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967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连载八

(2008-11-24 15:47:31)
标签:

荷花淀文学

农民

农民问题

社会

小说

杂谈

分类: 小说连载

俗话说,屋有贤妻一家安,这话一点不假。如果不是二婧及时出现,小壮的眼前亏是吃定了。眼镜镇长和别的男人没什么两样,对漂亮女人懂得怜香惜玉,二婧说出话来又是那么的顺耳中听,心里一阵慈悲,挥挥手:

“算了吧!对这样的困难户,咱也没办法!”

说完,让人把那麦子放在地上,带着手下的一干人等扬长而去。

 

农民总有农民的看法,那年月,明知道多生孩子是累赘,可哪家也不少生。残酷的现实明摆着,养儿防备老啊,这年头儿,种了一辈子地的人们都清楚,等躺在床上了指望谁?多个儿子,就多个依靠,不像城里人,人老了国家照样给工资给看病;农民行吗?别看给国家交了那么多的爱国粮,风里雨里几十年,有几个好身子骨?老了谁不是累出一身的病来?农民靠卖粮食看病?连进医院的车费检验费都不够,甭说治病了!所以,孩子们多些,也是给他们减轻点负担。

这想法是对是错,没有人去探讨,但豁出去挨罚也要儿子的做法,却是大多数农民选择的道路。二婧也不例外,这刚蹭过年,小儿子落生了。

马棚里的日子越来越紧巴,小壮的叹息声渐渐地多了。二婧哄着三个孩子,尽可能地还要多出一些笑脸给小壮。丈夫的脾气不好,一有烦心事就喜欢骂娘。在家里骂骂没什么,如果在外面骂了人家,不是惹祸吗?

大姨妈的身体越来越坏,几位表哥商量着还是去住院。小壮合计着自己的家底,嘴里应承着弟兄们,悄悄地去了平日很要好的一位朋友家。

朋友间,平日里吃喝不分。让小壮想不到的是,这次他一张口就碰了软钉子,闷闷不乐地回了家。二婧一边哄孩子,一边劝丈夫,但小壮的眉头总没有舒展开,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盘算着什么事情。

乡村的夜是安静的,人们劳累了一天,早早进入了梦乡。偶尔有几声狗叫,虽然在这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但并不会引起人们太多的注意。

孩子的哭声告诉二婧,他要撒尿了,二婧披上衣服把灯打开,睡眼惺忪的她忽然发现身边的丈夫不在了,正疑惑呢,院子里传来铁桶滚动的声音,接着好像是谁在翻动麦秸。

“孩子他爸!干吗呢?”

外面的人一声不吭,还是一阵阵的翻动着麦秸。好一会后,小壮灰头土脸地进来。

“你干吗呢?半夜三更不睡觉,装什么鬼呀?”

“别问!快睡吧。”

小壮的脸色很难看,那神色看起来不想说话,倒头就睡了。二婧被孩子累得也睡意正浓,没心思多问,奶着小儿子也睡了。

天刚放亮,窗外的脚步声把二婧吵醒。二婧不明白,小壮平时不爱起早的,总是自己把饭端到桌上,他才起床呢,今天难道太阳从西面出来了?

二婧披上衣服,怕吵醒孩子,轻轻地走出外屋,伸出头看小壮在做什么。在院子西南角的麦秸垛边,小壮倒背手,左看看右看看,好像里面有什么宝贝。二婧觉得那麦秸垛好像有人翻过一样,心想,准是那条黄狗在那围了窝子了。二婧不再留心丈夫的举动了,回屋点火做早饭,矮小的房顶上面直直的冒出了一道炊烟,在晨光中发出乳白色的光。

饭后,孩子们陆续醒了,小小的屋子开始热闹了。小壮给两个大一点的儿女穿衣服,二婧把小儿子抱在外面,坐在门槛上,两手握住婴儿的两条小腿,开始让孩子撒尿,孩子的小鸡鸡翘起老高,一条白白的弧形水线射向那条黄狗,逗得二婧直乐。农村人习惯了,就喜欢让自家的狗舔婴儿的屁股。

黄狗舔干净婴儿的大便,伸着长长的舌头在孩子嫩嫩的小屁股上咂摸着。村里大喇叭突然响了,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过后,二婧终于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有人被偷了一桶油。开始她并没往心里去,后来想起孩子爸夜间晚归,早晨反常,二婧的心里打起了鼓:

他爸呀他爸!你可别干糊涂事呀!

她抱起孩子,走到那麦秸垛,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伸到麦秸垛的里面。二婧的心立刻突突地跳了起来。她明白,丈夫昨晚做贼了!

“把那桶油给人家送回去!”二婧的语气和脸色一样的不容反驳。

“我就想出口气!平日里好话说的比谁都好听,可真求上他了,七个不行八个不是的,给我装孙子!”小壮的脸上没一点愧色,还理直气壮呢。

“你那根本不是个理儿!快给人送去,道个歉就完了。”

“我给他道歉?就凭他往花生油里掺假,我也给他道不着歉!”

“他掺假有国家管呢!你举报呀!偷人家的东西这是犯法!你去不去?”

“不去!”小壮的话有些没底气了。

“你不去我去!这样还不算丢人,要是人家报了案,查处了你,那才丢人呢?”

二婧的贤惠,又一次让丈夫避免了一次牢狱之灾。可是,人灾让二婧的善良化解了,可天灾却还是落在了二婧的头上。

正当二婧帮着人们把那一桶油从麦秸垛里翻出来时,屋里小儿子突然哇哇大哭了起来。二婧急忙往屋里跑去,这时,那条黄狗从屋里跑出来,嘴里还淌着鲜红的血。

二婧懵了,她疯了似的冲进屋,小儿子哭的小脸煞白,眼看就缓不过那口气。两条小腿乱蹬着,孩子的裆下血迹模糊。二婧猛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定是孩子拉了,黄狗舔屎的同时伤到了婴儿柔嫩的阴茎和睾丸。院子外的人们在没心思议论那桶油了,急忙找来车子,二婧抱着孩子上了车,风驰电掣般地去了县医院。

半月后,孩子出院了。孩子的命算是保住了,却终身残疾了。这成了二婧永远的一块心病。从此她的生活中,便罩上了这片挥之不去的阴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