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老羊皮
山东老羊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4,125
  • 关注人气:3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张神奇的药方

(2014-06-08 18:46:26)
标签:

老羊皮

原创

随笔

心情

休闲

分类: 往事回忆

一张神奇的药方

/老羊皮

 一张神奇的药方

二十年前,儿子五岁半的时候得了肺炎,羊嫂精心呵护,看医生,打点滴,最终肺炎没了,可是没完没了的咳嗽。西医大夫说,还是看看中医吧。于是,羊嫂带着孩子来到了省里著名的中医院。为了能治好儿子的病,羊嫂挂了儿科专家门诊,专家为儿子开了药方。

回来后,羊嫂按照医生要求,把抓来的中药浸泡后,放在陶制的药调子里,慢火煎熬。那种药苦味,儿子不喝,羊嫂慢慢讲道理,也许是儿子不想难为妈妈,也许是儿子咳嗽得难受,终究慢慢喝了下去。

三服药喝完,儿子的咳嗽并没有见好,于是再抓三服。三天过后,依然不见好,于是再去看专家。就这样,竟看完了那个著名医院小儿科的所有专家,儿子的咳嗽却依然不见起色。可时间已经过去五十五天了。

羊嫂无奈的对我说,她已经无能为力了。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压在了我的肩上。我忽然想起儿童医院的一位专家施可钦大夫。时年,施大夫七十多岁了,早已经退休了,很久没有坐诊了。施大夫的女儿,是我的老师,给我上过《资本论》的课。于是,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给施老师打了电话,详细的汇报了儿子的现状和我的难处,没想到施老师答应给我安排一下。

那一天,天上下着小雪,四哥开着车拉着我们一家,准备接上施老师一起去看住在洪楼的施大夫。在燕子山路南口的小坡上,因雪路滑,四哥的车与旁边的车发生刮擦。孙大哥闻讯立刻开车接应我们,我们接上施老师,前往红楼。

施大夫,为人谦逊,淡薄名利,酷爱医学。早年曾在儿童医院司药,研究每一个方子,跟踪每一处方的疗效,凭着孜孜不倦的毅力,在实践中慢慢成为一代名医。

当我踏进施大夫家的门时,老人家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客厅里等候着我们。寒暄过后,施大夫把了把儿子的脉,看了看儿子的舌苔,问了些基本情况,提笔给我们开了药方。叮嘱我们,先吃三服试试,见强继续服用,没明显疗效再回来调整方子。

多好的老人,如此德高望重,还如此谦逊!

我当然是信任老人,老人出手,肯定能解决问题。但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老人开的方子竟如此的神奇!第一服药过后,儿子的病情立刻减轻。第二服药过后,儿子竟然只在早晨起床的时候咳了两声。第三服药下去,儿子竟神奇般的好了。羊嫂不放心,又抓三服,巩固一下。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施大夫,老人家十分开心。

历经五十五天的昼夜折磨,羊嫂的心是疲惫的,儿子的身体是痛苦的。在漫长的煎熬中,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真正有所体会。在没有希望的时候,居然柳暗花明,三天,只用三天就把儿子的病治好了,多么神奇!仿佛在无穷无尽地黑暗山洞,在最绝望的时候,看到了一绺曙光!

在以后的日子里,儿子身体有毛病就咳嗽,就像身体里面有了“保险丝”。每当这时,羊嫂就照施大夫的方子抓三服药,一吃就好。一直到孩子上三年级,身体基本就没大碍了。

儿子上高一的时候,施大夫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问儿子,还记得施爷爷吗?儿子说记得,怎么了?我说老人家走了,儿子的眼里流下了两行泪水……

至今羊嫂小心翼翼的保管着这个处方,我知道她对这个处方的百味情感,也许这样她才不会忘记曾经的艰辛,不会忘却老人家的恩情,不会忘记这个方子的神奇!

前几天,端午节期间,我外甥杰子,就是我小姐姐的儿子来电话。电话里说要来济南一家哮喘病医院给杰子的儿子看病,小孩子两岁半,体质过敏,整日咳嗽不停,原因是三个月前得了肺炎,让我联系一下。

我没有告诉他社会的复杂,江湖的险恶,广告的不可信,只告诉他在文登中心医院给他找个专家仔细全面看一看。杰子和外甥媳妇林林带着孩子,找到了我介绍的专家,开了七百多块钱的西药,叮嘱他们治不好的话,最好看看中医。

我知道,我介绍的那个专家的水平,不是水平的事,而是有些事西医还真的不如中医。

羊嫂得知专家检查的结果,确定跟孩子小时候的病症一样,只是年龄有差异,一个两岁半,一个五岁半。于是,她打电话征询中医院的朋友,朋友建议原来的一服药吃一天,改为一服药吃一天半。

羊嫂用手机拍下处方,用微信发给外甥媳妇林林,电话里叮嘱一下。一千多里路,几分钟搞定。现代社会,高速!

第一天林林说见好,第二天说只咳嗽两声,第四天说神奇!我问林林孩子不怕药苦吗?回答说,孩子知道能治病,自己捧着碗喝。两岁半,神奇!

杰子在电话里的声音一天比一天高兴,最后给我电话时我能感觉得到他久久不愿放下电话。我知道,他们长大了。

三个月的煎熬,小两口更成熟了。人总是在成长,即使我们年龄再大,感悟也在一点点加深,人生也在一点点的进步。我知道,三个多月花掉药费数以万计,而三服药只用了四十元,虽然不是钱的事,但那份轻松,那份内心的满足,那份真心的愉悦,只有经历的人才能够体会到。

我不知道施大夫在天之灵会怎么想,但他的药方至今仍在泽惠着后人,仍然让我们时时念着他的好,仍在发挥着它的神奇作用,这是不是人生的又一至高境界?这是不是我们人生的至高追求呢?

一张神奇的药方

一张神奇的药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