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老羊皮
山东老羊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552
  • 关注人气:3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雪问

(2016-11-22 13:24:18)
标签:

老羊皮

原创

休闲

旅游

情感

分类: 散文随笔

雪问

/老羊皮

 雪问

窗外,开始下雪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欣喜。每当看到大小不一的雪花在天空中随风飘舞时,我的心便会在瞬间安静下来,随雪花飘入到一个空灵美好的境界。

飘雪的世界是无限纯洁的,漫天的雪花涤荡了天空的尘埃,将洁净的空间留给了人间。飘雪的世界是无限欢快的,漫天飞舞的雪花改变了人们匆忙的节奏,也唤醒了人们内心沉寂的心绪和欢乐。

小时候,我生活在胶东半岛的农村。儿时喜欢在下雪的时候到户外玩耍,喜欢雪花轻抚我的脸庞,感受雪的温存;喜欢雪花亲吻我的睫毛,感受雪的爱意;喜欢雪花钻入我的脖领,享受雪的恋依;也喜欢雪后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更喜欢和父母围坐在炕上,任凭外面雪花飞舞,昏天黑地,一派静候雪停的寂静样子……

我喜欢这银色的世界,因为它的纯净,没有一丝的污染。那白,如此的晶莹剔透;那凉,这般的沁人心脾;那飘逸潇洒,似乎不是这红尘所能拥有的。每当雪花洒向人间之时,看着它在空中随风飞舞,扬扬洒洒,盘旋而下,真有种恨不得长着翅膀的感觉,随之而飞去,一起在这天空与大地之间飞舞,一起陶醉在这浪漫飘然之中,一起酣睡在这洁白无瑕的世界里。

那个时候,我的世界里没有考学的压力,没有衣食之忧,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无拘无束,无所畏惧,外面的世界与我无关,心灵纯洁的如同这天空中飘来的雪花,我的世界纯洁的如同雪后的大地,高贵美丽,晶莹剔透,洁白无瑕。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离开了被世人称为“雪窝”的胶东半岛,来到了一座陌生的城市。在不知不觉中,少得可怜的雪花也被那车轮碾碎,为交通而被扫除,那片冰清玉洁的世界离我渐行渐远。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烹雪煮茶也离我渐行渐远。掬一捧无瑕的白雪,倾入壶中,万籁俱寂中,静听汩汩水沸,轻嗅袅袅茶香,忘却世中事,闲谈山与水,这竟成为奢侈之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纯洁的世界慢慢远去,生活的重担慢慢落在了自己的肩上。年迈的父母需要我的照顾,兄弟姐妹需要我的问候,孩子需要我的呵护,工作的压力与日俱增。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双鬓泛起了雪花,我的兄弟姐妹也迈着颤抖的双脚,踏着这洁白的雪,甚至在不知不觉中父母变成了天上洁白的雪花,随风飘落在洁白的大地上,融入了他们曾经生活的土地里……

如今,我如同洁白世界里的一个踏雪者,走过后只会留下浅浅的痕迹,风吹过后依旧无痕。我无助,我困惑,曾经纯洁的世界,你在哪里?

我问空中飘零的雪花,父母现在还好吗?

雪花告诉我,他们生活的世界里依然晶莹剔透,洁白无瑕。

我问空中飘零的雪花,难道你心甘情愿将洁白的身躯融化在泥土中?

雪花告诉我,不要难过,泥土会将我洁白的世界变得缤纷灿烂。

如果只有这分外妖饶的银妆素裹,江山可会如此多娇?

如果春风未绿江南岸,你将何去何从,是否愿定格在这个冬天?

这一瞬间,我竟期待着春的到来。我认真地看着雪花轻轻地落地,静静地化成水,突然明白了雪的苦心:纯洁的童年终究要变得成熟起来,如同纯洁的冰雪世界,在经历了寒冷的冬天之后,总会迎来生机勃勃又姹紫嫣红的春天! 

 雪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