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老羊皮
山东老羊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5,449
  • 关注人气:3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师恩难忘情无疆

(2014-08-31 08:30:47)
标签:

教育

老羊皮

心情

随笔

情感

分类: 往事回忆

师恩难忘情无疆

——追忆恩师初守山

 

师恩难忘情无疆

 

 惊闻初老师离开了我们,心情万分悲痛。往事历历在目,不能自已。转发师哥师姐的文章,深切怀念我们的老师,愿初老师在天之灵安息!

  

  人生路漫漫,真情在心间。父子情、母子情、师生情、同学情……这各种真情暖意,总会伴随一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奋勇前行。在我们的心中,最为难忘的要数与初守山老师相处的那段日子。与初守山老师在文登一中一别已34载,可是这位德高望重的恩师无时不在激励着我们前行。日前,忽闻初守山老师于 524不幸病逝,我们班的同学无比悲痛,泪成江河。往事如昨,微信群里同学们哀思如潮,追忆先师的音容笑貌和生活点滴,以至同学们动情地约定:如有来生,我们还做初老师的学生。

 

  文登一中是所名校,人才辈出,在胶东半岛乃至整个山东都赫赫有名。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文登一中的升学率已闻名遐迩,无愧于“文登学”的美誉。因此,能在文登一中执教,在当地是件极荣耀的事,自然,没有“两把刷子”的也休想在一中立足。因此,一中成为当地学子们的“圣地”,能考进一中,就被称为“大学料子”,意思是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大学的校门。19799月,我们80名乡下孩子被录取到了一中复读,初守山老师教我们文科班的语文课。一中语文组的老师师资超强,不少教师出身名校,初老师能跻身其中,可见非等闲之辈。初老师课讲得特棒,既严谨,又充满激情,还时常运用一些小幽默来调动我们的学习积极性。他尤其擅长古文,喜欢引经据典,各种人文掌故更是信手拈来,再艰涩难懂的词句经他轻轻一讲便让人豁然开朗。对此,我等弟子至今仍津津乐道。

 

  “初老夫子”是同学们私下里对他的雅称。其实,他当年只有40多岁,正值盛年,并没有那么老。而同学们称其为“老夫子”,只是对其知识渊博及潜心育人不修边幅的那种学究气的褒誉。初老师中等个头,皮肤白皙,大络腮胡,浓眉大眼,搁当今那可是一派潮男的模样。可惜当年我等农家弟子不懂审美,将其归于邋遢。赶上初老师高兴了胡子一刮,英俊的面庞几乎令人惊叹,叫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初老师习惯低头走路,步幅小且快,俗称“小碎步”,这多少给他的气质打了点折扣,但却不损其在我等弟子心目中的形象。何故?人家课讲得棒啊!

 

  按说应战高考是件备受煎熬的事,可是,语文课却让我们兴趣盎然。譬如初老师总能在恰当的时候,兴之所至,来上句“二郎山”的歌,记得歌词是:“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授课是一门艺术,为活跃课堂气氛,初老师还能惟妙惟肖地调侃文登人拽普通话:“告诉你吧,我要去打地瓜蔓子头(音斗)。”前半句是比较标准的普通话,后半部分完全是家乡土语,土得掉渣了的那种,这种巨大的反差形成的诙谐,总是让人忍俊不禁。初老夫子的这种趣味教学俯拾皆是,备考中的压抑,被他那精彩的语文课一扫而光。老夫子课堂上的博学睿智、风趣幽默,不仅让我们的应考变得不再痛苦,还激发了我们对文史的兴趣,不少同学填报志愿时都选择了文史专业,更多的同学至今还保持着对文学的爱好,并在这一方面小有成就。

 

  小黑板的故事流传至今。说的是,初老师每堂课都提着一块小黑板,上面都是精选的授课内容,正反两面,密密麻麻的,单是一手漂亮的行书就让我们钦佩不已。一块小黑板啊,擦了写,写了擦,凝聚了初老师多少心血和期待?可是,当时年少的我们却并不很懂,只是觉得听着过瘾。现在,已经年过半百的我们多么想对您倾诉内心的感恩,倾诉我们真诚的祝福,可是,您再也听不到了!

 

  初老师性格倔强,刚正不阿,秉承了古贤者那种坚韧不拔的处事风范。据传,1957年高考他“名落孙山”,此后他蓄发明志,一时间发长触肩,满脸胡须,活像一头雄狮,走在校园回头率超高,名声远播。结局当然是好莱坞式的,1958年的夏天,风华正茂的他如愿考上了曲阜师范学院中文系,幸运地到古圣人孔子的家乡深造。大学4年,他刻苦好学,广泛博览,夯实了中文功底。执教后,日积月累,攒了一肚子学问,恰在那尊崇知识的80年代得以充分地展现,滋润了我们那群饥渴的禾苗。脑海里印象最深的,是初老师提着小黑板到教室给我们讲古文。高考复习时间宝贵,分秒必争。初老师坚持一日三餐提着一块写满古文的小黑板到教室,利用同学们吃饭的时间讲古文,我们在校期间他从未间断过。在他看来,古文必须广泛涉猎,涉猎多了就能翻译出大体意思,得到基本分数。1980年高考,语文试卷古文占的分数很高,对此同学们受益匪浅。现在大家还清晰地记得,我们班高考的语文成绩在全校名列前茅,全班没有一个不及格的,当年超过70分的都属高分,我们班就有七八名。不可否认,正因为语文成绩的突出,使我们这批农家子弟大多幸运地走进了大学校门,从此改变了命运,过上了与父辈完全不同的生活……忆及此,同学们都由衷地感激初老师,感到能成为初老师的学生,真是莫大的幸运。

