帐,那百十亩地一年的收成,撑死了赚两万块钱,摊到各户有多少?我和投资商谈到最后的价儿,你们猜是多少?”

村主任眯着精明的小眼睛,故意撂下了个话茬儿不说了。像是放好了鱼饵,慢慢等着鱼儿来抢食儿。

“主任今儿是不是上火了,大便干燥,拉半截剩半截的,怎么那么不爽快啊?”着了急的村里人说出话来粗俗难听,表示着对村官的不屑和不满。如今的农村,有几个拿村主任当壶醋的?大家七嘴八舌,把个村主任寒碜的脸上笑不是怒不是。他使劲敲敲桌子,又扳起了脸:

“咱这是村民代表大会,不是谁家的茅屎坑,大伙儿说话干净点。”

“那你就照直了说,别绕弯子了,这地能卖多少钱?”

“嗯、嗯。”他嗯那了几声,然后伸出两个手指。“我合计过了,这个合同签了,我们每户能分到两万块钱。”

哗!会场外又一次炸了锅。

“不少了啊!”

“是啊!能办点事儿了。”

“对啊,翻盖下房子,我家那屋子早就漏雨了。”

“我家儿子今年高考,正发愁学费呢!”

看大家那兴奋的神情,好像喝了半斤二锅头,血管里的血烧热了。村主任心里反而凉快了,知道这事十有八九算是通过了。他故意不说话,就那么看着村里人各自盘算着各自的小算盘,人们,真的是缺钱啊!如今不管有什么难办的事,只要钱到位,一切搞定。于是他又想起了那个让他崇拜得五体投地的投资商,人家那派头,人家那自信,这一切人家早就料到了。一出手,就给到圈儿外了。

等大家稍微安静了,村主任习惯似地干咳了几声。

“大家表个态吧!同意的,就举手,超过半数算通过。”

刚才人们还兴致勃勃呢,轮到真的要举手表决了,这手反而有点沉了。闷了好久,最等钱用的王大发举起了手,两万块钱,他种地种到死也挣不来的呀!

有人一带头儿,举手的就多了,毕竟一下子能得两万块呢。到最后,只剩下几个上了年纪的人叹着气,看样子是不肯举手了。

“好!举手的超过半数了,通过!”

村主任掩饰着心里的兴奋,脸上却一本正经,正想把早已印好的合同发给大家,忽然,一个苍老干涩的声音让他心里打了一个激灵。

又是这个老顽固来了,他可比谁都难缠。

 

他,就是文章开头那个把地当命根子的老汉——麦穗老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雾里的太阳
后一篇:累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雾里的太阳
    后一篇 >累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