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040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齐大伯的终生遗恨(小说《齐大伯》连载之八)

(2008-10-23 21:26:27)
标签:

荷花淀文学

小说连载

回归

苦难

战争

历史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八 齐大伯的终生遗恨

齐儿是胆小的人,听见有人轻轻叩打大门的声音,吓得不敢出声,身子倚着枣红马,眼睛望着西厢房。

正屋里传来大叔的咳嗽声,黑暗中,大叔已经出了正屋的门,快步走到大门口,打开大门,声音虽然小,但齐儿还是听得很清。

“二虎,怎么又是深更半夜的回来?”

“这样安全。”

“队伍都来了?”

“别说这些,先进屋去。”

听大叔和来人说话很亲热,齐儿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大叔和来人进了屋子,便听见大婶也开始和他们叽叽咕咕地说了起来。齐儿听不清,也没心思听,看着西厢房一直很安静,又连着翻了几个身后,渐渐地睡着了。

吃早晨饭的时候,大婶才把家里收留的这几个生人说给了他们的独生子二虎。齐儿也明白了半夜叩门的正是他。

“嫂子是郭凤岐的家眷?”二虎的个头敦敦实实的,短短的头发,显得脑袋更圆了,就像个小老虎。他打量着碧云,目光里流露出一丝羡慕。

“嗯!兄弟你认识我家凤岐?”碧云有点喜出望外。

“知道,是条汉子,可惜呀?”

“他咋了?”碧云心头一紧。

“没啥?在太行山听课时,知道郭凤岐打鬼子不含糊,可跟的人不对,干的是国军。”

“那不是政府的军队吗?反正都打鬼子,还不都一样吗?”

“大哥知道我家凤哥的下落吗?”齐儿忙不迭地插话了。

“知道,就在黄河南岸呢,听说急疯了似地想打回来呢。”

“阿弥陀佛!”齐儿和碧云都同时舒了一口气。

“小弟弟,想不想打鬼子啊!”

齐儿胆子再小,想到家里的惨境,此刻也不能再犹豫了:

“想!”

“好,告诉你,要想打鬼子,就当咱八路军,可别跟你那凤哥一样,有本事也施展不了。”

齐儿没听明白二虎的话,但却记住了。不过,他此时想的不是去当兵,而是如何把碧云娘仨交给凤哥。

这样想着,就把打算说了出来。碧云心里也急,慢慢地点头。大叔大婶知道自家的日子,时间长了也养不活这大小好几口人。于是,几个人的眼光就投向了二虎。

“这事儿倒不是很难,反正一路往南走就是了,我给你个路条,遇到咱们的人,让他们看看路条就行,就是要躲着鬼子的炮楼。还有要记住了国军的番号,到那儿一打听就成。”

听了二虎的话,齐儿和碧云看到了希望,心里也就更急了。做了一天的准备,第二天早上,齐儿早早把枣红马套好,轿子车也擦洗得干干净净。大叔大婶难舍难离地送他们出了大门,碧云向两位慈善的老人招着手,还没上车,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流。

“孩子!别哭,路上小心点儿!”

碧云和齐儿同时点着头,感激地“嗯、嗯”答应着。一声清脆的鞭稍声音,枣红马扬起了前蹄。

当碧云和齐儿一人抱着一个孩子站在郭凤岐面前时,一身戎装的郭凤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愣了半晌,看着碧云憔悴得没了一点郭家大少奶奶的样儿,浓浓的剑眉凝成了两个疙瘩。

“凤岐!你好狠心。”

碧云凄苦地叫了一声,就向凤岐栽了过去。凤岐紧走一步把碧云揽在了怀里,他闭着眼,用手轻轻地梳理着碧云凌乱的头发:

“别哭,我们这不在一起了吗?”

