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很好,请勿担忧。

(2015-11-21 01:13:27)
标签:

杂谈

不知不觉,在病房里已经躺了五天,十几年来,已经记不清何时还有过这种不用担心患者安危,不用惦记术后情况,不用随时接听病房电话,不用半夜时刻准备起来往医院赶,吃了睡睡了吃,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这样的日子,可能还要再过两三个月。某种程度上,这也算是难得的福分了。

如果说人这辈子都有些事永远不想回忆,那11月15日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无疑就是如此。

我不想回忆,那一晚,一位知识分子如何在我身后高声辱骂:宁医生是猪!宁医生是狗!并在我完全没有还嘴的情况下紧追数十米不停辱骂追打,从急诊一直追到病房,并在我阻止其进入病房时发生“互殴”。

在此之前,他已经辱骂过护士,辱骂过总值班。令人悲哀的是,如果不是和我发生“互殴”对话,他根本无需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任何代价。

我不想回忆,自己手指在对方嘴里咔嚓断掉的声音(或者说幻觉),以及自己如何死命挣扎从对方嘴里挣脱。

我不想回忆,自己如何带着半离断的手指和此生从未有过的恐慌冲进手外科急诊室,几乎声泪俱下地对医生说:兄弟,快救救我的手。

我不想回忆,自己如何一边打麻醉一边和赶来的本科主任汇报已经安排好的明天本该由我负责的五台手术患者的相关事宜。

我也不想回忆,第二天如何心灰意冷的在微信朋友圈说:此生第一次,不想做医生了。

但是,有些事我会记得。

我会记得,各科室兄弟姐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照和爱护,记得他们为我担忧而焦虑的面容。

我会记得,医院领导和师长对我的关心爱护。记得他们溢于言表的痛心和难过,记得他们如何积极的为我奔走为我维权。

我会记得,医疗界同行和媒体对我的关心和问候。

我会记得,微博上粉丝们那一声声发自内心的祝福与呼唤。

我会记得,那位腹部伤口尚未拆线的网友如何拖着病体前来探望。

我会记得,今天下午,我的病房里来了一位特殊的探视者。他是我受伤前分管的一个尚在住院的大面积烧伤患者。患者在新疆受伤后,我往返奔波,在他病情初步稳定后转到积水潭医院,又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和多次手术,他终于创面基本痊愈。其间,我多次谢绝了他要表达的“心意”。

严重烧伤的他,外貌毁损严重,尚未来得及做整形手术,而且行动不便。在来看我之前,他从未走出过烧伤病房。

听说我受伤后,他坚持让爱人扶着,第一次顶着旁人异样的眼光离开烧伤病房找到我这里,只为安慰一下他的宁医生。

我会记得,一位我曾经救治过的大面积烧伤患者,在听到我受伤消息后,如何心痛不已的在写长文回忆当初万救治她时候的点点滴滴。

为医如此,此生何憾!

医路坎坷,有怨,无悔。

我很好,请勿担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