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040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今晚的月亮真圆(三)

(2008-09-27 09:15:08)
标签:

小说连载

荷花淀文学

底层

苦难

出轨

读书

文化

分类: 小说连载

(三)

张嫂的心情非常矛盾,她是打定主意让老张高兴一晚上的。尽管心里藏着天大的苦楚,她还是努力掩饰着。自打老张一进门,她的笑容就一直在脸上挂着。不过,她总觉得这笑容对老张有些不公平,粗心的老张看不出,但自己欺骗不了自己。她心里总在问,自己那一步走的究竟是对还是错?

老张慢慢地喝着小口酒,一杯酒被他品了又品。张嫂知道他是舍不得喝那么贵的酒。因为担心他的身体,也就没有过分地劝他。两眼看着这个被日头晒的黝黑的汉子,心里不由自主地想着往事。假如不是大丫头那么早辍学,疯了似地往外跑;假如不是她出来刚一年,就遇到了那个倒霉的厂子,他和她怎么会离乡背井的到了这里呢?

那一年正月,大女儿兰兰才十六岁,村里来了招工的,说北京郊区的工厂很多,正需要缝纫工。兰兰和初中班里的十几个丫头像着了魔,做梦都想到那里去当工人。家长也被招工的人说动了心。就这样,十几个初中没毕业的丫头就坐上了北上的列车。后来才知道,这里距离北京还一百多公里呢,不过是河北省乡镇企业发展比较快的一个新兴城镇。

自打兰兰们走后,老张两口子的心就悬了起来,只怕孩子在外面受什么委屈。真是怕什么有什么,眼看一年已经过来了,只要到了腊月,孩子就该回来了。谁知一个噩耗传来,让老张两口子差点晕了过去。

那是个私人小作坊企业,工作环境异常恶劣。由于冬天门窗紧闭,结果被一种工业原料污染,十几个打工妹被熏到了五个,两个死在了医院,三个正在抢救中。而兰兰就是这三个人最严重的一个。

等到老张赶到医院时,孩子已经脱离危险。但企业主已经潜逃,企业被查封,他们面对的就是当地政府领导的慰问和几万元的医药补偿费。老实了一辈子的老张,看着政府领导诚恳的道歉和慰问,什么也没有说,带着女儿回了家。他不懂什么叫维权,也不懂任何法律,就认定女儿没有死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况且人家还给了那么大一笔补偿费。

谁知道,到家后,原来乖巧伶俐的女儿变得沉默寡言,更可怕的是一头又黑又长的头发大把大把地掉着,半年后,女儿竟成了一个小“尼姑”。走过几个医院后,老张终于明白,那几万块钱放到医院里,简直就不叫钱了。几个月下来,孩子的头发虽然长出来,钱却花光了,而且医生最后诊断,兰兰的生育能力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怀孕的机会几乎为零了。第二次的晴天霹雳比第一次还残酷,老张两口子的生活从此落入了深渊。张嫂爱笑的脸也从此挂上了一层霜。

带着医院的诊断证明,老张两口子来到了兰兰的厂子。一打听,潜逃在外的老板,始终没有捉拿归案,资产早就被没收充公了。无奈来到当地政府,可主管部门拿出当初的档案,上面白纸黑字写着兰兰:病愈出院。老张的大红手印清清楚,血红血红的,映的老张一阵眩晕。

正月十五,镇子上家家挂起了大红灯笼。月亮出来了,很圆很大,也许是被街上大红灯笼映衬的缘故,天上这轮圆月在老张两口子看来,说不清它的颜色是黄还是白?白得惨淡淡,黄得病恹恹。两口子无心情看天上的月亮,知道那月亮的美丽不属于他们。他们无可奈何地蹲了车站。

“怎么办?她爹!”

老张闷头抽着烟,烟圈一层一层地散开,一层一层地又重新在那张厚厚的嘴唇里形成。借着烟头的火光,张嫂突然觉得丈夫一下子老了十岁。

“有啥好办法?给孩子治病是头等大的事儿!”

“嗯!我也这么想呢,不能耽误了孩子啊!”

“找当地的衙门,恐怕没啥希望了,靠自己吧!”

“靠自己?”

“咱俩挣钱,豁出老命也把孩子的病治好!”

“咋个法子挣钱呀?”

看着妻子满脸的迷茫,老张把自己这一晚看的和想的和张嫂说着,张嫂似乎也看到了一点希望。两口子在候车室冰凉的长条椅上,背靠着背,互相取着暖,一起规划着新的一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