 

  初老师是个大孝子。他老家在离县城40多里路的界石镇,父亲体弱多病,平时由师母照料,他每周都要骑自行车回家探望,风雨无阻,但从来没有因此而误课。一次,他父亲发病,初老师连夜骑自行车赶回家,次日又冒雨返校。看到浑身湿漉漉的他按时站在讲台上,那一刻同学们都被感动了。

 

  大家公认初老师律己严格,涵养高、脾气好,但是真要发起火来,也是很严厉的。一次单元测试,试题较难,一些同学顾及面子,互相照抄,初老师发现后,怒气冲冲地走上讲台,举起教鞭,“啪”的一声打在讲桌上,正在低头做题的同学们惊讶不已,不知何事惹初老师大动肝火,教室的空气瞬时凝固了,静得连喘气的声音都听得到。初老师怒目圆睁,教鞭敲得讲桌啪啪响,声色俱厉地批评道:“知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之,何不知为抄之,上了考场尔能抄乎?与其悔之,弗如当下靠己真实水平答之。”同学们这才明白初老师发火的缘由,都默默地低下了头。此后,无论哪门功课测试,无论试题多难,同学们没有再照抄的。他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如今还在影响着我们。

 

  初老师的时间观念很强,平常走路都是一路小跑,尽管不修边幅,有时还胡子拉茬,但并不影响他在同学们心目中的形象。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或许把时间和精力都用在提高学识和教学上,他用行动为同学们带了好头。这其中初老师理光头的故事就歪打正着,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夏季的一天,骄阳似火,烈日炎炎,奇怪的是初老师戴着一顶帽子来教室上课,讲到兴奋处,或许是因为闷热难耐,或许是忘了什么,他忽然把帽子摘了下来,露出了铮明瓦亮的光头,同学们哄堂大笑,初老师不好意思地摸着头,自我解嘲地说:“抱歉,理光头省时省力方便也。”一语惊醒梦中人,无意的一句话启发了大家,不到两天的时间,班上的男生几乎都剪掉了头发,当时在一中被戏称为“和尚班”。然而,就是这“和尚班”,高考录取率却达到了85%以上,轰动了文登教坛。

 

  初老夫子不仅课上得好,育人成就显著,而且兴趣广泛,书法、绘画、篆刻样样精通。尤其是书法,在文登颇有盛名。他生前曾是威海书协理事、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其作品曾获《北京奥林匹克第一届国际书画艺术展》优秀奖。初老夫子多才多艺,诗书画印兼攻,曾于1998年由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初守山书画作品集》。现今翻阅着老师赠予的作品集,其字苍劲挺拔,笔舞龙蛇;其画立意高远,倩秀飘逸;其诗韵味深厚,境阔意赅……他的作品深受人们的追捧。记得1992年底文登日报社刚成立,总编安排我去找老师书写报头,老师欣然接受。几天后,初老师拿着几幅不同字体的报头亲自送到报社。虽然因各种原因没有被采用,然而,老师这种平易近人、不摆师长架子的处世态度,始终令我难以忘怀。也曾有同事托我向老师索字,他从不打折扣,饱蘸翰墨,挥毫而书,慷慨相送。一幅“大江东去”,气势磅礴,历史风云跃然纸上;一幅“北国风光”,洒洒脱脱,冰封雪地如在眼前;一幅“山居秋暝”,隽秀清澈,从字里行间仿佛能看出诗人高洁的情怀和对理想境界的追求……老师的书法艺术和高尚情操也深得我同事的赞誉。

 

  好老师是一坛酒,醇香馥郁,韵味无穷;好老师是一杯茶,清香扑鼻,意境无尽;好老师是一本书,品读渊博,增长见识……初老师就是这样的一位好老师,他不仅传道释疑解惑,还身体力行教会我们怎样做人做事;他不仅给了我们大学的敲门砖和通行证,还赐予了我们恪尽职守、勇于担当的责任感。教诲如春风,师恩似海深。初老师,师恩无疆,您永远是我们尊敬的“初老夫子”,您的音容笑貌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请接受我们对您崇高的敬意和深深的祈祷。

 

恩师已逝,精神永存,愿初老师在天之灵安息!

 

(原载《文登大众》作者  吕以泮 石建波 孔祥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