“凤哥!我就说能找到呢,你看,这不找着了吗?”齐儿还是那样,站那儿就知道傻傻地笑。

 

齐儿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当年关老爷千里走单骑不就是这样吗?自己虽然没有过五关斩六将,可这一路走来,如果编成故事,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不过齐儿可没心说故事,他把碧云娘仨交给凤哥,他还有自己的事情,那就是找二虎去。他记着二虎的话呢,答应了人家就不能反悔,要不大叔大婶怎么看自己。无论凤哥和碧云怎么挽留他,齐儿打定了主意,必须回大叔家,先给老人报个平安去。

齐儿独自一人走了,别看他傻,但毕竟是个男子汉了,自从目睹了碧云生孩子的那个场景,他心里再不是那么单纯了,他会想许多事情了,有些事情虽然想不明白,但还是每晚都想。正因为如此,他决定了自己必须走。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八年后,他和凤哥再次见面,竟是在两军的阵地上,也就在那场战役中,齐儿留下了终生遗恨。

一九四八年,国民党的八百万大军,被解放军吃的差不多了,但双方在战场上仍然激烈地对峙着。

战火和硝烟弥漫着中原这个古老的村庄,一片残阳披在村子的断瓦残垣上,显露着破旧中的沧桑,惨烈中的悲壮。敌我双方的阵地上,气氛凝重,双方士兵的脸上严肃得如木雕泥塑。战斗已经持续了三天了,双方伤亡都很大。不过国军已经被四面围困,解放军多次喊话,让敌军投诚,但国军指挥官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决心要杀身成仁了。他,就是郭凤岐。

齐儿气得直骂凤哥!读几年臭书怎么读成了木头,他此时好恨那些说书人的话,什么忠臣不事二主,什么舍生取义。他真的好希望凤哥把这些无用的东西都扔了,为了碧云母子,为了几千人的生命。然而,他不是郭凤岐,把忠义看的比生命都重要的郭凤岐,人在阵地在的决心早在郭凤岐的心中生了根。

齐儿身边已经不是笨重的土炮了,远距离高准确度的迫击炮已经布好在阵地上。

“齐儿!战斗一打响,先给我干掉敌人的指挥所!”二虎面无表情,如铁板定钉似地说着每一个字。

“是!”齐儿没有违抗命令的权利。他打了一个立正。

“对准目标,给我轰!”上级的命令通过步话机传来。齐儿心情沉重地调高了炮口。然而在开炮的一刹那,他把炮口的角度调偏了5度。连续的炮弹把郭凤岐的阵地炸的烈焰飞腾,解放军战士猛虎般冲了上去。

眼看就要冲上了阵地,突然,郭凤岐的指挥所里冒出了一排排的火蛇,火力之猛,来势之凶,看得出里面的人在拼命了。冲上前的战士们一个个地倒了下去。

“齐儿,你怎么搞的?”二虎说完,带领着第二梯队就又冲了上去。齐儿看得明白,如果他不打掉郭凤岐的指挥所,二虎的命怕是也要扔在阵地上的。想起大叔大婶就这么一个独生子,他脑子一阵眩晕。他哆嗦地把炮口准准地对正了那火蛇狂射的地方。

“凤哥!碧云!别恨我…..”

“啊!二虎哥!”在齐儿还要犹豫的当儿,他似乎看到二虎就要被火射吞噬了,他心一狠,一闭眼:

“轰轰!”

郭凤岐指挥所里的火蛇随着炮弹的爆炸声停息了。战士们冲上了郭凤岐最后据守的阵地。而齐儿,呆呆地站在那儿,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战斗结束了,齐儿看到昏迷不醒的二虎被担架抬走了。他心里不知是啥滋味。看看硝烟未散的郭凤岐的阵地,他疯了似地跑着,跑着。

打扫战场的军人们已经把郭凤岐的尸体整理完毕。齐儿不忍看地上的凤哥,郭凤岐的右臂已经被炮弹炸没了,脸上被硝烟熏得很黑,但一双眼睛却还圆圆地睁着。被烧焦的上衣口袋里,散落出一张四寸的照片,这照片上有碧云温柔的笑容。齐儿悄悄地把它拾起,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当他看着碧云作为敌军家眷和俘虏们一起押往战俘营的时候,齐儿不知怎么的,突然一阵害怕,害怕得两腿直哆嗦,他怕碧云的那双眼睛。

浓浓的弹药味呛得他喘不过气了,他望着如血的残阳,他像一个孩子一样放声痛苦了起来,一直哭到昏了过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