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967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表嫂(小说连载三)

(2008-11-08 17:01:32)
标签:

荷花淀文学

写作

农民

杂谈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也许您还不熟悉我们这儿放红薯的窖是什么样子。有个谜语很形象,您要是猜出来就能想象的出来了。谜面:“什么东西越刮越粗?”谜底就是红薯窖。

那个年代,生产队里都要挖好多这样的窖,把刨出的红薯放在里面,好的分给社员自己吃,有伤茬的粉碎了磨淀粉漏粉条,大表哥小猛就是漏粉条的行家。一般窖都挖在村外的高坡上,说白了那些窖就是一口口的旱井,直上直下很深的圆坑,口小底大,一般有四米来深,里面恒温,又没细菌,放红薯不变质。别看那时人们贫困,可社会风气真是好,村外没人看管的红薯,从来没有丢失过。人们不笑话穷人,但谁要是偷鸡摸狗串老婆门的,人前可是抬不起头的。

灾难来临的时候,老队长都懵了。他胡子一大把了,听都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正当茂林举着一篮子红薯往上送的时候,红薯窖不声不响地塌了,窖边上的人们一下闹了个趔趄。人们都傻眼了,等明白过来才知道这窖里还埋着两个人呢。大家七手八脚地扒着已经松软的沙土,很快,茂林爷憋的通红的脸露出来了,他长出了一口气,眼睛直往下看,举着的手一个劲地指下面。大家知道他的意思:快救小强!

小强的后背先被人挖出来了,他还保持着弯腰拾红薯的姿势。也就是这个姿势,让他没能缓过那口气来。等人们把他刨出来时,他鼻子眼睛都流出了血,他是被憋死的。

当已经僵硬的小强被装入棺材时,大姨妈的眼泪已经哭干了,再也流不出来了。她神情呆滞,嘴里重复唠叨着一句话:

“冤家呀!你疼了你娘了,你这样子就是长大了,我也发愁给你说上一房媳妇啊!儿啊!你让娘省了一份心呀!”

以后的日子,大姨妈表面看起来很镇静,但没人知道,心脏病的病根儿却从此种在了大姨妈的身上。

小强死了那是一时的痛,可活着的这些叫驴蛋子们,一样都是大姨妈的心病。那就是发愁他们的亲事。长子小猛那样子,没有哪位姑娘能看上,耽搁到快三十了,也没说上媳妇。也是大姨妈心眼好,还有大表哥实在能干,又有漏粉条的好手艺,所以村里好多人都想尽办法给小猛张罗这事儿。终于,好多好心人费了无数的唇舌,把当村的一个说傻也不傻但绝称不上伶俐的一位老姑娘,说得成了大姨妈的大儿媳。三个“牛通”式的儿子,伤了一个,老大又娶上了媳妇,大姨妈总算松了一口气。

大姨妈心里有数,长相不好的小全还小,其他几个孩子,人样子拿得出手,不愁说不上媳妇。果然,老二把一个漂亮姑娘领进了家,这个阳盛阴衰的大家庭,女人的声音多了起来。

六个儿子娶了两房儿媳妇,大姨妈也就把失去小强的痛苦压在了心底,脸上多了一些让别人羡慕的笑容。在家里,老四小壮如今顶替了小强,弟弟们改口叫三哥了。他虽然已经到了提亲的年龄,但大姨妈却另有心事。

她想的是小壮下面的小全。人的十个手指就是那么长短不齐,这小全的相貌还赶不上小强呢,况且性格内向,脾气古怪,和家人也不合群。因此,大姨妈不愁哥哥,反而愁起弟弟来了。而这个时候,二婧的出现,让大姨妈就多了一个念想。

说了这么多,终于回到二婧这个主人公身上了,您不会觉得我绕的弯子太大了吧。不过俗话说,话要从头说起,要不您会觉得我交待的不清楚。好了,书归正传,开始说这位当时还没成为我表嫂的二婧。

 

二婧跟着侄女小香来到了我村,头天就拾了一柳条筐的花生。这让两个姑娘的脸笑成了两朵花儿,小香这村里有两个姨妈,吃住都不认生。二婧心里就觉得生分一些,毕竟那是侄女的亲姨妈,自己是拐弯儿的亲戚。可看着大块的花生地里,一镐下去就有白白胖胖的花生果,真舍不得回家。晌午的时候,又饿又渴的她们,还是进了大姨妈家的门。

木板门一响,两位姑娘进了门。

“大姨!”

“小香呀!你把你大姨都想死了,不拾花生就想不起来看看我这老婆子了?”大姨妈放下手里的花生秧子,来不及拍打身上的土,拉着小香的手一个劲地唠叨起来没完。

“哎呀!这丫头是谁呀?咋长得那么水灵哦?”大姨妈看到了小香身后的二婧,二婧由于有些害羞,脸蛋儿微红,更加得娇媚。不由得大姨妈的两只昏花的眼就在二婧身上多转了几圈。

“妈!香表妹来了还不快张罗饭去!”

房上传来一声响亮的小伙子的叫喊,两个姑娘才知道房顶上还站着一个人。顺着这男儿特有的洪亮声音,二婧的眼里冒出了一种奇异的光来,脸上微微泛起的红晕更加的明显起来,稍微有些高耸的胸部竟然剧烈地颤抖了几下。

世上男女之间的事真是无法说清的!每天,我们都会面对很多异性,熟悉的陌生的都有,然而,这些人也许都是人生中的过客,来来往往,无非是一道过眼的风景。但总会有一个能让你一眼就心动的人,这个人也许就是五百年前曾经无数次回眸过你的。我想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也就怪不得佛家留下这个谶语了。

反正二婧只看了房上的小壮一眼,她自认为是一种说不清的东西就种在了她的心里。那鼻直口端的脸,那两道浓浓的眉,那一双比闪电还亮的眼睛,总之,小壮的全身上下都牢牢地驻在了二婧的脑子里,以至于她帮着大姨妈做饭时,由于愣神儿让小香偷偷扯一下她的衣襟。才不至于把灶堂里的火烧灭了。那个时代的年轻人还不知道用一个美好的词来形容这内心的感受,但“爱情”却实实在在地降临在二婧的身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