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967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表嫂(小说连载七)

(2008-11-18 14:07:12)
标签:

荷花淀文学

农民问题

农民

小说

社会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庄稼人有了承包的土地,吃饭早就不成问题了。按理说,人们不饿肚子了,心里也就该知足了,然而事情总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当时有的人就埋怨中国的老百姓手上端着肉,嘴里骂着娘。也许说这话的人根本就没有体验过下层人的真实生活,他们也就不会懂人们为什么会骂娘。

小壮就是一个爱骂娘的人。

多亏了在家里他视媳妇如天仙,若不是二婧贤惠,小壮这个火药的脾气早就入了好次大狱了。

两个孩子相继出世,带来的不只是家庭的快乐,同时也是生活的负担。老话儿说了,一个孩子三年穷,二婧的精力也就顾不得别的了,两个孩子已经拖累得她气喘吁吁了,偏偏第三个孩子又怀上了。

眼看着那些弄假冒伪劣产品的能人个个都发了财,青堂瓦舍矗立在马棚的旁边。一根筋的小壮说什么也不相信,就凭那些破烂东西就能发财。坑蒙拐骗的勾当!小壮哼一声,心里一万个不服。可现实就那么无情地骟着他的耳光,这些副业摊子的领导被电视台采访,被上级部门表扬,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成了村里的神仙,受到了人们的崇拜。任凭小壮怎么想不通,一部分人确实富了。

可二婧的日子却越来越紧,不仅因为孩子,还因为大姨妈的慢性病。

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这是至理名言。可二婧当上的事儿恰恰把这两句话翻了个。家里躺着病婆婆,手头里不攥分文,一年的指望就是那两季收成。

其实也不只是二婧家这样,老队长因为卧病在床,日子一样的窘迫。小壮知道老队长得了不治之症,想起过去对自己一家的照顾,早早守在老人的床前。

“小壮啊!你妈的病咋样啊?”老队长知道大姨妈身子骨也不好,就问小壮。

“就那样呗,吃药维持着。”小壮无奈地答道。

“也应该到大医院看看去,在家怕是耽误事儿。”老队长觉得自己去了一趟市里,症状明显得好了。

“妈舍不得钱哪!”

“也是啊!我这一趟,就是好几千呢,多亏了俺那大儿子有公费医疗,要不也住不起医院呀!”

“还是城里人好!看病不花钱。”

“那是!人家那是国家的人呢。”

“我就不明这个理儿,咱农民就咋就不是国家的人?”小壮是红脸汉子,心里稍微气不过就脸红脖子粗的,好像要打架。

老队长摇摇头,这样的问题他也说不清楚。就知道这种地的祖祖辈辈就这样,要不古人头悬梁锥刺骨地去读书呢,当了官什么就都不一样了。这样想着,心里不免有些失落,从合作化以后,自己就当队长,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如今人老了,干不动了,守着这几亩承包地能养老吗?就指望城里的儿子吗?

 

大姨妈的身体每况愈下,大口喘着粗气。几个儿子看不下去,开始操持钱到市里的大医院去看病。小壮东家求西家借,手里有了不到一千块钱了。回到家,眉头就皱得更紧,两个刚会走路的孩子哇哇哭着,二婧快要生产了,也是一脸的愁相。

“孩子干吗呢?哭得那么厉害!”

“刚村里来人了,咱家的征购还差一百多斤呢!乡里的干部也来了,这不刚走,把孩子吓哭了!”

“他娘的!还让人活不?”

“唉!古来纳粮是正理儿,也怨不得人家!”

“正理儿个屁,那是有皇上的时代。如今啥年月了,还讲这么封建的话。”

“小壮啊!咱可是本分的庄稼人,别乱说话,听见不?”二婧温柔的话让小壮的火渐渐消了,弯腰抱起儿子,急忙喊道:

“这小崽儿拉了一裤兜子!”说着就捏起来鼻子。

二婧正奶着女儿,忙向外面叫了几声,一会儿,家里那个小黄狗摇着尾巴进来了,小壮把儿子的裤子扔在地上,小狗啧啧地舔了起来。

 

市医院里,诊断书在小壮哥几个的手上来回传递着,他们的脸一个比一个沉重。大姨妈的心脏病已经很严重了,应该马上手术,可这样的手术费最少要十几万。这对几个土里刨食的庄稼汉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这几天做各种诊断化验和仪器检测就把哥几个兜里的钱花得差不多了,看着在医院里花钱如流水,哥几个都愁眉不展了。

“这医院呀,也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咱不治了,送我回家!回家!听见没有?”

大姨妈喘着粗气,声音虽然微弱,但有一种不容反驳的威慑语气。几十年的习惯了,儿子们在外面就是虎,在娘面前都得变成羊。

哥几个不敢违抗娘的命令,闷着头回了家。

 

哥几个把大姨妈安顿好后,大姨妈指着小壮说:

“老三啊!你别在这耽搁着,回马棚看看你媳妇去,她就这几天的月子,快去吧!”

小壮点点头,“妈,她年轻没事的,倒是您老…….

“我这老骨头更没事的,去吧!”

“嗯!妈,我先去了!”

“去吧!甭惦记我,把她娘几个照顾好就行了!”大姨妈的语气虽然微弱,但字字都能穿透小壮的心。

 

眼看就到马棚的门口了,看门口停着一辆农用三马车,几个穿制服的小伙子正从马棚里面出来,其中两个抬着一口袋东西,看样子是刚收获的小麦。

“你们给我放下!”

小壮炸雷一样的声音让抬粮食的人打了一个激灵,差点把那口袋麦子扔在地上。

“你谁呀?大白天搬人家的东西!给我搬回去。”小壮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回事?”马棚里迈着四方步走出一个带眼镜的年轻人,看做派像个镇长。

“你们有什么权利抄我的家?”

“三提五统是你应尽的义务,你完不成就是犯法。”眼镜镇长一脸傲慢。

“你们提这个统那个,我娘看病都没钱,你当镇长的管不?我娘可是交粮纳税好几十年了,这老了,你们能给提啥?能给统啥?说清楚了,麦子我一两都不少交,说不清楚,这麦子,你一个粒也别想抬走!”

眼镜镇长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没想到出了这么一个刁民。

“这是国家的政策,我管不着。你也抗不了!给我装车!”

“敢?”小壮的眼瞪得和牛眼那么大,里面充满了血丝。

“派出所的同志呢?强制执行!”

“慢着!”

随着一声女人的尖叫,二婧舔着大肚子从马棚里跑了出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梅兰竹菊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梅兰竹菊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