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燕南追云
燕南追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040
  • 关注人气:5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苦恋,在大漠地边缘寻找归宿(二十八)

(2008-09-19 09:48:25)
标签:

小说连载

荷花淀文学

苦恋

大漠

情感

出轨

文化

杂谈

分类: 小说连载

连载二十八

晓芬做饭的时候,让老憨儿照看女儿一会。女儿习惯了人抱,不抱就哭。老憨儿只好抱起孩子,来回颠着,孩子就不哭了。今儿灶堂不好烧,烟往屋里钻,一会就呛得人睁不开眼了。老憨儿一边咳着一边抱着孩子出了门。

“老憨儿好福气,没费力气就得了一个老闺女。”街上人和老憨儿开着玩笑。老憨儿也不计较,只是嘿嘿地笑。

“老憨儿!不怕女儿大了让别人认领走啊?”

“谁那么大的胆子,敢在别人的槽里认马驹儿?我养着,大了得和我叫爸爸!”老憨儿索性敞开了面皮,人们爱咋说就咋说呗。

老憨儿正自己洋洋得意着,突然看到小坡绷着脸向这边望。老憨儿心里好大的不自在,扭身抱着孩子进了家门。

小坡听到了老憨儿那后半句话,心里的火就往上撞,他紧走几步就到了晓芬的家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时候,他犹豫了,终于没有再往里走,低着头走开了。

以后,小坡像丢了魂一样,隔三岔五地就到晓芬家门转悠,有时趁没人,晓芬也劝他两句。小坡铁青着脸:难道我连看看你的权利都没有吗?晓芬的心头一阵发热,但还是推门把他关在了门外。晓芬早已看出街坊邻居那异样的眼神和表情了,那慈祥的笑脸后面其实都藏着一把刀呢,除非你是块顽石,可以不惧刀刃的磨砺,否则,早晚要做了这刀下的鬼。

小坡打定主意要做这块顽石了。

尽管爹妈一个劲为小坡张罗婚事,可小坡就是不上心,反而在晓芬家门口转悠的次数更勤了。这让老憨儿心里不安不定的。他虽说老实的出名,但这样明目张胆地欺负人,他还是在心里埋下了仇恨。

“这王八小子再不死心,我就废了他!”蔫人说出话来,如果是咬牙切齿的,反倒更加阴森沉郁。晓芬打了个寒战,但想想老憨儿平时的样子,也就没往心里去:

“你就容他一容吧,我不让他进门不就行了!”

小坡依然如故,似乎一天不见晓芬都受不了,白天看不见人,晚上就来守大门,哪怕听听晓芬的声音,他回家才能入睡。

老憨儿越发受不了这个,他不知道,比他更恨小坡的还有他的二儿子。二子已经在学校被人耻笑过了。他那脾气,凭着自己的拳头,才制止了同伴们的流言蜚语。这些天也偶尔和小坡碰过面,真有生吞了他的念头。儿子看老憨儿心里憋着怨气,就把自己的想法和爸爸说了,老憨儿听了心里冒开了冷汗。

“不这样,早晚都是祸害。我听人说了,夜入民宅,打死不犯法的!”

“好小子,有种!”

人就怕走火入魔,如今,小坡、老憨儿、二子三人都走火入魔了。

小小的二子人小心大,偷偷地让村里的木匠制造了一把打兔子用的土火枪,装上火药和沙子,就能伤人。

“小孩怎么玩这个?”

“过了秋,正好打兔子!”

“可要注意安全!让你爸爸带你,知道吗?对了,让你爸来取。”

木匠师傅还是多了心眼。火枪制造好了,亲手交给了老憨儿,并嘱咐:这不是小孩子玩的东西,虽说是土造的,但装上火药,也不是闹着玩的。老憨儿点着头,心事重重地回了家。

“你这是干什么?”晓芬预感到了什么,心突突地跳了起来。

“咱有话也别藏着了,小坡成天在咱家转悠,咱日子有法过吗?”

“你想对他下手?”晓芬心里冒着一股冷气。

“起码教训他一下,老憨儿也不是好惹的!”

“别动这样的心,我叫他不来了还不行吗?”

“但愿如此!”老憨儿毕竟是蔫性子,叹口气不再言语了,其实他心里也没有那么狠,这样做,不过是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

小坡还是每天在晓芬门口附近转悠,这让晓芬心情好焦躁。终于抽空子,把老憨儿的打算告诉了小坡。谁知小坡听完一点不紧张,也没有意外的感觉。

“就这!还能挡地住我想你!”

“你别!那蔫人有蔫脾气,万一……”

“万一怎么了,这辈子我就这样了,死在你家才好呢!”

“你在这样,我可不理你了!”

“我没别的要求,只要能看看你!能看看你!”小坡近乎歇斯底里了,晓芬心里像被火灼了一样,不知是痛还是躁。她怕别人看见说闲话,急忙把小坡推走了。

这个夜晚,死一样的寂静。晓芬预感到要出什么事。她看出二子和老憨儿叽叽咕咕的,很不正常,就想小坡千万别做傻事了。她心里好难好难,说实话,她根本就放不下小坡。只是那么多的无奈,她想就此放弃,横竖是苦,怎么吃不一样呢?她没料到小坡比她还死心眼,小坡更放不下她呀!这不是平常男女能做得到的。她没了主意,不知自己该走哪条路?

轻轻咣当门的声音,让晓芬吓得腾地坐起来,心想:别不是他?这个时候,二子和老憨儿不知怎么那样利落,火枪口已经对准了窗口。

今夜,小坡也是翻了无数个身,就是睡不着。他就想怎么和晓芬说说心里的话。他要告诉她,他没了别的要求,只要每天见个面就行。见见晓芬,见见女儿,能给她母女做点活计,就这点要求,他想求老憨儿一家能答应他。越这样想,就越想把这些话说给晓芬,就是当面说给老憨儿父几个也行。焦躁的情绪,让人做事没了理智,不管半夜三更,他终于推开了晓芬家的木门。

“小坡快跑!”

晓芬看见一个黑影进了院,也看见二子的火枪就要抠动扳击了。晓芬的手和嘴是同时行动的,她把二子的火枪把使劲一推,枪口变了方向,密集的沙子飞向了天空。她疯了似地跑出去,拉着小坡出了门,嘴里小声哀求地说: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们一起回大漠,好吗?今儿你先回家,等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